名讳

September 8, 2009 – 3:54 pm

从我的论坛时代开始,我就知道有些话是不能说的。那个时候比现在难受多了,如果你的文章里有一个敏感词,服务器可不会自动帮你处理掉这个词语,而是直接给你个通知,叫你消除敏感词再发。有时候把自己的文章通读了10遍,都搞不清楚究竟是哪个词犯了名讳,结果在他人的指点下,才发现原来是审查程序不喜欢“亲口交代”四个字。

这种弱智般的言论审查闹出了很多笑话,例如有网站上的文章就宣称:“拥护中国敏感词的领导”。

至于这种语言审查的动机,背后其实是一个很老的语言问题。和新语的逻辑差不多,如果我们的语言里不再有“造反”这个词,统治者就认为人们再也不会明白“造反”的含义,以至于亲身实践了。

但至少就我看来,这显然是不正确的。新语里的bad由"ungood"取代了,但意思还是那一个。“共产党”变成了“敏感词”,但语言是人创造的,我们还有GCD,共匪,镰刀斧头帮 …… 在实际操作中,我觉得关键词审查的目的更像是为了提醒人们不要忘记这些词语的含义。我就常常有这个感觉,看到某个词被审查,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词还有这个含义啊!”。

说起这个的原因是我最近在看前一个月没有时间看的GReader项目,有几篇很有趣的文章。

第一个是有好事者写了个脚本,在Google.cn里搜索一年三百六十六天,发现有11天会引发Google“据当地法律法规和政策,部分搜索结果未予显示”这样的的通知,也就是说,一年有3.01%的时间是需要注意言行的。

这11个日期里包括显而易见的6月4日和7月5日。但其余9个我却一无所知。查了一下维基百科,有几个日子和中国有些关系,但连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日期和蒋经国的忌日都被敏感化了,这就有点让人不好理解了。我估计是因为搜索结果中会出现被审查掉的网站,而不是因为日期本身敏感 —— 不过这也显出,这种审查究竟有多么荒唐。

第二个是最近的造字运动。最近心情不好,不过看到网民造出的每一个字都能让我开怀大笑。这里发一个,其他的在这里

五毛

五毛

好主意。以后就用这个字了。


相关blog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