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都当得那么理直气壮

June 24, 2009 – 9:33 pm

对于一个小流氓,如果用语言反击无效,你可以用拳头反击,然后将其扭送派出所,或者用我们这里的说法是,使用公民权,对犯罪分子实施“公民逮捕” —— 可问题是,如果这个流氓是一个国家政府和其所操纵的媒体,你该怎么办?例如在新华网的这则调查中,你应该选哪个?

点击图片进入投票全文截图。

点击图片进入投票全文截图

当然,这种“你对我党比较满意,还是非常满意?”式投票是共党的老伎俩了。至于网络反“低俗”,虽然这次依然用“保护少年儿童”做掩护,但这回官方媒体中出现的雷事比这要要直接得多,例如来自CCAV的谷歌专题页面中,就告诉了你这么一个真实的秘密:

点击图片查看全屏截图

点击图片查看全屏截图

中国官方从没有承认过GFW的存在,虽然我国一级相声演员秦刚同志老是被问和这方面相关的问题,但秦刚除了一次情绪失控,说了一次“能看什么,不能看什么,能看的就看,不能看的就别看”这种绕口令之外,还真没承认过GFW的存在。不知道这能不能看作官方正式默认这堵电子柏林墙的存在?

不过让我在百忙之中发这篇blog的原因是今天看到的一篇“五毛”文章。我有点不确定是否该把中国青年报这篇署名郑亦君的《谷歌“无辜”姿态蒙蔽了多少人》文章称作五毛文章,因为这篇被主要官方媒体广泛转载的文章看上去不是一般的诚实,里面有段话是这样的:

谷歌仍在抓取境外网页,并可通过链接直接访问。被央视曝光后,谷歌负责人表示“央视曝光对谷歌的业务没有任何影响”。监管部门勒令谷歌在整改期间,不得继续抓取和索引境外网页,可目前依旧可以在谷歌中文网页的搜索框,搜索到境外各种网站, 包括《纽约时报》、CNN、 BBC 、Playboy 等信息。

都露骨到这个地步了,你还能说什么呢?


清者自清 淫者自淫

May 17, 2009 – 5:01 pm
。。。。

。。。。

哈哈,我无聊,不过主要是没时间写。

来源


这下真的火了

February 10, 2009 – 10:13 am
TVCC大楼

TVCC大楼

图片来源

不知道我是该幸灾乐祸还是表示一下同情,但我想我心里充满的其实是无尽遗憾:元宵节要烧楼就烧吧,但为什么烧的不是旁边那个。这个楼也是CCTV的,不过名字有点奇怪,叫TVCC,这里有一张以前的照片

这个楼还没被正式使用,因此不应该会有什么人在里面。不过据说还是有伤员,祝福一下。

另外昨天晚上Twitter的报道看上去又击败了真理部,虽然我看几个主要门户都没开评论,但至少逼他们必须得把新闻发出来。


又一起无耻的骗点击行为

February 9, 2009 – 8:33 pm

我说我自己:)

今天换了背景,新主题的事情就算弄完了,下面就是考试了:(。我最后决定banner图片弄成随机的,不是我爱折腾,以前就有人提出,我也有这个感觉,因为黑/白色系永远不变,天天看顶上那黑压压的一片,看久了是有点郁闷,因此换点鲜艳点的图片。我从以前的图片里找了10张,加上其他人的2张,加上原本的背景,一共13张。至于你进来之后看到的是哪张图片,绝对随机,我很无耻的希望你能多刷新几次我的页面。

其实不是想骗你点击,只是因为我用了两张别人的照片,因此我要声明一下。

  • 毛利图腾 —— 原文件来自维基百科,属于公有领域,因此可以自由使用。
  • 2009奥克兰元宵灯会 ——来自我的朋友Erik,这是我能挑到的最好的照片了,照片使用已经他的同意。

如果你感兴趣的话,下面是其他图片中的内容:

  • Auckland City
  • Auckland War Memorial Museum
  • Avondale, Auckland
  • Mt Eden, Auckland
  • One Tree Hill, Auckland
  • Western Springs
  • Wellington Botanic Garden
  • Lake Rotorua
  • Rangitoto Island, Auckland Region

咦,我为什么说“又一起”?

我会监测网络速度的,如果太拖网速我还是会换会以前的简单风格。


Google:外面的世界很危险

February 1, 2009 – 2:24 pm
危险的世界

危险的世界

今天凌晨在写论文查资料,突然就变成如此了。这个世界的恶意软件真多啊。

点击上图有珍藏版大图,事故详情见此。官方的解释是,Google更新恶意网站名单时,不小心把' / '这个符号也包括在判断范围内,也就是说,每个网站都是合资格的“危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