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快乐

January 23, 2012 – 12:00 am

这个新年其实对我没什么太大的意义。不像在国内有放假,在这里,我们该做什么还是得做什么。论文进入了最后阶段,除了平时要做的其他事情之外,几乎全部的时间都需要用来做这最后的冲刺(所以我也消失有一段时间了)。就算是今天也没能闲着。

不过从海外的角度讲,中国农历新年的意义也是越来越重要了。具体的原因当然不是心花社说的天朝实力增强,所以四夷来朝。而是海外华人数量的增加使得国外的社会和政客都不能再忽略这一群体。虽然政客们再也不能用蹩脚的“恭喜发财”四个字骗到华人选票,但是华人,特别是你知道我指的那一群,在和天朝做各种生意的事情上是相当有分量的。

但更重要的也是海外华人一种心态的转变,特别是已经在海外生根的那一群。从改革开放之后,走出国门的早几批人已经在国外扎根许久,大多都已经在海外有了下一代。因此文化认同感的需求随着时间显得越来越强烈。当然,无可否认的是中国文化在海外的影响力的确在上升,但那是每一个在海外的华人,通过融入当地社会,学习,经商,科研,每一个人努力挣来的。曾经就有一个这样的笑话:

中美学者争论未来谁是经济方面的老大。天朝把美帝彻底贬了一通之后,美帝学者说:“我不同意,因为我们的中国人比你们的中国人更聪明!”

所以,对这个blog的这一群读者,我的希望是,无论你在海外是做什么的,都祝你平安,健康,并且能在未来的一年中能在自己的工作学习中做出更好的成绩。因为定义你我的文化身份的东西不是CCAV春节联欢晚会,不是看得见的春联,红包之类的东西,不是代表政权的旗帜,而是我们的性格和平日中的一举一动。

对这个blog的另一群读者。无论是在国内或者国外,追求自己的理想并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在今天,无论是在哪个社会,理想似乎都被认为是一种奢侈品。其实我同意这一点,在海外可能唯一能理想化的地方就是去大学教书了,不过很可惜我没这个水平。但这是不是奢侈品并不重要,也不是问题的本质。我认为今天天朝社会嘲笑理想,只愿意管好自己的思维是很没有道理的。如果一个人身上穿着一个看得见的奢侈品,人们常常是抱以羡慕的目光待之,而对于那些有着看不见的奢侈品的人却通常是一副鄙夷的样子,这种价值观的落差是不会持久的。

过去一年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事件是艾未未“借钱”。胖子能在短时间内借到那么多钱,告诉我的不仅仅是他的影响力,而是有一群不少的人有着和他同样的信念的理想。更重要的是,这群人愿意通过借钱这一行为来宣示他们这样的信念。就像有句英文谚语所说:“put your money  where your mouth is”。他们的行为为这句话做了最好的定义 —— 不仅要有信念,还要有为这信念买单的勇气。而这,我认为是走向更加自信的第一步。

所以,祝各位能在未来的一年中祝各位能保护心中的那一团火焰,无论是什么生活上的理想,虽然看着很远,但你要是不努力生活在当下生活中,就永远不可能努力生活在自己想要的生活中。无论如何,这个追求的过程,而不是结果,才是定义你我人生的重要因素。

各位新年快乐。


汇报

April 9, 2011 – 10:30 pm

我知道我最近有点懒,所以也许是时候向大家汇报下我最近的情况了。

一不小心去年就毕业了,虽然毕业典礼还要等到5月—— 英国人是这个时间毕业,所以我们也必须是。经济不好,几乎没有地方要招毕业生,所以一直没找到份比较稳定工作。  当看到今年的基督城地震时,我是彻底放弃希望了,虽然一场地震震不垮一个国家,但基督城是全国第二大城市,对经济的影响巨大,要从两次地震中恢复元气非常需要时间。

所以我又继续赖在学校了。和国内不同的是,这里的硕士一不需要考试,二只需要一年时间熬一份5万字的论文出来就算结束,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继续死读书。我从不认为自己一个做“学术”的料(话说这里有个朋友在Twitter上把我放入“学者”一栏,让我受宠若惊),因此现在几乎是包括周末在内,每天坐大概十个小时在电脑前看论文和写自己的,所以有点怠慢这里。我其实有很多想说的,但看多了电脑眼睛疼,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坐在电脑前 —— 现在我终于明白老年人写回忆录的时候喜欢口述而不是自己写了。

但我一直说,网络众多好处之一是,如果你像我这样没事就喜欢写点什么,你在真的需要写东西的时候,哪怕有五万字,灌起水来总是要轻松一些的。另外如果有人感兴趣的话,我的论文涉及高速宽带接入和城市经济政策,如果哪天读到了类似的书,不妨给点提示:)

虽然blog热很显然已经开始退潮 —— 从我的Google Reader中就可以看出,我居然可以把未读项目消灭到1000+以下了。最近我也开始习惯把头脑中那些点滴但未经整理的想法发到Twitter之类的微博上,但你真正想说点事的时候,blog依然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我还会在这里,这段时间有好几位朋友发信询问近况,因时间限制不能一一回复,就在此致谢了。当然,如果需要找到我的话,Twitter新浪微博都可以发现我,我每天必看两处。


本站荣获GFW's Choice Award

October 21, 2010 – 11:47 pm

你现在正在阅读的内容已经通过GFW和真理部认证,属于双加好内容。

以前常常开玩笑说,如果你没有被GFW过,你都不好意思跟别人说自己有独立博客。我一直很郁闷的一件事情就是以前我无论触红线,但中国国内访问这里依然畅通无阻,特别是看到周围朋友的blog一个个要么被关,要么被GFW,弄得自己确实有点不好意思。

不过现在不用了。我可以肯定GFW已经正式认证本站。具体时间不太清楚,但应该是在21日的某个时候。而且不仅仅是IP封锁,至少就我从国外的测试,无论我访问任何中国国内的网站,只要网址内带有".arctosia.com"参数,访问均会被阻断。我不知道这“惩罚”会持续多久,因为还有1/3的国内朋友表示可以访问。这也许表示GFW只是暂时阻断这里,或者只是因为全网阻断需要时间而已。如果你来自中国国内,而且还可以正常访问这里,烦请汇报一下你来自的地区和网络服务商,让我搞清楚状况究竟如何。

但不管怎么说,可以被GFW发现并且做出反应,这本身就是一种成绩。而且,这种网址关键词封锁的待遇通常是只有知名blogger才能享受的,而今天我居然能获得此项殊荣,真是受宠若惊。

被GFW认证之后直接访问本站则需要翻墙,但有很多其他可以看到这里内容的方法。根据我的测试,通过Google Reader等阅读器订阅我的feedburnerfeedsky种子依然正常。另外本站通过feedburner提供邮件订阅。我可以看到之前就有不少人通过这种途径方式订阅了本站。邮件的好处就此显现,避免被GFW阻断联系。如果你也希望订阅,在下面方框中输入邮件地址,然后点击信中的链接验证你的邮箱(非正常方式访问本站可能看不到输入框)。

输入你的邮件地址:

Delivered by FeedBurner

当然,一堵GFW是挡不了社会前进的脚步的,我也绝不会就此放弃这里。熟悉我的朋友知道,我刚开始写blog就没想过吸引眼球,而是给自己和朋友看的,只在后来才扩大范围,公开访问权限。而且在这个blog开始的第一天,我就坚持我只会说我自己想说的。我和很多访客交流过,他们认为我观点“尖锐”,“独特”,我常常不以为然,我唯一的不同只是因为年轻,比较有勇气,说话不会瞻前顾后。而在GFW 被封之后,这一点显得更为重要 —— 当你的网站被GFW认证后,如果还有人愿意翻墙过来,那么表明他们对这里内容的期望就更高。就像爱国青年所说,如果不“反动”点我怎么吸引眼球呢?其实这说法并没错,但这同时也应证了,这堵墙只会加剧社会矛盾,把原来可以通过讨论解决的问题掩盖,封堵,从而逼到绝路上,加速体制的崩溃。


关于这个blog

August 2, 2010 – 6:01 pm

我想朋友们都已经注意到了,自从我三月从国内回来之后,这个blog的更新频率就变少了。首先我要说的是,我并不想这样。现在这个情况的确是我缺乏时间。因为我已经进入了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相对于前几年来说,除了平时学习的压力,还有毕业和找工作的压力。在这些问题面前,更新blog的优先性自然而然的就没有那么高了。在忙不过来的时候,就会疏忽了这里 —— 毕竟生活,赚钱是第一位的,而我不能靠这里生活。

blog是个相当耗费时间的活动。对于那些名家而言,时间到不是很重要,因为时事,写作是他们的工作,而且有着过往的积累,下起笔来也是信手拈来。但我就没有这样的优势了,我的专业和个人生活都和这个blog没太大的关系,要在这片土地上有质量的劳动,就得花费大量的时间去阅读课外内容。其实我认为我的“好日子”已经结束了,就算毕了业,未来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如此有时间天天耗在这里了。但我想重申的是,我从来没有考虑过,未来也不太会考虑放弃这个地方的可能。我一旦坚持一件事,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不过没时间更新的确是个问题。我原来的想法是把这个blog变成一个group blog。不过问题在于,一是没有人响应;二,我曾经试着拉一个文章写得不错的小萝莉入伙,冲淡一下我这死板又没有层次的文风,但很可惜,人家萝莉死活不干。我甚至尝试过霸王硬上弓,结果被人家萝莉倒着欺负了一把:(于是我就打消这个想法了。因此我唯一的选择是回到我开博最初的模式,当时因为要学习英语,所以每周只能在周末更新。

但我并不认为我自己有什么很值得观赏,比党国写手强的地方,所以我把每位访客眼睛停留在我的文字上的每一分钟都当作一种荣幸。就按运用语言的水平来说,我的中文水平是初中未毕业 ——  这虽然我常常拿这个事实开自己的玩笑:)但这不是玩笑。我的户口本上至今写着小学文化,而且我也确实没有读完中国的初中。要是对比理论和知识水平,我就更自愧不如了。在网上晃悠了那么多年,结识了不少“厉害人物”,有年长的学者和有着丰富政治和生活阅历的知识分子,也有年轻的新一代学者。比起他们来说,我简直就什么都不是。而且这完全是我的问题,十年前在论坛里一起灌水的朋友现在都成了年轻学者了,而我……还是在灌水:(

虽然很清楚自己有几把刷子,我也在想这个blog为什么会在这些年间收到小范围的关注。原因我觉得有两个,一是我没有那种天朝各打五十大板,“和稀泥”式的客观,立场分明而不顾左右而言他,而不是说些什么“要看到某某集团还是有进步的”之类的废话。而要说我有啥理论基础的话,那就是诉诸常识。没有高深理论基础做后盾,我唯一能利用的就是常识了。常识并不是一个复杂的问题,这通常是我们通过成长,生活得经历学习到的知识。这包括但不限于爹妈肯定比某某党亲,往松花江里倒了两千桶化学品只会使得水质变糟糕,还有就是那图 —— 真理部宣传司大胜记录司

宣传司最新研究成果

我觉得中国社会的问题更源就在于,大家似乎忘了似乎怎么做了一个正常人,而把政治因素,利益因素的影响放在种种常识和做人的基本原则之前。当然有人可以争论说这并没错,但至少我认为,如果你不顾常识,不顾自己周围的现实,就等于脱离了现实社会,而凭空虚构出,或者仅仅是依靠出一些故意改动过的伪现实基础来证明自己的正确,我不怀疑也能做出一个令人信服的结论,但这样的争辩对现实社会毫无益处,就像爱国青年可以在网上高谈理论,而且完全可以谈得句句是理,但回到现实生活中来,还得面对种种在自己高谈中并不存在的问题。

在这个blog里我常常拿拿天朝统计局的数字开玩笑,也是类似的道理。无论对于什么数字,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它和我周围的现实情况进行对比。当然就统计学上来说,这是非常不严谨的,但对于自己来说,这才是真正的现实,而不是一个“强大”的国家带来的种种幻觉。既然我以后不能常常更新这里了,把目标降到了每周博至少一篇,但我希望留给每一位朋友常识这个词。用最简单的解法才能抓住很多问题的本质


回家

November 19, 2009 – 3:00 pm

这次的假期来得比较早,所以这个blog已经停止更新一段时间了,不好意思。

等一会儿就要上飞机了。这回会在国内呆三个月左右,很长的假期,一是去散散心,二,我的学生时代也快要告一个段落了,以后不会再有这么多时间了。

距离上次回国也有大概三年的时间了,在海外的华人通常有一个非常极端化的倾向 —— 距离产生感情(或者厌恶)。张爱玲曾经说过,海外华人是最幸运的,可以在“安全距离”之外爱国,虽然大部分人并不清楚他们爱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如果离开“祖国母亲”太久了,很多人会产生一种“祖国什么都好”的幻觉,特别是在海外可以享受到祖国的好处,却幸运地不享受共党政府关怀的情况下,这种幻觉更加明显。

当然另一种是那些根本就回不去的人,由于长时间脱离现实,也会产生幻觉,只不过是一种相反的幻觉;也有一些华人,包括留学生的确不存在什么幻觉,但这并不是因为他们很理智,而是利益的问题,在国内,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他们能获得更大的利益。

不过无论怎么说,无条件的爱是令人钦佩的,只是当幻觉撞见现实之后,事情就不那么好玩了。所以偶尔回去走走,不要让自己陷入两种幻觉中的任何一种,就显得尤为必要了。一方面是看看沿海城市发展得像欧洲,另一方面,也能切身体会防火长城的威力,不过更要体验的是“与墙斗其乐无穷”的那种感觉。

回家之前我会在上海经停,我有大概两周的时间在上海周围流窜,做一名纯粹的游客。现在已经确定的行程包括上海,杭州和南京。苏州和嘉兴还在计划中。

这10几天上网的机会可能会很少,所以这个blog的更新可能会陷于停顿,不过我可以保证,这不是今年的最后一篇:)如果你试图通过网络联系到我,推荐方式是Email和Twitter,但我也许无法及时回复。如果你需要现实中的联系方式,嘿,在网上多吼几声,我也许会听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