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翻译】阿桑奇在《澳大利亚人》的自述:事实终将获胜

December 8, 2010 – 3:01 am

The truth will always win | 事实终将获胜
The Australian | 《澳大利亚人》
2010年12月8日

作者:Julian Assange | 朱利安·阿桑奇
译者:Arctosia

1958年,当时还是阿德莱德《新闻报》编辑的默多克曾经写下,“在秘密和事实的竞赛中,看上去事实会不可避免的取得最终胜利”。

他的观点也许反应了他父亲,凯斯·默多克看到澳大利亚军人在加里波利在无能的英国军官指挥下被白白牺牲掉之后,心中的想法。英国人曾经试图阻止凯斯发言,但凯斯没有被禁声,他的努力最终结束了澳大利亚在加里波利灾难性的战斗。

将近一个世纪之后,同样的,维基泄密无畏地刊出那些公众需要知道的事实。

我成长于昆士兰州的一个居民淳朴诚实的乡镇中。居民们对强势政府一直持着一种不信任的态度,认为这样的政府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很容易导致腐败。在菲茨杰拉尔德调查(Fitzgerald inquiry,译者注,澳大利亚80年代的一起警方腐败案)之前,昆士兰州的腐败情况就是最好例证,政治势力阻止了媒体监督作用,导致他们不能报道事实。

这些事件影响了我的观念。维基泄密创立的核心价值就来源于此。在澳大利亚,我构想的(维基泄密)基础是,通过网络,这种新的途径来报道事实。

维基泄密的出现发明了一种新的新闻业概念:科学、系统的新闻报道(Scientific Journalism)。我们和其他媒体合作,向人们报道新闻,但同时也要证明这条新闻是真实的。这种报道方式让人们有能力先阅读一条新闻,然后上网阅读新闻所依靠的原始文件。这种方式让人们有能力通过自己的能力来判断,这条新闻是否真实?记者是否准确报道了这事件?

民主社会需要强势的媒体,而维基泄密是这强势媒体的一部分。媒体监督,保持政府的诚实。维基泄密揭露了一些关于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确凿事实,和关于大企业腐败的消息。

人们说我持反战立场:我要在这里声明,我不反战。一些时候一些国家需要进行战争,而且是正义的战争。但一个政府不能对她的公民在战争问题上说谎,然后要求公民用他们的生命和税金来维护这些谎言,这是极度错误的。如果一场战争是正义的,那么政府应该告诉人民事实,然后让人民决定他们是否要支持这场战争。

如果你阅读了(维基泄密公布的)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记录,美国使馆的电文或者其他任何泄密,想一想让媒体能够自由报道这些事件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

维基泄密并不是美使馆电文的唯一发行者。其他媒体,包括英国卫报,纽约时报,西班牙的国家报和德国的明镜周刊也发布了泄漏电文的节选。

但维基泄密,作为这些媒体间的协调者,受到的来自美国政府和其党羽的攻击和指责却是最多的。我被指责犯下叛国罪,虽然我是澳大利亚公民,不是美国公民。美国国内甚至还有要求用特种部队将我“除去”的呼声。萨拉·佩林说我应该像本拉登一样被追捕。共和党提交给参议院的一份法案中要求将我视为“跨国威胁”(transnational threat),并且做出相应处理。加拿大总理办公室的一位顾问在国家电视台上要求暗杀我。一位美国博客呼吁绑架和伤害我的20岁儿子,目的不为别的,只是为了抓住我。

澳大利亚人不能就这么看着总理吉拉德不知羞耻地迎合这些情绪化的想法,而她和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对另外的媒体机构也不丝毫置批评。这是因为其他媒体,相对于维基泄密,他们的资历更深,影响更大。

维基泄密是处于劣势者。吉拉德政府正在试图惩罚我们这样一个信使,因为它不希望看到事实被揭露,包括这个政府自身的外交和政治交易。

澳大利亚政府对我和维基泄密工作人员受到的各种暴力威胁做出反应了吗?也许有人认为澳大利亚总理会保卫她的公民不受暴力侵害,但它所做的唯一举动是,没有事实根据的指责维基泄密。总理,特别是总检察长本应该庄严的,不受影响的履行他们的职责。看着吧,这两个人准会明哲保身。他们不会那样做的。

每当维基泄密报导美国政府部门的不检点行为时,澳大利亚的政客们随着美国合唱一曲可以证明并非属实的乐曲: “你们会威胁到别人的生命!威胁国家安全!威胁军队安全!”然后他们会说维基泄密公布的东西并不重要。两种说法不可能都是对的,那么两种言论中,谁是对的?

两者都不是。维基泄密已经建立了四年,在这期间我们改变了不少政府,但是从来没有任何人,至少没有被发现因为维基泄密而受到伤害。但美国政府,在和澳大利亚政府的默契之下,在过去几个月内杀了数千人。

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在一封给美国议会的信中承认维基泄密没有暴露任何敏感情报和其来源。五角大楼表示没有证据表明维基泄密的行为导致任何人在阿富汗受到伤害。北约在喀布尔对CNN表示他们找不到任何需要保护的人。澳大利亚国防部也说了类似的话,没有澳大利亚军人或者情报来源因维基泄密而受到伤害。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的工作就不重要了。美国使馆的电报揭露了一些让人震惊的事实:

  • 美国政府要求其外交人员窃取联合国人员,人权组织的个人和生物信息,包括DNA,指纹,虹膜,信用卡号码,互联网密码和证件照,罔视国际条约。澳大利亚籍联合国人员也许也是目标。
  • 沙特国王要求在约旦和巴林的美国人员用一切手段阻止伊朗的核计划
  • 英国的伊拉克调查被定调为“保护美国利益”。
  • 瑞典是北约的秘密成员、以及向议会隐瞒了和美国的情报分享
  • 美国用强硬手段要求其他国家接收关塔纳摩犯人。奥巴马要求和斯洛伐克总统会面的前提是要该国接收犯人。美国通过提供基里巴斯上百万的经济援助来换取该国接收犯人。

在五角大楼绝密文件事件中(译者注,该为越战时的一起泄密事件,详情见此),美国最高法院在判决书中说,“只有一个自由和没有限制的媒体才能有效的暴露政府中的种种欺骗。”而今天,风暴中的维基泄密再次强调了保卫媒体如实报道这项权利的重要性。


对人名、地名和其他名词的政策

August 6, 2010 – 4:57 pm

我个人觉得我对名词,特别是敏感词的运用算是非常小心的了,学过法律之后我就开始咬文嚼字,因为我明白一个词可能会造成的差距。例如我很少用“民主”这个词做话题,也很少在正文中出现这个词。我觉得民主本身是中性词,但考虑到当下的环境,特别是爱国人士的感情,如果用“民主的=美帝的=邪恶的”这看似夸张但却很普遍的逻辑,那么我当然会考虑避免用这个词以免一不小心站错了队 —— 虽然我朝宪法、我党党章里都有这个词的存在。再说也没必要说这个,很多话题的本质并不是民主,我觉得民主的帽子太大,很多时候并不适合于描述问题根本。如果翻以前的blog,你会发现我很少很少用这个词,就算要用,几乎都是在说新西兰等位于地球上的国家的新闻。如果不可避免的要把“民主”和那个国家和政权不分的事物联系起来的时候,通常都是在叙述一个中性事实而不是在观点中运用,例如“枪和玫瑰"的专辑“中国民主”,专辑名就叫这个,那我当然不能篡改。

所以偶尔碰到几个在评论里大肆批判博主是“民猪人士”之类的,我可以非常有信心的确定这些人要么真的是五毛,看个标题就捞钱走人;要么就是……啊,我实在是不想用脑残这个词,阅读能力低下?而今天看到有位朋友对我在blog中使用的一些用词有意见,正好就此机会说明一下。写blog对于我来说本来是个休闲活动,如果翻到最初的前几页的话,可以看到我可是写得很随意的。而现在却搞得越来越正式了。这很大程度要归咎于顺民们对于媒体的理解:“媒体就是应该弘扬主旋律,个人博客就是该考虑对和谐社会的不良影响”。根据顺民精神的指引下,简单阐述一下我的对于用词的原则。

其实刚才的例子已经描述了我使用名词的政策了。如果我想要中性的表达,我会使用被大部分人认为是中性的词语。如果我不想中性描述,同理,我也会使用大部分人认为非中性的词语。在中立的情况下,我有两个政策。第一是名从主人。现实中的主人所希望的称呼,而且的确在现实生活中使用这个名字,那么我通常也会使用同样的称呼。第二是使用最能反应实际情况的词。例如今天的西藏的主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而无论是主人喜欢的名字,还是现实,西藏都是一个自治区而不是国家;同理,我使用中华民国,而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省或者台湾国

不过也有例外,例如译名。对于有中文名描述,可对象人物或者国家并不使用中文的,或者在文化上和中国没什么关系的,则使用最通用的中文名。所以虽然海参崴有俄文名,但考虑到用这里使用的语言是中文,阅读这篇文章的对象也大多中文为母语(之一),理所当然应该使用中文世界最熟知的名字。而对于首尔/汉城,由于对方属于中文文化圈,使用中文,而且特指了更改的对象是中文名称,那么应该使用首尔。

另外一个让我纠结了好久的例子是新西兰/纽西兰,虽然本地华人和香港,澳门社会更倾向于使用后者,我也习惯于后者,但根据最常用名的原则,包括我本人也来自内地,所以大多数情况下都会采用中国大陆的译名。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故意的贬称或者褒称。这个就很容易说了,观点是我的,所以我的用词理所当然的反应了我的观点,除非我在写论文,那我会严格使用中性名词描述。当然,和写任何东西一样,观点要有论据支撑,所以这也反应了我认为文中表述的事实,或者以前某篇文章中的事实,能够作为我使用这些词的论据。所以这其实也遵守了反应现实的原则。不过差别在于反应的是我认为的事实,而这事实是否得到普遍认同,我不知道。例如“温影帝”这个词我就觉得能同时表达我的观点,和很好的反应了实际情况例如我觉得天朝忠君臣民的自大自狂是个相当普遍的现象,所以我倾向于使用“我朝”而不是“我国”(这还有考虑到把真正的国家概念和现在的这个“国家”分开);我认为温家宝同志演技一流,所以特别是在谈论其演技时,会更倾向于使用“温影帝”而不是直呼其名讳。

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还是尽量遵守了用词反应客观现实的原则,我相信大部分人都不会否认这样的现实:

  • 包括影帝等九大法老的名讳在中国网络,特别是能够提供给你我发言的论坛上,本身已经成了敏感词,会遭到审查,变成***,甚至前段时间在Google.cn搜法老的姓都会被重置。虽然我们无法据此了解知道这些名字的主人希望我们怎么称呼,但直呼其本名肯定是不行的;
  • 在国外网站上大量使用“敏感词”很容易引起GFW的注意,接下来的后果参考第一条;
  • 党政不分;

希望已经阐述清楚了。至于为什么写这个,我知道这样的争论以后肯定还会有,朝廷的公信力在不断下降,但毕竟影帝的影迷还是挺多的。


神秘人物 - 刘阳究竟是谁?

January 31, 2009 – 5:27 pm

今天的英文先驱报对刘阳这个人有一篇超长篇报道。里面有很多新内容,而且越看越刺激,像是天方夜谭的神话,因此看到一半我决定将其全文翻译。如果你不知道刘阳是谁,请看这里或善用本站的搜索功能……

翻译花了我将近两个小时,没力气校正了。因此声明一下,内容以新西兰先驱报的原文内容为准,本翻译件仅供参考。

---

Mystery man: Who is Yang Liu?
刘阳是何方神秘人物?

New Zealand Herald | 新西兰先驱报
2009年1月31日

原作者:Phil Taylor
译者:Arctosia

版权声明:本站的知识共享版权不适用于该文,请根据本站版权声明中“关于翻译文章”部分和新西兰,或者您当地的版权法中合理使用以下内容。

---
Read more


自由国家

January 14, 2009 – 5:16 pm

美国“自由之家”组织发布了其年度自由报告,专题页面在这里,可能被墙。如果你没听说这个组织,请参考维基百科

报告有点意思。其提供了一些数字,例如世界上只有89个“自由国家”,或者只有46%的人口生活于自由国家。另外还有20%的人口生活于“部分自由国家”。另外这个报告看上去要学术一些,有methodology和checklist,都在网站上提供了PDF文档。我简单看了一下评判标准,还可以,没那么多预设的观点,参考的方面通常都是“是否有司法独立”,“是否人人平等”,大多都是最基础的自由标准,当然也有一些基国政府所痛恨的要求。

顺便翻译一下和基里巴斯国有关的一些部分。由于我blog出现敏感词可能导致谷歌屏蔽我,我对一些词语做了处理。当然和以前一样,我要先声明我转载和翻译其他内容并不意味着我赞同其观点。

  • 世界上一半以上生活在“不自由”国家的人口位于基国。
  • 基国的异见者需要世界民zhu国家的支持和保护。年末出现的零口八口宪口章活动,显示出了一个真正的异见者组织可能正在形成,让人们看到希望。但零口八口宪口章和类似运动如果得不到民主社会的支持,他们最终将会失败。
  • 基国在政治和社会自由方面的得分为7和6(7为最低),和古巴,西撒哈拉等国排在同一水平。而单独以“disputed territory ”(有争议地区)参加评分的Tibet,得到双7的评分。
  • [今年]可能最让人失望的[发展]趋势是在今年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中,基国没有成功进行任何民zhu改革,甚至一些基本表示都没有。在比赛进行前,D的领导保证将会把政治改变作为奥运会过程的一部分。但在比赛中,政府其实加强了对博客,互联网记者等群体的限制,软禁human rights律师,囚禁民zhu运动者及惩罚抗议者。基国加强了对关键司法部门和网站的控制,出现了更多非法拘禁,例如通过苦力和精神病院进行再教育。

另外作为一名地理爱好者,我喜欢地图,例如这个(点击大图):

世界地图

世界地图


新西兰先驱报:中国官员阻止了恒天然的召回要求

September 15, 2008 – 10:29 am

很久没翻译过文章了,这篇有点意思,翻译一下。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不妨综合这篇文章,和已知的资料,画一条时间线对照一下。

至于其他来自新西兰的消息,请参考我的文摘。我有预感这事极有可能对选举产生影响。

China officials 'blocked' Fonterra milk recall | 中国官员阻止了恒天然的召回要求
New Zealand Herald|新西兰英文先驱报
2008年9月15日

(这篇文章发表于新西兰先驱报的网站上,中午1.02时更新过一次。这是更新后的版本,和先前版本差异巨大。先前版本在本blog下第一个评论)
原作者:先驱报编辑,新西兰报联社
译者:Arctosia

新西兰官员最先对造成一名婴儿死亡的被污染奶粉的危险性发出了警告,总理海伦克拉克说。

被污染的奶粉是由新西兰乳制品巨头恒天然(Fonterra)所出资的合资公司,三鹿所出售的。这起事件让人担心新西兰的名声在中国这个拥有巨大市场国家受损。

新西兰绿党正在向政府发难,要求解释为什么这件在8月份就已经发现的事情不能马上告知公众,而要等到上个星期才进行全面召回。

但克拉克总理说恒天然一直在努力尽早召回产品,但被中国地方官员阻止。

总理告诉新西兰电视一台的早间节目Breakfast说:“他们(恒天然)为了能够召回产品,向地方政府争取了好几个星期,但没有产生效果。”

总理表示,她是在9月5日第一次从恒天然知道该事件的。 三天后她召集了相关官员,要求他们跳过当地政府,直接向在北京的中央政府报告此事(译者注:有消息说是新西兰大使直接联络的中国外交部官员,紧急转告恒天然要求召回被阻的事件)。

“你可以想象,新西兰官方向中央政府强烈表示出了此事的重要性,这直接影响了当地地方政府的态度”, 总理说, “在地方层面,当地官方的第一反应是避免召回产品,试图掩盖此事。这不是我们新西兰可以接受的态度。”

绿党卫生事务发言人 Sue Kedgley说,恒天然应该在获知消息后第一时间告诉公众。“但恒天然什么都没说,在这期间更多婴儿因此患病。恒天然应该跳过地方官员,要求全国范围内的产品召回。”

Kedgley说,虽然她对新西兰政府将此事件直接告诉了中国官方感到满意,但仍然对该消息没有及时向公众报告感到失望。她同时提出了在新西兰国内缺乏原产地标识的食品,可能会让一些消费者不能意识到一些奶制品其实是从中国进口的。

克拉克总理希望这起事件不会影响恒天然的声望,但说这件事表明该公司不能用“幼稚”的手段来管理外国的经营,而必须要随时保证自己的高水平。

总理说:“从我得到的消息来看,我认为恒天然在该事件中一直是负责任的,但中国地方的政治系统倾向于掩盖事件,不过我得说在我们将事件的严重性告诉中国中央政府之后,他们的行动是迅速的。”

奶粉被一种名叫三聚氰胺的工业化学品所污染。它能够使得产品中所含的蛋白质含量显得更高。根据报道说,这已经导致一名婴儿死亡,至少432婴儿的肾脏受到损伤。

贸易部长 Phil Goff 告诉新西兰报联社说,其他大型企业,例如雀巢,也曾经遇到过类似的事件。这有可能是其他公司提供了受污染的奶粉。

恒天然拥有43%三鹿公司的股份。恒天然在9月11日要求了召回受影响产品。

中国政府已经命令三鹿停止生产。

恒天然的发言人说,他们在中国当地的代表前段时间在争取和中国官方会面,讨论该事。 “我们将会尽全力协助调查。但现在因为调查没有结束,我们不能透露更多详情。”

新西兰商务中心道德伦理事务主管Rodger Spiller说,“如何处理该事件对恒天然的利益影响巨大。他们最大的财产就是名声,人们可以从该事件中看到这是否还是事实。”

中国官方的英文报章中国日报说,在承认8月6日之前的产品遭到污染之后,三鹿已经承诺对此事件展开自己的调查。至于为什么8月6日之后的产品没有问题,现在还不清楚。但这个时间和恒天然发现该问题的时间巧合地一致。

有报道指出,三鹿早在今年三月就收到过投诉,并且召回了部分产品,但并没有将该事报告政府。

三鹿的所在地,河北省副省长Yang Chongyong说,当局要知道奶粉受污染的消息是否被压制住了。“我们将会调查各级政府是否有任何玩忽职守的行为,或者是否有任何官员试图压制消息。”

“如果我们发现任何人做了这种事情,我们决不姑息。”

根据美联社的报道,中国的卫生部长指责恒天然的合资公司,三鹿没有及时向公众发布消息。

中国官方表示,已经有19人因此事被逮捕,78人正在接受询问,试图找出化学品是如何被添加进奶粉的。

官方表示,他们在9月9日之前没有收到关于该事的警告,虽然三鹿早在3月份就收到过投诉,在8月份就发现了三聚氰胺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