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主义下的体育

June 28, 2010 – 10:27 pm

最近看球看傻了,真是不知道写啥了,随便乱涂一篇。

女伪球迷通常专注于像男模队内的型男,而作为一名雄性的伪球迷,世界杯也在政治方面提供了很多乐趣。在洪都拉斯,政府为了让大家看世界杯而宣布全国放假;可同样的提议在新西兰却被迅速否决,当然,更不用说还有一堆国家根本就没这种想法。如果去仔细研究这些反应,将会反应出每个国家更深层次的差异,而不是一个简单的放假不放假的问题。

说起政治,三十二只球队里有谁会被朝鲜主体思想队更能勾起人兴趣的呢?常常听到一种说法,说朝鲜提供给了今天的中国人,特别是我们年轻一代一个回到过去的可能,让我们看看40年,或者半个世纪前的中国是怎么样的,或者,更甚一步,让今天的天朝人有点心理安慰,知道有人给我们垫底。当然,我没有活那么久,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有人知道 —— 当“朝鲜队输球就要挖煤”这种谣言掀起之时,各大网站都出现了一群………你知道是什么人在拼命辟谣。虽然这事肯定是谣言,但谣言真的是空穴来风么?如果说把“朝鲜队”换成“新西兰队”或者“美国队”,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人相信这种谣言。

作为一个极权、独裁统治的极端例子,政治已经渗入了朝鲜人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在我朝,不管我党再怎么不济,人们至少现在还有逃避的自由,“不谈国是”的奢侈 —— 虽然我并不喜欢犬儒。而政治已经找上了每一名朝鲜人,包括体育。朝鲜人一开始就没开始把足球当足球踢,而是作为了一种工具,一种展示“主体思想”伟大之处的政治工具。既然自己已经先把体育政治化了,被别人政治化也就一点都不稀奇了。

用政治挂帅体育竞赛。先不说这样对不对,但有一个小问题,体育竞赛就像打仗,没有常胜将军。你可以在比赛前大叫自己的目标是夺冠,但现实是,不管是多么美丽的愿望总不能每次都实现,毕竟现实生活不能用作弊器保证自己每次都胜利。所以政治挂帅体育的一个问题就在于,一些政权可以用一次胜利来偷换概念,证明某些体制或者人物、团体的伟大,那么碰到失败时,就会有不好解释的问题了,就像要怎么去解释那个0:7的比分一样 —— 掐断直播,然后就像柳京饭店一样,虽然它一直在那里不会消失,但还是“让我们再也不要谈论这件事了”,而领袖和主体思想还是一样伟大。

不过对比下一个世纪以来的各类政权试图政治化体育的尝试中,朝鲜的这种行为其实还不算严重,也就是说说而已,徒增笑料罢了。柏林奥运会之后,希特勒的答案是机枪和大炮;近一点还有69年的足球战争。在这一点上,我要表扬一下我朝,输个球,被外夷政治化奥运会,刘翔退场,或者被韩国人在比赛场上戏弄了一下,最多就是全国吵得不可开交,也并没有没有动手 —— 谁说中国人没有民主素养。

虽然大家,包括我在内口头上都不喜欢把体育和政治混为一谈,但很多人真正想说的是:“不要把体育和我不喜欢的政治混为一谈”。我在几年前还是非常天真的认为体育就是纯粹的体育。但在自己真正研究过历史,和看到一些漫天都是红色却不见奥林匹克旗的“支持奥运集会”之后,我不得不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政治化体育是一个不可回避的现实,你不利用起来,别人也会利用起来。你也许只是抱着纯粹的心态简单去参与体育运动,但在另一个政权的宣传下,你参与的行为本身就会产生另外的解读。

卑鄙下流的帝国主义宣传台BBC在南非世界杯期间播放了一套名为"Have you Heard From Johannesburg?"的纪录片,记录南非人民反抗种族隔离政策的历史,试图政治化南非世界杯。该纪录片有一部分讲述的就是全球抵制任何和南非的体育往来。由于种族隔离政策渗入了体育运动,南非的体育队伍几乎都是全白或者全黑皮肤的。当年的南非白人甚至认为这是很正常的,而看到新西兰毛利人的橄榄球队把南非打垮,而新西兰人还不断欢呼时,南非人被彻底的恶心到了 —— 我们的同胞居然为有色人种欢呼。

因为这个政治原因,非洲国家切断了和南非的所有体育来往。封锁虽然不能直接迫使一个国家政治改革,但给普通民众造成的震撼却是非一般的。当热爱橄榄球的南非人准备打开电视,看自己队伍比赛时,却看到了一群立场坚定的抗议者占领了球场,抗议一个自己觉得是“很合理”的政策,导致越来越多的民众开始自我反思,为什么我们在国外如此不受欢迎?

对南非的体育封锁也曾经延烧到了新西兰身上。因为“体育和政治应该分开”,两国之间的橄榄球队一直有交流。这直接导致了蒙特利尔奥运会被整个非洲所抵制,因为国际奥委会不愿意禁止新西兰参赛。当不少新西兰人在电视上看到这一幕时也惊呆了。不少人开始原本坚持体育交流的人也开始怀疑新西兰是否做对了。而在南非解除种族隔离制度之后,南非橄榄球队访问两国都受到了热烈欢迎,人群中不乏当年上街游行,喊队员们回家的那些抗议者。而在1995年,橄榄球世界杯移至南非举办,当年种族隔离的象征,南非橄榄球队成为了国家,民族认同的象征。那年南非夺冠,而颁奖的是曼德拉。

说南非和朝鲜两个政治体育的故事,无非就是想说一个道理:运动员和体育本身是无法被政治化的 。 体育本身只会是体育,只可能成为政治的受害者(例如朝鲜队要夺冠)或者受益者(例如南非在体育的推动下走向民族团结)。既然体育无法脱离政治,那顺着这个方向让两者皆收益则成了最好的选择。

而体育封锁对南非之所以成功,离不开两个原因,一全国崇尚体育;二,南非不是什么在经济,政治方面特别重要的国家,对其他国家来说,封锁所导致的风险不是那么大。至于朝鲜,他们没有直接杀向南非的原因也不一定是他们不想,只是没那个能力而已。那么,如果你面对的是一个期待万夷来朝的强大政权,可以强有力的单方面宣称“体育不能政治化”,你是要选择支持它呢,还是选择支持它?


勇气、耐力和一点自嘲

June 25, 2010 – 5:51 pm

虽然放假了,但我最近还是在blog上偷懒了。原因很简单 —— 看球。 虽然我不过是一名伪球迷,但是在全球最受关注的体育比赛的感召下,还是熬夜看了好几场球。特别是作为一个只有400万人口的小国,新西兰在时隔28年之后凭借澳大利亚让出大洋洲冠军,替补守门员扑出关键点球等一系列低概率事件再次打入了世界杯,当然更不能错过 —— 天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看到第二次。

足球不是新西兰的传统运动,在国内也不受关注,免费电视频道只转播11场比赛,因此要看球的人也没得选择,只能看鱼腩队比赛。新西兰只有25名专业足球运动员,毫不夸张的说,这个国家会踢足球的,不管是专业还是业余球员,不管是70后还是90后,基本上全去南非了。这样一只球队,谁都会以为它是鱼腩,我在Twitter和聊天中都笑话新西兰人纯粹是去打酱油的,不被灌进十个球已属大幸。以前看该队的赛事,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这球队无组织、无纪律、无个人能力,有那么点像没头苍蝇,撞进去是纯属运气,撞不进去则是命。实际上这次世界杯的队伍也大概如此,没有什么特别的提高。不过一个好处是,看这样的球队没有压力,因为无论是什么结果,你都可以接受。

可连这个国家自己都没料到,这支球队会以三战不败的成绩,力压卫冕冠军男模队,昂首回家。在结束最后一场的比赛之后,总理John Key甚至说这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要让队员们在国内享受“冠军般”的待遇。

为什么一个伪球迷要说这个——因为你能在这支球队上看到这个国家振奋人心的国家性格 。和其他国家比起来,在不少中国人,包括我自己眼里,新西兰几乎是一无是处。简单的一个例子,其他国家的华侨华人都是从国外向天朝国内带电子商品,而我们正好相反,是从国内往这里带。经济不行,地理位置偏远,除了羊比人多和空气好两大优势,要问我这国家有啥优势,我还真想不出来。

但这并不妨碍你学习到一些自己不具有的性格,毕竟没有一个人是一无是处的。新西兰的国家性格源自于一战时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两国组成联合军团(ANZAC)参与欧洲战场 —— 虽然战事本事输得很惨,但两国独立国家意识就此形成,而士兵们在绝望的环境中仍能保持乐观,坚持下来,则成了至今仍在纪念的“ANZAC Spirit”。除开政治不谈,这个国家和她的人民所拥有的勇气一直是我的榜样。从在草地树林中狂奔的青少年,到为了自己理想而坚持的成年人,甚至为了国家信念而不惜和美国顶撞(虽然我认为从政府层面看,这国家开始有唯利是图的倾向了);这和事事瞻前顾后,屈服于“现实”的“屁民性格”,完全是两个极端。

但这种勇气也不是像主体思想队那样没头没脑的乱撞,在比赛之前,新西兰人普遍处于嘲笑状态,当时看各个网站,和个人blog对本国队伍的寄语是 —— “好好玩就行了”;“如果实在太难,赶紧跑吧”。实际上球队自己都清楚自己的水平,但知道自己没技术,就加倍努力,新西兰人的拼抢确是最狠的。在和男模队的比赛中完全被压着打却只被进了个点球,完全靠着后卫前赴后继不断堵枪眼和替补守门员的努力。体育不就应该是这样?有技术的拼技术,没技术的,只要尽全力,也就对得起自己了。虽然因实力所限未能晋级,但却赢得了尊重,可以非常体面的退场。

至于又没实力而只依靠奇巧淫技,仰望星空来生存的人们,就不要怪别人嘲笑了。我指的对象包括但不限于国足,百度,和影帝温。


真正的母亲不会勒索孩子的爱

March 10, 2010 – 10:34 pm

在不同人的眼里,爱这个词有着不同的含义。对于我来说,无论是亲情的爱,还是爱情的那个爱,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 要我对着一个人说“我爱你”,就是让我把脸憋红,深呼吸了多少口都可能没办法说出来。唯一的折中方案是,我把三个字写下来,然后通过寄信,短信之类的方式发出去。虽然可能还是要挣扎很久,但闭上眼,狠心按下发送键,这事其实也就那么结束了。

先不论这是因为什么原因,但有一个事实是要先明确的。我为什么说不出来,也许是因为我胆小,或者我口吃,不爱这个人也是原因之一,但是,你没法确定我真的就不爱这个人。

真正的原因,其实换个角度想就很简单。如果你在中国国内接受的教育,我相信至少和我同龄的朋友都有从小就会被训练说“热爱祖国”,“热爱祖国山河”这一类词句,我们在说这一类词句的时候,谁会脸红甚至是言语困难的?多半都不会。写到这里我想起儿时听到的“啊,我爱你,祖国!”之类的诗歌朗诵,而且还是从同龄人的口中出来的。叫我今天重复这些话,我不仅说不出,而且还会浑身起鸡皮疙瘩甚至呕吐,但为什么小孩就可以?就像是叫未成年人为共产主义而奋斗一样,他们压根就不懂共产主义,或者爱是什么东西,所以更不可能谈得上什么真情实感,是真的爱,还是假的爱。一件事剥离了真情实感,而只是机械性的学习和重复,那当然就念得出来了。

但小孩也并不是完全不懂,只是不能用“爱”这个词。问幼儿园里的小朋友(小学都不行,这年头的孩子很早熟:))喜不喜欢自己的妈,正常的都会答“喜欢”。进一步下去问他们为啥喜欢自己的母亲,答案无外乎就是“她给我做好吃的”,买东西啊之类的。

把祖国比作母亲这种比喻我并不反对,但有一点是先要明确的。祖国母亲不是母亲,两者有本质上的区别。母亲的爱是无私的,因为一是有血缘关系,二,有长辈和晚辈间的因素掺杂其中,孩子18岁之前,这份爱,同样的,也伴随着责任。不管自己的孩子多么的不争气,犯了什么错,可在母亲眼里,他或者她还是自己的孩子。如果孩子真的干了什么坏事,也许会被赶出家门,但要说完全不再关心这样 的孩子,没有几个母亲能做到。

虽然我们把祖国称作“母亲”,但两者间不应该有这种长晚辈,要孝敬长辈的关系。我有时候被爱国青年指责没有“集体荣誉感”,“没有大家哪来小家”,但事实其实想一想不难明白,就纯粹的政治概念来说,脱离国家的人还是人,最多就是无国籍人士罢了;但一个没有人的国家,那么就不是国家了 —— 人民是组成国家的基本要素。

而且“祖国”这个名词有个问题。这和西方一些政客口中“上帝”一词类似,上帝也许希望人们去做,或者不要做一件事,这些也许都是事实。但问题是,因为谁也不知道上帝在哪里,是不是真的想让我那样做,于是就不断的有现实中的人来试图做上帝的代言人,而这些人通常怀有个人目的,动机不纯。祖国也有同样的问题,表达对男女朋友的爱,除了说几句话,还可以送点礼品,为对方做点事啊什么的。可你到哪里去给祖国母亲送盒巧克力呢?既然那盒巧克力无人签收,就会有例如于再清,或者敏感词之类的团体来冒名签收。

但因为毕竟是冒名顶替的,不可能有对等的爱,因此就有了类似于那样的言论。当然,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这些运动员是通过国家财政培养的,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像于局长的要求的那样把国家放在第一位。首先这种培养的动机只是利益上的交换,没有道义上的约束,那么我感谢你只是出于礼貌,不感谢你,也是我的自由,你是否还对我进行投资也是你的自由。再说国家的钱哪里来的?人民创造的。国家的股东还没说话呢,一些很想做祖国代言人的人就等不及了。

周洋更像是说实话,指出皇帝没穿衣服的那个小孩,他也只不过是说了实话而已。生命受之父母,父母不仅给吃的,还教怎么做人,不感谢父母那该感谢谁?我是母亲的奶养大的,不是国家的奶养大的。我想例如赵连海之类的父母今天提起国家的奶更是有深切的感触 —— 你给我奶吃我都不敢吃。从时间先后顺序来说,于局长才是应该感谢周的父母,感谢他们为国家养育了一名优秀的运动员。没错,没有政府的支持,周洋可能没有这样的成绩(其实也说不清楚),但没有周的父母,那谁去给你赚脸面?

这国家是什么东西,我想了许久还真是想不明白。这东西肯定不是母亲,没有母亲只有在儿子比赛拿了第一才认这个儿子,第二就不认了。至于女朋友,就更不可能了,真的女朋友听你天天对人家说“我爱你”也会烦的,而这个不明物体不仅喜欢听你说你爱她,为她奉献青春,而且还要要求你从小到大一次次不断的重复。实话说,这倒是有点像一个恐惧随时都会被抛弃的怨妇,时刻要求对方说出各种各样的誓言来给自己一点不稳定的安全感。而真正爱的对象,不用说,我想大家都会去做,再说我也说不出来是不是:)

其实我扯淡了那么多,真正想说的就一个问题。当我们在不断的谈论祖国之类的话题时,唯一反应出的问题无非就是我们之间没人把这个“祖国”当成自己的一部分,而是一个比自己更高等,无法触及却又能改变自己命运,需要时刻膜拜的一种神仙。虽然我说这话有点不适当,但真正要感谢祖国的方法很简单  —— 做好你自己,因为这个国家是由每一个人,包括你组成的。当这个国家的公民活得有尊严,能够堂堂正正的做一个人时,这个国家根本不用可以去感谢,因为人们每天幸福的生活本身,就是在对国家致敬。


大国体育

August 28, 2008 – 5:40 pm

忙完了,可奥运会也完了:(

这几天看大家讨论奥运留下了什么东西,我的看法是,中国人所热爱的"第一“名号又增加了一个,网络更加开放了(到现在还没被重新封锁,希望我不会在以后回来把这一点删掉),而那几个被划为游行地点的公园,告诉了官员们阳谋这一套还没有过时::申请者几乎个个有去无回——真正的开放和民主还是很远。

政治就不说了,说说”举国体制“这个东西。主要是看了这篇人民网的最新指示:奥运时评二十七:谁说中国不是体育大国

中国的举国体制长期在海内外受到批评。称其违背了体育精神,不公平的竞争,毁掉了那些成绩不够好的运动员的一生。具体例子我就不说了,大家都知道。

其实我个人认为,举国体制还是商业化都无所谓。参加体育,谁不是冲着那几个奖牌去的?主要问题是,这些体制的目的是什么。人民网的那篇文章提供的答案则是体制产生金牌,而"金牌大国=体育大国”。至于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要争“体育大国”这个名号,原因很简单,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偷换概念,产生“金牌大国=经济大国=天朝上国”之类的逻辑。

举国体制对那些体育不发达的国家,有时候是合理的。是先有金牌还是先有全民健身就像那个鸡和蛋的问题,一个项目金牌其实也可以鼓励大家参加这项运动;而如果体育发展全部依靠兴趣,商业,虽然也会有效,但所需的时间漫长,需要有一代人,甚至更久的时间在社会中培养出参与体育的文化。

我的结论是,体制只要对开展全民体育有益,那就是合理的。

但我们的问题是,我们似乎忘掉了举国体制——金牌——鼓励全民健身这条路线中最后的那个部分,而把金牌作为了这个体制的目的。大把钱培养运动员不是起带头和广告作用,而是去拿金牌,这个路线变成了举国体制——金牌——民族自信心、为国争光等等。

看看中国最近几届,特别是这一届的奖牌榜就知道了,金牌榜排名前十的国家中,只有中国的金银铜牌数量不成比例。而得了银牌铜牌在场上痛哭的中国运动员更是时有所见。

说到底,又回到了中国人把体育政治化这个老问题上。金牌被赋予了太多的意义,导致其在政治经济学中的价值,特别是对于体育部门的官员们来说,远高于发展全民健身的价值,因此很容易造成轻重不分的局面。

只有当有一天我们为了体育本身,而不是为了金牌而去参加体育,我们才会正确看待金牌的意义,而那个时候,中国才是真正体育大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