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讳

September 8, 2009 – 3:54 pm

从我的论坛时代开始,我就知道有些话是不能说的。那个时候比现在难受多了,如果你的文章里有一个敏感词,服务器可不会自动帮你处理掉这个词语,而是直接给你个通知,叫你消除敏感词再发。有时候把自己的文章通读了10遍,都搞不清楚究竟是哪个词犯了名讳,结果在他人的指点下,才发现原来是审查程序不喜欢“亲口交代”四个字。

这种弱智般的言论审查闹出了很多笑话,例如有网站上的文章就宣称:“拥护中国敏感词的领导”。

至于这种语言审查的动机,背后其实是一个很老的语言问题。和新语的逻辑差不多,如果我们的语言里不再有“造反”这个词,统治者就认为人们再也不会明白“造反”的含义,以至于亲身实践了。

但至少就我看来,这显然是不正确的。新语里的bad由"ungood"取代了,但意思还是那一个。“共产党”变成了“敏感词”,但语言是人创造的,我们还有GCD,共匪,镰刀斧头帮 …… 在实际操作中,我觉得关键词审查的目的更像是为了提醒人们不要忘记这些词语的含义。我就常常有这个感觉,看到某个词被审查,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词还有这个含义啊!”。

说起这个的原因是我最近在看前一个月没有时间看的GReader项目,有几篇很有趣的文章。

第一个是有好事者写了个脚本,在Google.cn里搜索一年三百六十六天,发现有11天会引发Google“据当地法律法规和政策,部分搜索结果未予显示”这样的的通知,也就是说,一年有3.01%的时间是需要注意言行的。

这11个日期里包括显而易见的6月4日和7月5日。但其余9个我却一无所知。查了一下维基百科,有几个日子和中国有些关系,但连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日期和蒋经国的忌日都被敏感化了,这就有点让人不好理解了。我估计是因为搜索结果中会出现被审查掉的网站,而不是因为日期本身敏感 —— 不过这也显出,这种审查究竟有多么荒唐。

第二个是最近的造字运动。最近心情不好,不过看到网民造出的每一个字都能让我开怀大笑。这里发一个,其他的在这里

五毛

五毛

好主意。以后就用这个字了。


高也的背后 - 关注GFW新动向

June 20, 2009 – 2:19 am

高也这件事,我觉得就只是一起意外事故,如果要细查,受CCAV采访的人很多都会有问题,高也被发现只是因为他为党国贡献,没有注意好保护自己,如果他能在受“采访”时换个名字,人肉他的难度就会加大。这种事情使用真名也许是他的虚荣心作祟,所以为什么说活该呢。

但真正值得注意的是Google这一次的被批判意味着什么。稍微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说搜索引擎传播不良内容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特别是像CCAV焦点访谈节目中的做法,如果你去搜索“boobs”,是你主动去申请Google送你“低俗内容”,淫者见淫,CCAV的记者如果想要boobs,那看到的当然就是boobs了 —— 莫非在搜索不良关键词的时候,Google返回一堆领袖头像,三个代表,和谐社会等伟大内容,他们就高兴了?

说实话Google做得实在是没得挑剔,只要你不故意去搜索“低俗”内容,你很难看到这些内容。而偶尔漏网的几个,只要你开了SafeSearch,大多也能过滤到。而那个名叫百度的搜索引擎就不一样了,就像cnbeta里一个人的评论所说一样,在百度图片搜索里搜索“5p”到“100p”,每个都有惊喜。

这一轮的宣传攻势我觉得很可能是从官方开始的,而也许真的没有百度什么事。这件事如果是从CCAV开始炒起来的,那我会认为这多半是百度的杰作;如果这件事只有CCAV在炒,那我会倾向于认为是CCAV缺钱了。但这次宣传攻势的第一波来自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低俗网站收集中心,就不得不让人怀疑有官方背景了。

官方参与的迹象还表现在了不同的方面,例如国内各大门户都把本次事件放在了页面显要位置,而且对新闻评论都有相当严格的审查,这样一致的行动显然是百度无法做到的。

至于党国为什么又拿Google开刀,从处罚决定中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国家有关部门18日下午召见“谷歌中国”网站(google.cn)负责人,对“谷歌中国”网站大量传播淫秽色情内容进行执法谈话,宣布对“谷歌中国”网站的处罚措施,暂停该网站境外网页搜索业务和联想词搜索业务,并责令其立即进行整改,彻底清理淫秽色情和低俗内容。

“联想词搜索”这一块我倒是真的同情Google,因为联想词的出现是根据网民搜索的频率和网页量来决定的,Google无法完全封堵。

真正值得注意的是“国家有关部门”要求Google暂停“境外网页搜索业务”,这里面就有猫腻了。如果你看过焦点谎谈的报道,里面有一个例子是在Google 里搜索“性开放图”,可问题是就算我现在再试这个关键词,返回的绝大部分网站却是国内网站。就此把整个境外网页搜索全部关闭,这显然不合逻辑,因为那些“低俗”内容很多都来自国内。

所以我不得不怀疑,这次宣传攻势是另有所图。我觉得不太可能是因为要推销绿坝,或者转移公众对该事件的注意力。因为从前段时间不同媒体的反应中可以看出来,绿坝的推行应该不是党国中心的主意,而更像是一些人通过工信部捞钱的举措。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人民网的立场甚至偏向于反对绿坝的推行,很显然,绿坝应该不是(至少不完全是)党国真理部的主意。(更新一下,谢谢楼下提供的链接,绿坝看上去似乎脱不了干系)。

我个人认为这次是针对Google某些会让党国不爽的功能而来。都知道用百度搜索国外网页,基本上是垃圾,那么Google的全网搜索能搜到些什么东西,这个,就不说了。至于为什么是现在来修理Google,绿坝是一个因素,不过最主要的,我邪恶地猜测,可能是因为最近伊朗发生的事情,特别是民众利用网络在国外网站上串联,让一些人怕了;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又一个敏感日期的临近,使得官方要预先掐断民众获取信息的通道。

如果我不小心说中了,那么Google在中国的前途就不妙了,党国似乎正在试图把Google变成第二个百度。我觉得Google应该考虑中止在华业务了,退出不一定导致被全面封锁,但与其被阉割得什么都不剩下,退出,反而会让真理部脸色难看,因为真理部也是要立牌坊的。但如果Google继续妥协下去,下一步很有可能就是其通过国外服务器提供的一些服务将会受害 —— 因为“低俗内容”,按照这次宣传攻势的逻辑,都是从“国外”来的。我不敢想象他们会封掉gmail,但封锁google.cn之外的Google搜索服务,完全有可能。


绿坝 - 仅仅是开始

June 13, 2009 – 6:55 pm

在第一次注意到这个叫绿坝的东西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办这个软件公司的也许是哪个官老爷的亲戚,缺钱了,所以需要通过官方渠道来搞点钱。因为这实在是不像一次严肃的,试图审查网民访问互联网的行为,再说间谍行为是不能公开的 —— 否则还叫间谍行为吗?再说国内很多知名软件都有后门嫌疑,这个也是公开的秘密了,再故意这样搞一次实在没有必要。

“一切为了孩子”是一个早就被各国政客用烂的理由,维基百科里还专门建立了这个逻辑谬论的条目。国外的政客也玩这个口号,但诚实的说,只要不是太荒谬的政策,政客所推行的政策还是从为孩子着想出发的(虽然达到的最终结果可能会不一样),但在神奇的天朝,这事就不好说了。

就软件本身来说,绿坝是相当粗制滥造的一个作品,抄袭,漏洞百出,根本不可能价值4000多万(不过因此制造出的肉鸡价值,我可以肯定,远不止这个)。 网上有相当多的评价了,我就不复述了。看上去绿坝似乎并没有真正把心放在“保护少年儿童”这上面,几个最重要的关键词和屏蔽网站 名单,其实都是全盘抄自Cybersitter

少年儿童他们通常没有钱自己背着家长买一台电脑(买了也藏不住啊),所以推行绿坝最严重的逻辑问题就是假设所有被买走的电脑都会被青少年所接触,而且就现在公布的文件【PDF】来看,工信部似乎也是在这个假设的前提下付钱的。这就奇怪了,思维稍微正常一点的人都知道,如果要真的鼓励家长保护自己的孩子,这绝对不是最好或者最经济的方法,或者他们背后的目的……就不是保护孩子?

我更倾向于把绿坝看作防火长城的延伸版(单机版?),我长期关注GFW,所以在第一次看到绿坝开发者之一是“北京大正语言知识处理科技有限公司”,就感觉不对了,印象中这一家是被怀疑参与了GFW建设的公司之一,而且很“凑巧”,这家公司似乎是提供GFW关键词列表和技术的。当然这只是怀疑,但当人们真的深究下去时候,发现绿坝的屏蔽词名单中可绝不是只有“色情词汇”那么单纯,政治性的词汇就不说了,可居然还有“良知”这类词,我们就是这样教育下一代的?

绿坝的审查和GFW一样,是全方位的,关键词过滤涵盖了主流浏览器(很奇怪,没有Firefox,看不起我们ff用户吗:)),和几乎所有中国人使用的IM软件,包括QQ和MSN。根据一份调查说,绿坝的一个文件似乎监听了winsock2,也就是说,只要你上网,你就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了。

可你就算你不上网,你还是逃不掉,因为这个软件看上还会监控主流文字编辑软件,包括MS Word —— 嘿,谁知道呢,也许调皮的小孩会通过闪存盘传播色情文档?

绿坝的推行方式也是非常的GFW  ——全民“受益”,人人不得幸免。每一个新出厂的电脑上都必须有。这软件看上去是可以删除,不过因为绿坝的主要目标是品牌机用户(我不相信谁会在组装电脑时主动买这种软件),逃过被删的机率,可以说是相当大的。

这样的一份软件,如果不是强制推销,我没有意见,因为我不否认,青少年需要保护,而这个软件在某种程度上,能够达到这个目的。我也不否认,有些成年人喜欢自我审查,那是他们的权力和自由。但如果是强制推销,加上该软件种种可疑功能,我就不得不怀疑其背后的真正目的了。我很想把绿坝这个东西看作是商业企业利用政府捞钱的措施,我很想把这个政府想得善良一点,可这些现实打消了我善良的想法。

真正让我冒冷汗的是来自这一篇评测的报告:

如果用户已启用过滤器的更新功能,过滤文件可以由软件制造商远程替换。利用我们发现的漏洞,更新可以破坏这些有易受攻击的文件。这可能会允许绿坝的设计者控制任何一台安装了绿坝和启用自动过滤器的电脑。此外,更新是通过未加密的HTTP连接,这可能会允许第三方冒充更新服务器(例如,利用DNS漏洞)和通过这种攻击来控制用户的电脑。

这种说话已经获得了不同的证实。司马昭之心昭然若揭。

这个软件是预装的,虽然,没错,看上去可以删除,但可别忘了,这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政府。缺乏安全感的原因没有任何现实基础,只是心理上的恐惧,因此,他们是永远不可能感到安全的。而我们如果选择退步,期望着用牺牲自由换取安全,那最终的结果就是我们失去两者,因为他们只会得寸进尺,就像温水里的青蛙一样,今天你接受了主动推销的毒品,明天就会给你送来强制性的。

他们先架设起GFW,你可以说你不访问国外网站;他们审查国内网站的内容,你也许可以说你不关心敏感话题;他们滥杀无辜的小站长;你也许不是小站长,不介意;可今天,他们已经直接进入了每一个人的私人空间,如果还要忍,还不站起来,下一步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绿坝标志着国家机器(补充一下,我指GFW)对私人空间的第一次严重侵犯,但这肯定不是结局。我不知道人们还要忍多久?


不算新的新趋势

April 9, 2009 – 1:50 pm

点击看全图

如果你想让我证明这种图片的真实性,我无法证实,但至少我觉得真实性是相当高的。我不知道第一手来源,来源是Twitter。但这种格式的图片不是第一次出现了,而且每一次上面的内容都被应证属实。我的看法是门户网站中有同学在故意透漏风声,毕竟很多门户自己也不想被审查,都是被逼的。

其实这也和我的想法差不多:孙东东的前途不妙。我为什么那么“同情”他的原因就在于,他并非受人指使,也不太可能有什么很黑的后台,只是一不小心说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而已。而且更不幸的是,D正好需要一只这样的替罪羊来转移注意力,既然有人主动举手那就只好成全他了。孙东东自己也应该明白,一个敷衍的道歉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因为现在是两边都不想让他好过。

实际上衙门对民众之间的牢骚在有网络之后就管得越来越少了,毕竟人都要有发泄一个渠道,只要你不威胁D的根基,就没问题。对于D来说,在网上用语言发泄总比在现实中用行为发泄要来得好,毕竟在网上的言论更容易控制,而示威什么的有可能会扩大打击面,而且一开这个口子就会有第二次。据说这两天在北大门口都有偏执型精神障碍患者示威,每一天警方都有大巴去拉人(我没看到照片,是否有人可以提供两张:))。据说呼喊的口号依然集中于孔教授,但为什么要抗议他?继续深究下去就会让D很不舒服了。

使用网络进行现实生活中的示威的串联已经在全球各地证明了其强大的威力。最近在摩尔多瓦,反GCD的示威就是通过Twitter串联的,在新西兰,反版权法92A的行动也是在Twitter和blog之间进行的,造成强大民意并且最终导致政府收回法案。网络串联在我朝也不是第一次了,厦门PX就是一个好例子。但这种言论管制终究还是有一个老毛病 —— 治标不治本,如果不喜欢人们上街示威,你开头就别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不就行了?

往好处看,通过不懈的争取,屁民现在比以前已经有了更多的言论自由,至少中国的blogger不太可能因为说两句话而导致生命危险(不知钱烈宪最近如何了)。这种东西是渐进的,但我感觉串联组织反动游行已经快到了D的底线,阻力会越来越大。


互联网最怕天朝

March 27, 2009 – 9:26 pm

下周是半学期的最后一周,我会非常繁忙,所以blog更新可能会暂停一周,下周周末回来。

---

先说说我朝外交部的发言人。他们真是越来神奇了,我琢磨着可能是“祖国越来越强大”的原因,在回答外国媒体时,各个外交部发言人的“底气”也是越来越足了,可以随意发言了。秦刚是一个比较优秀的例子,我想我是否应该建立一个专辑,收录一下他的优秀言论供人瞻仰。不过今天先说两个最近的,就在24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发生的

问:“大赦国际”近日发表了一份各国政府执行死刑情况的报告,其中称中国去年最少执行了1700余起死刑,占全球的72%。你对此有何评论?

答:看来你的通讯社不仅关心经济上的统计数字,也关心司法上的统计数字。在死刑问题上,中国的有关部门已经多次表明了立场。国际社会是清楚的,你的通讯社是清楚的,你本人也是清楚的。我是一名公务员,无权就中国的司法问题做出评论。

有人已经评价过了。我只补充几句,我朝官员的言论和文件中有很多逻辑问题,有欺骗性,但我有时候真的不觉得他们是故意的,因为他们本身就是这种思维,或者在这种情况下,临时想出来的托词 —— 我从哪里看出来的?秦刚对“有关部门”的使用。没有人知道天朝这个最神秘的部门究竟位于何方,也许他们就存在于各级官员的口中。但问题是就算要敷衍,也得认真点吧,司法问题,那当然是司法部门的立场了,这个还用想吗。

其他逻辑混乱的地方就不细说了,例如在这个情况下,秦刚不是公务员,至少不仅仅是;而且他这段话中实际上也对记者的问题做了评论,而且还不止:“中国的有关部门已经多次表明了立场。国际社会是清楚的,你的通讯社是清楚的,你本人也是清楚的。

《一九八九》果然是有现实意义的,一个眼神都可能出卖你的内心:)

正题,秦刚在同一个记者会上,也回答了一个老问题:

问:据说Youtube视频网站在中国境内被屏蔽。请证实。你能否介绍中国有关互联网的法律和管理规定?

答:中国政府不害怕互联网,否则你怎么解释以下一组数字:目前中国网民数量达3亿,居世界第一,较8 年前增长了30倍;中国的网站总数达210万,较8年前增长了138倍;博客空间超过1亿,比英国的人口还多。这些足以证明中国的互联网是充分开放的。我们鼓励积极地使用互联网,但同时也对互联网依法进行管理。世界上许多国家都依法对网络进行管理,防止对国家安全和社会公众利益有害的信息传播。在这些方面,我们也借鉴了其他一些国家的作法。我可以举一些例子。美国有联邦一级的立法,1998年《儿童在线隐私保护法》,1998年《数字千年版权法》,1999年、2000年、2003年美国国会分别通过了《反域名抢注消费者保护法》、《未成年人互联网保护法》、《反垃圾邮件法》。2001年 “9.11”事件以后,美国的《爱国者法》有关条款也有涉及互联网管理方面的内容。《爱国者法》规定,“如出现危及国家安全的情况,当局无需事先征得法院的同意,即可监视电子邮件和其它互联网上的相关信息。”

我有时候真的感到很恐惧。为什么?用时髦的话来说,就是我觉得我“穿越”了,或者用我的话,我觉得我和这些政府官员活在不同的世界当中。首先秦先生的言论有一个很明显的逻辑错误,数量大并不代表好,多五倍不等于好五倍,具体为什么我就不细说了,这是老话题。如果你能理解好五倍的问题,我想你也不会被这种无赖逻辑所骗。

其他都还是逻辑问题,我都说厌烦,不想再说了,再说就是骂人了,拿一堆反动的美帝法律来给自己做挡箭牌,背诵外国法律比美国人自己还顺口,那秦先生倒是说说封youtube是依的哪个法?每次都是同样的发言模板,他不腻,我听都听腻了。

不过这段话里有个比较新奇的观点,也就是回答的第一句,“中国政府不害怕互联网”。这就是我说的表面活得比谁都光鲜,但内心比谁都难受,用一个个的谎言去圆以前谎言,一直累积,直到崩溃的那一天为止。不过能过一天是一天,不知道秦刚自己相不相信他自己的话,至少我是感到怀疑的。

连岳说得最精准:秦刚没说错,实际上是互联网怕中国政府。我朝的衙门天不怕地不怕,与天斗其乐无穷,难道还怕你一个互联网?实际上也的确如此,我朝已经很少一味封锁那些“不喜欢的网站”了,至少不是整体封锁,而是合理的“为我所用”。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奥运火炬传递期间,我朝P民需要上国外网站批判反动媒体,于是一夜之间那堵墙好像就像不存在一样了,而一旦批判和奥运结束了,你再试试?特别是网站上有真正“敏感内容”时。

我没有理由不怀疑youtube最近的被封也是同样的原因。至于youtube上面最近有什么,让我想想怎么用河蟹语说出:黑猫警长在雪域高原捉小牦牛,传播河蟹之道的教育影片(怎么看怎么都像动物语)。但既然外交部都称其为假造,封锁就显得没有道理了。不过这种行为和言论的不一致在我朝并不罕见,至于是心虚还是精神脆弱,我相信你有自己的见解

但我党在互联网上的确缺了点常识。我原以为从草泥马事件之后,再笨的人都应该学会一个道理:单纯的封锁和言论审查是没有意义的。语言和互联网的确可以被完全封锁,但那需要暴力,不可能用那种“立牌坊的婊子”方式来封禁。道理很简单,脏话不能说,但我可以说“草泥马”;你禁止我说“草泥马”,那我说“槽猊蚂”,“漕逆蟆”行不行?这么简单的一个道理我真的不相信这个党学不会 —— 但我在某种程度上希望我党永远不要学会,否则就太恐怖了。如果党学会了,有两条路可以走:放弃封锁,或者加强封锁。我可不认为我党会突然变得很开明,那么我们只能做更坏的打算了:现在是封锁关键词,明天我们被封锁的可能就是“关键音节”,不管你输入的究竟是什么词,只要包含“cao ni ma”或者“qi yi”的音节,一律封锁 ——思科又有钱赚了,这个课题据我所知还没人能研究出来。我只能诚挚希望不要弄到每个人一出生下来就把中指切掉的地步,因为就算把cao ni ma全部封完,文化人还可以来句清风乱翻书之类的。

笑话说完,我觉得互联网的确有理由惧怕天朝。火炬传递时的例子我已经说了。互联网控制在事实上已经不仅仅是一种内部控制的方法:在内部得到完全控制之后,互联网封锁实际上变成了对外的武器,我朝衙门手中的一张大牌。怎么解释,这有点相当于上游国家的一个三峡水电站,不放水的时候一切正常,但一旦故意决堤,五毛大军倾泻而出,虽然很多网站理论上是可以招架住,但有句话不是说么,破坏力最大的不是行为/武器本身,而是突然的改变。而且就算你紧急修筑好堤坝,五毛还是会继续向你喷口水,就像这个案例【警告:环球时报内容】。

在这种情况下,重点不是控制(也就是堤坝本身),而是水——所以互联网的确有理由惧怕天朝。看看那些进入中国的互联网大公司,哪个不是如此,这些公司可以违抗美帝政府的旨意,但到天朝立马就变得服服贴贴。在shi tao之后,我至今抵制Yahoo的一切服务,但除了表明立场而已,那有什么用呢。问题的关键还是在我们水民,草民,屁民自身,至少不要主动被蓄洪,或者换种方式被蓄洪,等到泄洪之前把坝冲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