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污交易计划正式实施

July 2, 2010 – 8:00 am

新西兰是西方世界中少数几个如此乐意实施排污交易计划(Emissions Trading Scheme)的国家之一。原因有很多,一是国民本来就就比较崇尚自然和绿色;二,国家的几大经济支柱,包括农业和旅游业,均和新西兰的绿色形象息息相关。而且作为一名知道底细的地理学生,这个国家本来一点都不绿色,有些地方甚至还比不过类似于中国这种如果把火电站改成投票站,第二天就能举行大选的地方。但有时候形象和现实总会有那么点差距,而且人云亦云之后,事实还会被扫到地毯下不为人所知。

从7月1日开始,排污交易计划正式在于民生相关的主要行业,特别是能源和交通方面开始实施。排放交易本身是什么我就不赘述了,维基百科有背景知识。新西兰是西方世界中少数有此类计划的国家(其余大部分国家均属于欧盟单一排放计划下),因此世界再一次的把这个小国作为了一个新概念的实验地。

新西兰的排污交易计划有几个比较特殊的地方 。相关法案经历了两个版本(2008版/2009版),反应了从左翼到右翼政府的换届。国家党政府于2009年上台之后设置委员会审查之前版本的法案,据此提出了不少修改[pdf],因此还未实践就已经修改过了。最明显的例子国家和每个行业的总排放量限制被撤销了,也就是说,只要付钱,愿意排放多少都无所谓 —— 政府将会无限量对市场供应每单位$25的排放权。

总排放量的设置并不单单只是为了避免国家从国际市场上购买碳排放指标,而是将被过去认为是免费商品的大气污染权市场化,从而给商业和污染者经济动机来降低排量。而对于一个喜欢市场经济的右翼政府来说,这种做法是非常奇怪的,因为它违反了市场供应规律。谁都知道一个简单的经济供需原理 —— 作为商品的污染权供应量越大,相应的价格也就会降低,以至于降低对每个个体的奖励/损失价值。无限量的供应只会导致排放权的实际价值无限接近于0。当然,事实上并非如此,因为每个行业仍然需要从市场上,或者从政府购买排放权,但这样的成本可以直接转嫁给消费者。在市场经济中供应商总是处在一个更强势的地位,而且无限量的供应使得各个行业完全没有通过降低排放而在价格上取胜的动机 —— 大家都排放,除了消费者多付钱之外,各个部门的竞争对手仍然处在同一起跑线上。

在实际操作中,这实际上就把用来调节国家排污量的市场调节机制变成了一种排污税,只要交钱,谁都可以往空气里排污。这听起来非常像工党的通过大帽子的掩护来捞钱的做法,但却是实实在在来自于国家党。而更为奇特的事情还在后面——政府实际上捞不到一分钱。 政府对每个行业都有行业平均值60%-90%的免费排污量提供,这实际上不仅仅是不需要排污行业实际负担一分钱的交易,政府还提供补助。换句话说,政府补贴的排放量将会通过纳税人的腰包付出,而剩下的部分还是由纳税人,也就是消费者通过上涨的消费品价格补贴。这不仅仅是排污税了,而是消费者通过支付排污税向各个行业进行大范围的补贴。

新西兰的最大排污行业,农业,更被允许延后五年加入交易计划,这进一步降低了计划的控制排污能力。作为新西兰主要产业,农民拥有十分强大的政治影响力,但从长期商业上来看,短暂的逃避只能导致未来面临更严重的挑战。农业非常依靠出口,而新西兰处在一个天高地远的位置,出口商品到任何一个地方都需要长距离运输,如果外国人在购买商品时把碳排放量当作认真考虑的因素之一,像农业这样的出口依赖部门很容易崩溃,从而导致整个经济体内的连锁反应。

毫不意外的,除了执政党,没有人,甚至包括两个极端:根本不相信全球变暖存在的行动党,和环境保护狂热份子绿党会支持这种计划。这更不受广大的民众欢迎。排污交易计划将会直接导致物价水平上涨。在新西兰,运输几乎都是通过烧油来完成的,运输业成本的上涨,将会 直接导致所有消费商品价格的上扬。我已经收到电力公司的信说价格会上涨3%了。当然,不可否认的是,环境保护的确要付出些许代价,而且大部分民众已经做好了这样的准备 —— 但这样的代价所换回的是什么,或者什么都没有?

那么这要怪谁呢?国家党08年选举时很诚实,明确指出上台之后会修改排污交易计划。


奥巴马

January 21, 2009 – 8:13 pm

今天5点左右从床上爬起来看奥巴马的就职,昏昏沉沉的,也没注意到什么,简单说说。

实际上我对在这次金融危机前期上任的国家领导人都是不抱太大希望的。政客依靠选票,而选票怎么来?倒不是要政客做多好,只要超出了选民的期望就行了。对于奥巴马来说,美国,甚至全世界的人们都对他有着很高的期望,在国内被期望解决经济危机,对外要改善美国和伊斯兰世界的关系……还有一个中国。

奥巴马真的有那么神奇吗?不见得。无论你看Obama,还是我们这个小国家的John Key,他们的就职演讲搞都有一个特点——不断的向选民泼冷水,都有类似于“情况不会很快好转”,“我们要坚持住”之类的话语。在这种情况下上任的领袖,和选民的蜜月期通常都会比较短。我们的那位钥匙先生已经开始面对现实了,不过奥巴马可能会长一点,因为他除了代表改变,还代表了美国的多种族社会和“美国梦”。

但无论如何,蜜月期总有结束的一天。

说说奥巴马所带来的政策——逐渐从伊拉克撤军其实是我最不喜欢的一条。伊拉克的烂摊子是美国人创造的,如果美国人走了,责任又会落在“国际社会”身上。但对美国利益,不得不说是有益的。至于经济我不是很懂,但就算再不懂经济的人都知道,奥巴马的援助方案中那么多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基里巴斯国的拖鞋和衬衣。

唯一让我有点耳目一新的是,奥巴马在就职演说中说了一句是类似于“美国在消耗全世界资源的时候,也要考虑到那些被影响的人们”。我很少从美国人口中听到这种语言,虽然他后面又说了一句“我们不会为我们的生活方式”道歉,但至少承认了这个问题,总是一个好的开始。奥巴马的政策中包含了“绿色经济”,以经济危机为契机,大量投资环保事业,我觉得是非常值得其他国家,特别是基里巴斯国的4万亿和新西兰国的钥匙先生学习的。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并不冲突,环境保护只和既得利益者的利益冲突。

至于奥巴马究竟怎么样,还需要观察一下。不过他在就职典礼上的口误倒是让我对他满怀信心——也许在这方面,他能继承布什唯一的优点?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