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纵做鬼,也幸福。

山东省作协副主席王兆山在汶川地震之后,有感而发,在6月6日的山东齐鲁晚报上赋诗一首:

江城子 废墟下的自述
一位废墟中的地震遇难者,冥冥之中感知了地震之后地面上发生的一切,遂发出如是感慨——
天灾难避死何诉,
主席唤,总理呼,
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
十三亿人共一哭,
纵做鬼,也幸福。
银鹰战车救雏犊,
左军叔,右警姑,
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
只盼坟前有屏幕,
看奥运,同欢呼。

————————–

人死并不代表和世间脱离一切关系。有些事情你是无论如何也逃不了的——例如房地产定律(人死也要住房子),世间的风评……

现在看上去又要加上“被代表”这一项。

我想这算得上是我党又一次理论突破了,三个代表是把那些有“最先进生产力”的人给代表了,但比起上面这个代表死人感谢党感谢政府和看奥运的来说,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他们有拥有自己观点的权利,我无意评价这一点。我也不期望这种人能获得什么处罚,或者遭到“爱国人士”像对待国外媒体那样对待。更何况这种诗的发表,和余秋雨老师的存在,就是说明喜欢这种言论的热心读者还是不少的。

我只殷切地希望,汶川大地震的受难者们上天有灵,把该诗的作者,和赞扬这首诗的人们召入阴间,让他们做幸福的鬼。

坟前再放一排电视看奥运,简直是太幸福了。

回到正题,这首诗其实反应出了国内一些人“政治压倒一切”的不良心态。作为历史上最大政治任务的2008奥运,已经压倒了一切,地震,死人都无所谓,只要坟前有奥运看,做鬼也幸福。

我无法像作者一样去代表鬼,但就我们活着的人来说,我们是更愿意做鬼在坟前看奥运,还是做人不看奥运?这个选择是非常明显的。不举办奥运不代表中国就不崛起了,也不代表中华民族从此就没落了。这些强加在奥运身上的政治含义是“奥运政治化”一词的最好阐释,它已经到了一个疯狂的地步,只要能看奥运,命都可以不要。

这也是西方奥运政治化言论的根本基础。

无耻的“ 党疼国爱”就更不用说了,你是愿意做一个享受党疼国爱的幸福鬼,还是一个自己爱自己的幸福人?

虽然我前面说了,我并不期望爱国人士对这首诗和它的作者有什么举动,但如果你赞同这首诗的观点,我希望你至少在奥运期间把电视搬到那些因修建奥运场馆而丧命的工人的坟墓前,至少要让他们看看,他们失去自己的生命,其实就只是为了一场运动会而已。

2 thoughts on “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纵做鬼,也幸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