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 … 猩猩的人权

昨天有一则很意思的新闻,只不过我没时间写:西班牙议会最近预计将会通过一项议案,保护所有人科动物的基本人权。如果你的生物不好的话……人科包括我们自己,和绝大部分猩猩。至于具体的分类,请参考维基百科或者维基物种

这些权利将会包括生存权,自由权,和不受非人道虐待的权利。(还好,没有包括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否则我们的政客们就要失业了。)。

这项提案是在一个国际组织Great Ape Project的倡议下出现的。

看到这个新闻我的第一个想到的……居然是镰刀斧头帮。人家都在保障猩猩的基本人权了,而我们还处在“一些动物比另一些动物更平等”的阶段,我不得不感叹这墙内墙外真是两重天。

国内的媒体好像也不太好意思报道这条消息,到我发出这个blog为止,用“西班牙 猩猩 议会”关键词在中文Google News里搜索,找不到一篇报道。

不说政治了,有害身体健康。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最近很忙,没空把闲扯组织成一篇文章,就想到哪写到哪,闲扯几段。

这项提案的存在,在我看来,有两个前提条件:1)我们和猩猩至少是有关联的;2)我们和自然界的其他动物有一定的平等关系(至少是猩猩)。

关于第一项,我相信我的中文读者中应该是没有人不同意了。不过在美国等社会保守,还有不少人相信人们是上帝造的国家,你说人是猴子变的,在一些地方恐怕还是会遇到麻烦。至于西班牙,我不太清楚,但我想象中,应该是一个社会观点温和的国家。

第二项其实就是生态中心主义(ecocentrism)的一个表现。这是环境主义者所坚持的观点。我们是自然界的一部分,而不是她的主人。其他动物也是自然界的一部分,所以我们和其他动物是平等的,除了我们有更大的力量。但有句话说“The greater power comes with greater responsibility”,也就是说,更多的力量给我们带来了更多照顾自然界的责任。

很容易看出,这项法案会受到一些群体的强烈反对。第一个不干的应该就是相信上帝造人的基督教协会们。

就我个人来说,我信奉生态中心主义,也比较欣赏这个提案。

很久以前读过一本书,除了里面的内容,书名和作者我几乎全忘光了(我不读书的……)。书中有一个很有趣的观点,称人类进化的其中一个特征就是文化关注(或者其他某个词)“范围”(scope)的扩大。在原始社会,人们首先关心自己的生存问题,而有了部落了之后,则开始关心自己的家人,部落,城市,国家……一步步的扩大。

作者认为我们现在的范围是在“人类”和“自然”之间,而“最高境界”应该是整个宇宙。

如果你知道这是哪本书,或者是谁人的观点,请告诉我一下,谢谢。

我前几天刚刚在国家地理频道看过一个关于猩猩的片子。它们和我们的相似程度可以说是超出了我的想象。猩猩们有感情,有思维,有思考能力(比3岁人类高),有些猩猩有3000英文单词量(比我还高),能够听懂用英文下的指令;它们甚至知道削尖树枝当武器。

这样的动物,我甚至有一些担心,担心若干万年后它们是否会进化为比我们还先进的动物。

所以要把我们的文化延伸到自然界,从我们的近亲开始是在是再好不过了。随着我们的发展,这种权利我认为还会继续延伸到其他和人类无关的动物。至少我认为……这是必然规律。在未来,环境状况将会更加严峻,使得我们不能不忽略生物多样性的必要,并且会形成共识,只有大家和谐共生,人类才能可持续发展。

我们最终会通过法律形式承认我们只是自然界千万种动物中的其中一种,因而给予其他自然界成员一定程度的权利。

至于这“必然规律”之后会发生什么,我还想不到那么远。

至于我的祖国,我觉得还是先把那些“更平等”的动物给解决掉之后,再来讨论猩猩的人权问题为妙。

———–

关于新西兰的部分。

在这第一个给妇女投票权的国家中,新西兰人常常以自己前卫的自由社会为荣。下届议会如果绿党还在的话,我估计我们马上就要开始讨论猩猩人权的问题了。

不过猩猩权的根基早已经扎在了新西兰的部分法律中。我所知道的是1999年的动物福利法(Animal Welfare Act 1999)中的第85条中就给了猩猩们更多的权利。在猩猩身上进行任何科学实验都是被禁止的,除非那是为了它们群体自身的利益。

这方面的法律很长时间没有经过任何发展了,我想新西兰人是不会甘于“落后”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