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大选】一个没有价值观的国家无前途可言

今天两大党的党魁,工党(Labour Party)的Helen Clark和国家党(National Party)的John Key 在电视一台进行了选举前的第一次辩论。我没空,错过了前面半小时,就辩论本身来说,我觉得不相上下。海伦大姐很老练,回避问题的技巧比John Key要优秀得多,在话题的转移上也是如此。不过你也很容易猜到她会怎样说,因为新西兰人对她太熟悉了。至于John Key,有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但很明显缺少这种辩论经验。

另外,就我关心的话题说说。

经济——这个是没得说的,要把经济搞上去,资本家当道的国家党很明显占优势。但就我来说,我更关心是否每一个新西兰人都会受益于经济发展。如果是像中国那样GDP暴涨,不过全被国外资本给带走了,对国人没什么任何好处,那我还宁愿要一个慢一点的经济增长。

犯罪——这我有点失望,两个人都不敢明确表示要坚决打击犯罪,而是弹性的表示要允许民众合理自卫。如果这一点不改变的话,关心犯罪问题的华人可以就要失望了。我建议不要期望国家党上台后会在这方面有大的动作。我估计,国家党能做的,就是像Micheal Laws一样,把所有棕色皮肤的人全当成帮派成员。

教育——我觉得两大党都没抓住主题。NCEA是我见过的要求最低,最简单,但也十分详细的一套教育系统。我完全有理由相信,任何华人子女都可以闭着眼睛达到大学入学的语言和数学标准——别告诉我你不会用计算器算100+100等于多少。真正的问题在于学生本身,他们不愿意学习——这就开始复杂了,社会问题,家庭教育,经济问题,也难怪两大党都把这一点简单化。

环境——这是我真正关心的问题,也是十分讨厌国家党的部分,John Key在那里说要在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中取得平衡,我倒是想问他一句,如果没有良好环境,没有可以让我们生存的空间,要经济发展有何用?更不用说新西兰的良好环境是其主要出口产品,农产品在海外畅销的一个主要招牌。

其实要达到Helen Clark所提出的全国碳中和的目标并不难。新西兰和其他发达国家不一样,温室气体的主要来源是农业所排放的甲烷等气体(放屁税就是如此来的),而不是二氧化碳。新西兰没有什么工业,而二氧化碳的来源主要是交通——在未来,我们不可避免的会更多地依靠公共交通,而二氧化碳排放量自然也会降低。

环境这个议题的价值早已超出了其本身,而成为了一个社会议题。我喜欢新西兰的其中一点就是,新西兰人一直有前卫,甚至激进的社会价值观,并且以它们为荣。新西兰人会自豪的告诉你他们是世界上第一个给妇女投票权的国家,第一个宣布本国为无核区国家,并不惜为此和美国闹翻。新西兰人为了阻止自己的橄榄球队和只有白人球员的南非队比赛,不惜上街游行,发起暴动。

这些都是新西兰的national identity,怎么说,国家的性格。而John Key则回避了关于1981年南非橄榄球队在新西兰比赛的问题,称过去的事情不重要,新西兰应该向前看。这没有错,但那个问题对很多选民,特别是老一辈的选民很重要。因为那不仅是对过去的看法,而是你个人价值观的体现。John Key回避这个问题,甚至称他对这个决定国家性格的决定性事件“没有看法”,则就是在告诉我,他没有社会价值观,他只有金钱价值观。

顺便提一下,1981年当时是国家党的Robert Muldoon执政。而90年代南非民主化之后,当时的总理,国家党的Jim Bolger在访问南非时公开就当年政府允许南非队的造访表示道歉。

新西兰是一个小国家,经济再怎么发展,也无法和美国之类的大国匹敌,而且几乎是永远要受制于外部环境。但新西兰人一直坚信他们能够改变世界,在社会和改革议题上,新西兰也确实起到了全球性的带头作用,包括八十年代的激进市场自由化改革。

如果这个国家在环境问题上不能有所建树,不能做世界的领头羊而是跟随在别人后面,那么新西兰就什么都没有——一个国家,至少得有至少一样值得自己骄傲的东西吧?(除了橄榄球队之外)。因此,John Key如果不能改变他们的观点,那我不会考虑这个政党。

在选举之前还会有2-3次的辩论(不知道电视三台的辩论直播决定了没有)。

【2008大选】关于 … 减税

是的,我已经看了国家党昨天的减税政策。怎么说呢,的确让那些期望获得大礼包的选民们失望了,每星期最多也就多20多块钱,而更多的减税要等到下次选举时.这对中产阶级和富人阶级吸引力一般.而且已经通过Working for families之类福利政策获益的人们暂时还没有资格享受减税。 这意味着国家党抢工党传统选票的能力又降低了。

真正让我感兴趣的是John Key减税政策的钱是从哪里来的。有些人一直说,这种减税政策是政客拿我们后代的钱买我们的选票。

不过John Key要聪明一点,没有这样做。两项最主要的裁减是KiwiSaver,和对私人公司进行科学研究的退税

给国内的朋友,KiwiSaver是政府推出的一项储蓄计划(新西兰人是储蓄能力最差的,人们都是拿着钱就花),主要目的是让人们老有所依。储蓄账户有三个资金来源,你自己的工资,雇主的补贴,和政府每年最高$1000左右的补贴。John Key 的政策是取消政府补贴,减低每周强制存入4%工资的限制,到2%。

但这样仔细一想,感觉又不对了。你储蓄账户里的钱,不管是谁存的,最后都是你的——而这个减税政策,虽然的确没有从你子孙的钱包里掏钱出来,但还是从你养老的钱包里掏钱。如果是这样的话,还是从我子孙的钱包里找钱比较好,哈哈:)

政客的政策就是这么奇妙,工党推出KiwiSaver,让你把你的钱存政府那里时赚了一次吆喝;而现在国家党在把你账户里的钱发给选民,又赚一次吆喝.这选民的钱转了一圈,就能产生这么多的作用.

至于怎么投票,如果你认为你的选票价值$1000 x 3,国家党的确是最好的选择.不过对于已经参加KiwiSaver计划的人们来说,国家党的减税计划甚至会让这些人损失储蓄账户里的钱.

【2008大选】没有温斯顿·彼得斯的议会

当然,你应该知道了,优先党的党魁,外交部长,政府的重要盟友在这一周被议会正式通过谴责动议,谴责他有意隐瞒了政治献金问题

优先党的民调一直在5%的门槛以下,而温斯顿的老窝Tauranga选区,他的民调也落后国家党参选人至少20%。这也就是说,这位干了二十多年的政坛重要人物可能终于要退场了。

Read more【2008大选】没有温斯顿·彼得斯的议会

【2008大选】Helen Clark by Stealth

昨天听到新闻说,国家党(The National Party)要在当选之后继续工党政府Working for Families的家庭补贴计划。

这样算来,工党在任九年以来的KiwiSaver,Kiwirail,Kiwibank(很多Kiwi)等主要政策基本都被本应在政治光谱另一边的国家党给全包了。

这让我想起了国家党党魁John Key以前对Working for Families的评价:“Communism by Stealth”(伪装得很好的共产主义)。现在看来,John Key没准是“Helen Clarkie by Stealth”。

玩笑归玩笑,不过这种选举策略总的来说是对的。

国家党上一次输掉选举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当时的党魁Don Brash太右了。虽然竭尽全力,大幅度提高了国家党的议席,但过于右倾的一个主要问题就在于——吸引不了工党选民。虽然国家党多了20个席位,但那是以牺牲未来盟友的席位为代价的,而工党就少了一席而已,更左的绿党也是基本没有受到影响。

在新西兰,大党全部是中间路线,无论是往哪边偏,都会选输。

所以这种充当第二个Helen Clark的选举策略是正确的。选民一比较,老大姐有的你都有,老大姐没有的你也有:减税,那我为什么不选你呢?

当然,我可不在乎你减税的钱是哪里来的,我后代的债务和我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