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的脆弱感情

本文有更新版

都知道中国人民的感情就如年方二十的少女一样脆弱,但究竟有多么的脆弱?我的一位朋友试图为这个问题给出一个量化具体的答案:根据1946-2006的人民日报,中国人民的感情一共被伤害了115次,平均一年有近两次。

日本作为我朝的传统近邻和历史原因,荣登伤害中国人民感情榜榜首,总共伤害了47次,平均每年快有一次了;紧随其后的当然是美帝国主义,23次。但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国家绝对不止这些,它们遍布亚州,北美洲,南美洲,欧洲,非洲五大洲19个国家,唯一还没有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只有大洋洲和南极洲。

对于大洋洲我是有疑问的,说新西兰没伤害过中国人民感情我勉强可以相信,但澳大利亚这个国家,自称“美国世界警察在大洋洲的副警长”,而且还办过没有中国大陆在内的奥运会,难道就没伤害过一次中国人民的感情?不太敢相信。

所以说真正对中国人民友好的就只剩下南极洲了——还好我们的足球队没有加入南极足协,否则连世界上这唯一对中国人民友好的地方也要伤害中国人民感情了

哈哈回到正题。从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统计中倒是能看到一些趋势,一是改革开放前,中国人民的感情通常比较坚强,1978年前人民日报中只有一次被印尼“伤害感情”的记录。

这倒是第一次听说,但仔细想一想,也不难理解。中国人民那个时候至少在心理上是全世界被压迫人民的领袖,自己的感情那么脆弱,如何带领兄弟们打倒美帝?再说自己的兄弟们怎么会伤害老大哥感情呢?同理在那个年代我们对于美帝也不会用“伤害感情”之类的句子,因为那就是敌人。

那为什么改革开放之后,中国人民赚钱了,小康了,但感情突然变得脆弱了?一个台面上的原因是因为中国和外国的交流增多了,看到了更多不同的,多元化的观点,冲突自然就更多了。

但在30年中被伤害114次感情,中国人就真的那么招人嫌,让美帝和危地马拉等地的人一起联合起来伤害中国人民感情?这是一个需要一些人思考的问题。

从感情伤害名单中,还能看出另外一个趋势——一个行为是否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是要根据当时的情况来看的。一个简单的例子——连战,我裆的好朋友,胡总的老朋友,没什么异议吧?但以前可不是:

  • 1998.02.27 《外交部发言人指出 中国对约旦允许连战往访表示遗憾》
  • 1997.10.10 《外交部发言人评连战访问冰岛》
  • (注:连战当时是Republic of China副总统。)

这两个国家本来不应出现在伤害中国人民感情榜之上的,但为了接待我裆的好朋友,不惜伤害了全中国十多亿人的感情。这种例子多得是,欧洲的明灯,和我朝人民心连心的阿尔巴尼亚;越南……

其实说白了,中国人民的感情就是一种宣传和舆论控制的需要,是否伤害了我们的感情,伤害了多少,都不是我们,而是朝廷根据自身需要说了算的。这更像是我裆一种精神上的人海战术,打不赢,没有理,或者是受了委屈,就想到了自己那么多人的感情——就和那些感情脆弱的女同志一样,没有能力,就喜欢用感情来绑架别人。

而且有些时候朝廷是希望别人伤害我们感情的,和GFW的道理一样,那些据说是“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网站平时封掉;但当他们真正的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今年的西藏事件),GFW又毫不吝啬的将他们全部开放。

所以我想忠告那些由于法国那里的事而蠢蠢欲动的政治投机者们,你们的感情不是你们自己的,而是属于朝廷的。现在朝廷也许需要让你们的感情受到伤害,但朝廷历来都是善变的,所以当心那些“爱国举动”一个晚上之后就变成了“违法行为”。

另外,如果这里有有心人的话,能否统计一下代表“中国人民”的那些人伤害了多少其他群体的感情?我知道很难统计,所以先提供一个例子

【2008大选】关于 … 竞选宣传

至少就我看来,政治本应该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有些政客虽然没能力,但他们至少有娱乐选民的能力。政治不应该是那种搞得很严重,整天去问候人家老母的活动。

我比较关心竞选的宣传和广告之类的,这和我有些关系,而且今年的选举结果基本上已经定了,再关注也是那样,还不如看点搞笑的。

特别是随之而来的文化现象,包括恶搞(是的,国外也有此物,只是没有这个词),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先推荐美国The Late Show with David Letterman其中的一段”How many Sarah Palins can fit into a LensCrafters?“。国内观众需要一点英文水平,而且有点长,不过绝对恶搞。另外LensCrafters是美国的一家眼镜连锁店。

不过比起美国那种大规模的竞选,新西兰的选举相比之下就小得多了,没有那种大手笔把黄金时段电视全部买断的手笔。今天离选举只有6天的时间,而我还没看到一个令我印象深刻的竞选广告,唯一的一个是工党(The Labour Party)的“两个john的故事”,(在下面)攻击国家党(The National Party)党魁John Key 言行前后不一,不可信任。

至于国家党的竞选策略,我甚至记不起来我是否看到过他们的电视广告?工党的有了,毛利党的也看见过,绿党那个像鬼一样的小孩我也记得,不过真想不起国家党在电视上做了什么?

至于广告牌方面,没有看见一个像国家党上次选举“红蓝广告牌”那种简单却令人印象深刻的宣传。记得当时这让很多blogger纷纷卷起袖子,制作自己版本的类似广告牌。

其实今年也有一个类似的,不过来自绿党(The Green Party)。绿党今年的广告牌使用了表现该党所代表的利益群体(环境,儿童,动物……)的大图片,加上大字,“Vote for me”(请为我投票),例如下面这个(来源):

投我一票
请投我一票

绿党为此开了一个网站,让人们用自己的图片制作类似的广告牌。网站的设计和易用度总的来说只是一般,一个上传功能,和一个把成品email朋友的功能。这个网站我没见他们在哪里宣传过,除了关注这个党消息的选民,很少有人知道这个网站的存在。

新西兰的一个主要问题是人口太少,也就意味着一个更小的市场去消费文化商品。以前电视一台有一个名为Facelift的政治讽刺节目,不过现在也没声音了。

而且本国非常缺乏一个网民再创作的平台,虽然有很多blog,但各自之间相对独立,缺乏一个成气候的大环境。在这种情况下就只好跟随国际潮流了。和其他国家以前的选举宣传一样,youtube第一次在新西兰的这次选举中占有了重要地位。电视一台通过youtube收集选举问题(不知道为什么第二次辩论却放弃了youtube),而网民的恶搞也主要是在这个平台上,例如对工党竞选广告的回应:“两个Helen的故事”,或者“两个Maurice的故事”(国家党交通事务发言人)。

嗯,这看上去好像挺有趣的,没准我以后每周发一篇类似的介绍(如果有空的话)。我当然没忘记没有写完的《一九八四》读后感,只是我现在实在没空去读书,预计从置顶blog的那个日期之后将会继续。

“多说一句后果自己负责!”

原文标题:《转贴]今天,得胡总书记握手了!他说:同志,辛苦你了!新年快乐》

原文地址: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609745/【已被删除】

本文来源:https://www.zuola.com/weblog/?p=990

作者:不明

我不保证真实性,信不信也是你的自由,文章仅供传谣。

Read more“多说一句后果自己负责!”

关于…CCTV春节晚会

不管CCAV的名声有多么多么的臭,不管有多么人不喜欢这个晚会,但事实就是,只要你在家里,不管有没有看电视,都会习惯性的打开电视,然后转到那个频道。

今天从CCTV9看了大部分重播,总体来说虽然还是很一般,不过比以前有点进步。

开头没开好。我非常不喜欢那曲茉莉花,拿个妓院里的小曲庆新年,什么意思。

然后就是关于南方雪灾。彩排里的那句“南国春意盎然”在网上被臭骂之后,节目组突击加入了不少关于雪灾的台词,和那个诗朗诵节目。当然,你也许会说那并不长的朗诵体现出节目编排并不重视在年三十还依然生活中黑暗的人们——但有一点你不得不承认:你要CCAV听一次民意,那多难啊。把CCAV那班主持人在年三十拉来表演节目,比起他们平时做的事,这个惩罚不够,但总比没有要好。

对于我来说,真正的亮点是晚会的布景,和那几个大屏幕(虽然我觉得我似乎在哪里见过这种风格的舞台)。

视频背景设计得很不错,特别是在费玉清唱《千里之外》时。至少我觉得,那种唯美,典雅的中国水墨山水画才是真正的中国文化——给人一种相当清爽的感觉,而不是那种“红彤彤一片”带来的压抑感。

我更倾向于认为那背景是由费玉清这位中国风大师从台湾带过来的——如果你告诉我那是CCAV自主制作的,我会很吃惊的。

另外几个台湾明星,那是年轻人的项目,我不知道。不过泄停封本事不错,拿到了0点前的最后一个时间段,黄金档呀。这些台湾明星无论如何都要钻进春节晚会,倒不是因为这晚会真正的想“年轻化”,而是这些明星们都盯住了中国大陆这个大市场——春晚到现在还是中国大陆收视率最高的节目,这个节目是推销自己的绝好平台。

至于其他晚会节目,我不用看都猜得到。里面一定有一个“少数民族大联欢”(不管这些民族究竟过不过汉族春节);肯定还有一个一群你从没见过的歌手不断轮换,唱了几句就跑掉的节目(为关系户准备的);当然还少不了感谢党感谢政府的节目——国母独唱。

小品相声还是那些人,很遗憾,没一个让人印象深刻。唯一值得一提的是,CCAV那些人春节前刻意的要搞几个“流行语”出来,结果他们没想到这个流行语的位置可能被蔡明占了。那是一句极度恶心,特嗲,让人浑身鸡皮疙瘩的疑问句:“为什么呢?”,太可怕了,那声音绝对能杀人。

真正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那个手影和口技的表演。这倒不是因为那表演有多好——有比那更好的。我相信很多人小时候都有跟着大人在村口,集市,或者对城市人来说在戏院里看大戏的经历。皮影戏,木偶戏,或者是口技,都是最受小孩们欢迎的节目。

我们的传统节日最缺的就是这些东西:真正的民间艺术。发源自民间,受民间喜爱,节目简单,没啥含义,就是逗你开心一笑而已——过这个节不就是为了一个开心吗? 这些东西都是我们民族传统中最纯的一部分。而如果你非要把节目绑上什么“深刻的含义”,不仅可能不受欢迎,而且可能事得其反。

而这个节目能够作为一个单独的板块出现在春晚里,是很值得表扬的。

当然由于CCAV的性质,新年节目让人家停止感谢党,感谢政府那是不可能的,何况人家也有这个自由。但如果有一个没有党旗飘啊飘和各代领导人出现的春节节目,我很有可能立刻抛弃这个春晚。

没有网络的日子多好啊……

是中国某位县级宣传部长的感叹。至于人家为什么这样感叹,后半句话至关重要:“……想让他们怎么说就怎么说。”

中国的宣传部被外界认为是最具有共产特色的政府部门。至于为什么?我不敢说多了,乔治·奥威尔有一本名叫《1984》的书,里面有个部门叫“真理部”,你可以看看。至于这本书在天朝是不是禁书,我不知道,如果是的话,当我没说,我怕友爱部找上门来。

不得不说的是,有网络的日子是好的。人们除了半路拦下官老爷的轿子大哭之外,又多了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取缔收容所,重庆钉子户等等事件展示了网络,其实是网民的强大的力量完全可以反过来影响那种“传统媒体”。

这直接挑战了真理部对媒体的控制权,很明显,这是不可接受的,于是就有了官老爷这样的感叹,以前的日子多好啊,“想让他们说什么就说什么”。

我首先要批评的是这位真理部长极不称职。在网上出现大批西方间谍,渗透份子的一个新形势下,不仔细研究工作,不仔细思考对策,不仔细为党国守好宣传阵地,却消极抱怨工作太难,“生不逢时”,这样的一个工作态度是办不好事情的。如果宣传阵地被西方反华势力占领了,这这,这如何是好啊。

二来这位真理部长泄漏了国家机密,给了反华势力口实。我在听到这位真理部长的言论前,我根本不知道那些媒体说出来的话并不是他们自己想说的,而是一些人“想要他们说的”。我一直以为我听到的是很多种声音,而今天才发现,其实后台老板都是这位真理部长。

这位真理部长污蔑媒体和民众都是真理部的狗,“想让他们说什么就说什么”严重的损害了各级党组织和真理部的名誉,这小小一个县官,若不是有西方反华势力撑腰,此人为何敢如此狂言,污蔑真理部?建议当地党组织一定要对此人隔离,严加审查。

———————————————

正题。

其实这人说的是实话,道出了中国管理部门最真的观点。没有网络的时候一切都好管,而有了网络,虽然下了一堆禁令,屏蔽了一堆关键词,但还是封不住。不准人民谈论和谐,但人民还能谈论河蟹和喝血。

所以有个网络真好,有个自由的网络更好。

因此我开设了一个小页面,名曰“翻墙术”。提供一些小型破网软件供国内朋友下载,为推翻防火长城作出一点微不足道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