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反犯罪游行

奥克兰亚裔针对近期恶性犯罪发起的游行今天在南奥克兰的Botany如期举行。据维持秩序的警方估计,整个游行大概有1-1.5万人参加

我本来想去给我的blog读者们带点照片回来,可今天实在是有事走不开,没去成。

我个人很不喜欢所有以种族来划分的游行。犯罪是一个任何种族都逃避不了的问题,为什么只是亚裔反犯罪?解决犯罪问题是一个需要全社会参与解决的问题,而且一个不分民族的游行更能向政府展现反暴力,反犯罪的广大民意基础。一堆亚洲面孔,就算扎成一堆,在外人看来,也就是“少数民族”的社区成员而已,而且还会给他们“这不关我事”的感觉。

这次游行是由一些人新成立的Asian Anti-Crime Group(亚裔反罪案组织)所组织的。至于为什么我用的词是“一些人”,因为我对组织者和这个组织的目的实在是不了解,大概包括组织社区义务巡逻队之类的吧。

但我在新闻上见过。其中一个负责人,大概是说,如果有贼进入我的家里,我就杀他(”I kill him”)。

这一点在今天的游行中也不断出现,包括要求鼓励使用枪支对抗犯罪,恢复死刑等等。

我还是那句话,一味的鼓励以暴制暴无论是从道义上,还是实际操作中,都不是一个好主意。鼓励罪犯使用更严重暴力这一点就不说了,但就一般民众而言,谁能够在保障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制服家中入侵者?

如果自身安全都保障不了,那你能否保证被制服的是犯罪份子,而不是你自己?

当然,新西兰一味鼓励民众保命要紧的态度也是不对的,不过也不能鼓励大家不要命地去搏斗。我的建议是,当遇到类似情况时,如果还能冷静思考,则考虑自己能否制服入侵者,能则打,打不赢了再跑,不行就先跑吧。

毕竟无论怎么说,东西被偷了有保险公司,命没了可没有保险公司给补上。

当然,如果你已经条件反射似的打过去了,这就没办法了。请把上面的话当废话。

关于 … 新西兰的犯罪率

有人问起这个,所以我说说。新西兰警方每年都会发布犯罪统计资料。最近一年的资料在这里[PDF]。

可能会让人不敢相信的是,在工党执政的9年中,新西兰每年发生的命案率其实呈下降趋势的。1999年有50起谋杀案(Murder),2007年只有45起,加上人口增长的因素,我觉得这个成绩虽然不能说是最好,但还是不错的。

不要跟我说这是有人没有报案的结果。小的犯罪可能很多人没报案,不过凶杀案不报警方?我不相信。

真正有问题的是搞不死人的暴力犯罪活动。根据警方自己的资料,把人口增长因素考虑进去的话,每一万人口中就有136起暴力事件,而2004年这个数字是116.

而无论是什么方面的暴力犯罪,南奥克兰的曼努考地区(Counties Manukau)的增长速度都是名列全国前茅的。所以我更愿意把最近的几起命案看作是一个地区性的问题,而不是世界末日。

众所周知的是,这个地方是很多帮派盘踞的地方。帮派本身是不违法的,只有在这个帮派出现犯罪行为之后才可能是非法团体。

至于具体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前面我已经说了,就不重复了。

我的观点还是和以前一样。制造命案的罪犯很少有直接“一步到位”的,他们一般都有暴力前科。我们失败的地方就在于没有控制住暴力事件,而只是成为命案之后才开始关注。

这有多方面的原因,而我们的舆论缺位也是其中之一。只有当命案发生的时候,媒体们才会产生报道的兴趣。一般的暴力事件我们似乎已经习以为常,懒得再提了。

————————-

另外一则公告。。。

在曼努考地区遇害的王剑(Joanne Wang)女士的葬礼将会在本周六(28日)早晨11点举行,地点如下:
Manukau Memorial Park
357 Puhinui Road, Papatoetoe, Manukau City

又是南奥克兰

南奥克兰的的曼努考市(Manukau City)治安一向有问题。不少帮派都把奥克兰地区”总部“设在那里,从盗窃到谋杀,这个地区的犯罪率常年居奥克兰地区之首。南太平洋版的时代周刊甚至出过专刊,报道该地区严重的治安问题。

在过去的两周中,该地区已经发生了三起命案。一家酒铺被抢劫之后,老板被枪杀身亡;一名年过八旬的华裔老人在家中被袭击身亡;今天又听到了一起不幸的消息,一位华裔女性在购物中心外被抢劫之后被劫匪的车辆撞击身亡

具体每个故事我就不复述了,实在是不忍心,请打开链接自行查看。

南奥克兰的犯罪浪潮又把社会治安问题提上了议程。我到不认为种族因素是这些攻击的原因。南奥克兰欧裔人口不足50%,随便在街上抢劫一个,抢到少数族裔的几率比欧裔人口的几率更大。

Read more又是南奥克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