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论

The Missing Link (The Simpsons, season 17, The Monkey Suit)
The Missing Link (The Simpsons, season 17, "The Monkey Suit")

我不喜欢谈论这种敏感话题,特别是这种激怒了别人要拼命的话题。我原本想说的是进化论,不过说着说着就跑到宗教上了:(

前段时间的2月12日是达尔文诞生两百周年纪念日,全球的科学界都有庆祝活动,各大媒体也有相关的文章。我个人比较同意纽约时报的这一篇:Darwinism Must Die So That Evolution May Live

Charles Darwin didn’t invent a belief system. He had an idea, not an ideology. The idea spawned a discipline, not disciples. He spent 20-plus years amassing and assessing the evidence and implications of similar, yet differing, creatures separated in time (fossils) or in space (islands). That’s science.

科学的本质无非就是不断的怀疑和进步。科学在任何一个时代,和宗教一样,都有其局限性,但科学有着强大的自我完善能力,新发现会打破以前看上去符合实验结果的理论,产生新的理论。达尔文作为一名两百年前的人物,为那个时代的科学做出的无可争议的贡献。但现在可是两百年后了?

进化论不等于Darwinism,就如原文所说,达尔文提出的是一个观点,不是一种“达尔文主义”,更不是一种信仰系统。很多和进化息息相关的学科,遗传学,DNA等等都是在达尔文之后才出现的,神化达尔文无疑抹杀掉了后来人的功绩。科学允许怀疑,允许不同的意见——那是前进的源动力,而神化一个人物,只能让科学更接近于“科学教”——如果你想知道科学教是什么,方舟子是个很好的例子。

当然,我也可以理解神化达尔文的部分动机——抛开他当时受到的不公待遇不说,整个科学领域在工业化之前所受到的待遇也可以解释为神化的原因——被压迫久了,现在我是老大了,当然要反抗一下。就像两个人争论一样,本来观点相近,但一旦给他们分个左右,他们将会变得非常极端,因为他们有了自己的“side”,而和自己不属一类的人都是异类。

科学和宗教的争议也无非如此,但实际上他们的差异有时候并不是那么大: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求真。唯一的区别是,科学,科学方法讨论的是我们可以观察,体验到的世界,而神学更专注于我们看不到的世界。冲突真的那么大吗?不见得。两者讨论的就是不同的话题。

而进化论的问题不是在于它的不完整性,进化论至今还有不能解释的东西,但科学就是如此,有一些理论听上去很荒唐甚至不可思议,但这理论的确是符合观察结果的。进化论的问题在于,它的产生严重威胁了另一方的基础——圣经开篇第一章就是上帝造人,这对一些只信一教的人来说,显然是不可忍受的。

但就如上文所述,科学和神学所探索的领域几乎完全不重叠。我的观点是,科学是科学,宗教是宗教,两者完全分开,没有人在教堂里教授进化论,同样的,我也不希望任何老师被强迫,要求他们在课堂上教授创造论。

但比较好笑的是,虽然一些人对对方不屑一顾,但对方有时候又不可或缺。刚刚看完了Religulous,里面有个试图感化同性恋的人为了证明同性恋不是天生,说“迄今为止都没有找到控制同性恋的DNA”。先不论是否有同性恋DNA的存在,但他这句话本身就承认了不少进化论事实,例如遗传的影响力,也就是进化的具体工作方式。

先放在这里,以后有空在说。坏习惯又犯了:)

如果你对我的信仰感兴趣,我并不介意公开。我不是无神论者,但我也不知道是否有神存在——我是一名快乐的不可知论者。有句话不是说么,有些事知道得越少越好,活得也就越开心。我也有一本圣经,也坚持看过,不过看到“张三生了李四,李四生了王五”那一长段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兴趣把旧约看完了。从现实角度来看,宗教输在了这一点上面,“某某某生了某某某,活了多少岁”在历史上也许很重要,但在上个世纪中,宗教很明显的和现实开始脱节,现在在追赶,但还需要一段时间。再此之前,我想没有人成功“转化”我。

5 thoughts on “进化论

  1. 呵呵,进化论之所以掀起轩然大波,就是因为对宗教产生的巨大冲击啊,所以从进化论跑到宗教是太自然不过了~ 那篇纽约时报的文章我也看过,正如作者所说,达尔文提出进化论观点的时候,还远远没有“主义”这么一说,而且他对生命起源的叙述甚少,这一部分的理论是后人加以完善的,更不要提生物遗传、DNA之类的了。我想,今人用“达尔文主义”,纯粹只是为了方便而用的一个umbrella term。我记得wikipedia在“Darwinism”一项中说,”The meaning of Darwinism has changed over time, and depends on who is using the term.”

    方舟子先生虽然来自科学这一端,但在我心目中,跟神棍是没有区别的。我认为他非常懂自己的科学专业,但他似乎并不了解“科学”这个概念本身,及其在历史中的地位。

    我很同意你说的争夺话语权的观点。在我看来,科学和宗教是两个杯子,中世纪时宗教的杯子是满的(let’s把水当话语权),而科学的杯子几乎是空的。17世纪开始,科学杯里的水慢慢开始多了,由于它驳斥了圣经的一些说法,所以宗教杯里的水开始减少,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现在,科学的每一项发现,都使得宗教的话语权减少。但在我看来,由于两方探索的话题不同,最终只可能把对方逼平。可是由于自17世纪以来,我们所观察到的现象是:科学愈战愈勇,宗教节节败退,因此难免会认为宗教将消亡(比如马克思),也就容易以为科学能解释一切事(比如方先生)。如果说中世纪的教会对话语权的垄断已至于荒唐,我觉得我们所处的时代也有些矫枉过正。或许这也是这个时代的局限之一。

    其实也不用谈“时代”那么大,老实说,尽管我个人认为科学与宗教没有矛盾,在这个阶段我还是比较倾向于批评那种超越个人喜好之外的对宗教的鄙视。在我另一个博客上,前段时间跟一个朋友说到轮轮的事,朋友在英国念书,是很有想法的人,他说那种邪门歪道,取帝了好,哪怕他们受点破害……在我看来,你不喜欢他们,不入他们的教是无可厚非的事,但你因不喜欢他们,支持*不择手段*的对付他们,那简直就是另外一玛事。但他不会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因为首先他就觉得宗教都是迷信骗人钱财,受点冤枉没什么大不了。类似的事情过去几年碰到很多,逐渐认为可能我们从自小的教育中得来一种对宗教的过于偏激的看法,于是就总想说点什么。有时候可能也显得有些矫枉过正,呵呵。。

    圣经,你是说Chronicle那段吧,我在大学四年,老师在各个班上做过调查问把整本圣经通读过的(cover to cover)有多少,结果从来不超过10%,我们大学可是98%的基督徒。如果要看圣经的话,我推荐新约,或许你已经看过。一来新约篇幅小很多,二来我觉得内容也有趣些(不是说旧约不有趣,可是有趣跟有趣之间相隔实在太远了)

    我真罗嗦~呵呵

    • 据说对很多女性来说,罗嗦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不知是否如此:)可对我来说就刚好相反,一是你的长篇大论让我因为自身缺乏文化感到自卑,二嘛,如果没有可以补充的东西,我平时是不回复评论的,但那么长一篇东西,我感觉不回复点什么是件不太礼貌的事情:)

      实际上没什么要补充的。我们对宗教的看法绝对受过大环境影响,也就是官方所持的无神论态度,学校里的教育也是如此。其实受影响的不止是这一点,因为我们长期只有一个“主子”,我们也会很自然的把其他声音自我审查掉。

      其他真没什么要补充的了,甚至你对轮子圈圈的观点都和我一样。

      倒是有一点让我很好奇,Trinity Western 算是一流大学吧,这样学校里的基督徒都没完整读过圣经,难怪那么多政客喜欢以God的名义推销自己的agenda。这想一想是有点可怕,像是Religulous里有个人说因为布什信上帝所以投他,但这个人很可能就是属于90%+的人物,自己可能都不清楚神的旨意究竟是什么。

      当然我也不清楚:(没读过新约,现在没有一个让我去读圣经的足够理由,所以它现在也就是个reference book,只在别人提到时参考一下具体章节。

    • 原文中说宗教和科学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求真,这点我很同意。但这也是两边的矛盾的根源,因为“真理只有一个”。更关键的是,在讨论这种虚无缥缈的“真理”,而且必须要站队选择立场时,重要的并不是谁是真理,而是看你相信谁。而这种信任很多时候并非理性。因为博主的包容态度,你能在这里平等讨论科学和宗教两者,甚至是很多国内的人已经觉得“对方很荒谬不值一驳”的问题,如果你想一想非理性的人干过的事情……轻则回你两句荒谬,骗子,重则对你实施物理伤害-.-

      现在科学占上风,甚至“矫枉过正”的现象我们所处的时代不无关系:崇尚物质轻精神。毕竟现在的各种奇迹,包括我们正在打字的电脑,无不拜科学所赐。这一点是无法人为改变的,但科学也有天生的局限性,只是很多人暂时并没意识到这一点,局限性发挥作用的这一天还没有到来。

      另外给小熊:这图配的不错,很容易缓和气氛:)

  2. 哈哈~ 我早看过你的自我介绍,你说如有要求回复的要注明,你看我又没有注明要回复,所以请随意。你看了就行了,不回我不会被伤害到,又不是“脆弱的中国人民”:)快别说什么缺不缺乏文化之类的,术业有专攻而已~

    trinity western在加拿大的私立学校里还不错,但不是一流大学,加拿大的一流大学都公立的。不过你也没说错,教会学校里的人都不读圣经,所以给政客糊弄人留下了很大的空间。我想这对任何信仰都是一样的,这信仰的群众基础可能很盲目。像我们那么多共产D员,没几个能说出马克思老人家都有些啥理论,看过《资本论》的简直凤毛麟角,所以,也给我们在社会主义的理论中融入资本主义的特色留下了不少空间。

    • 啊,这你看到我写的论文什么的,就知道“缺乏文化”是什么意思了:)所谓门门懂,样样瘟。

      至于你提出的GCD的例子倒是很有趣。的确所有信仰都一样,但基督徒和D员正好是两个极端——一方是人人都在比谁最虔诚,却都没看完过圣经;而另一方人人都知道communism只是一个连D内没人信的口号,学习起来却是一个比一个更起劲,党校,还有一阵风的先进性教育之类的,只是学习教义这部分都是一个独立的系统。当然在党校内好好学习是有现实意义的,虽然他们通常左耳进右耳出,那又是另一个话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