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议强征土地的中国乡镇居民

抗议强征土地的中国乡镇居民
Chinese villagers protest land grab
新闻和图片作者:Calum MacLeod
今日美国 (USA TODAY)
三月二十七日

译者:Arctosia

中国龚滩——凤凰山脚下不断的烟花鞭炮声,照亮了碎石小巷和乌江边的村居。这种庆祝中国新年的方式在这里已经持续了至少1700年。

但今年的庆祝活动却是古镇的最后一次了。龚滩的大部分都将在一个水电站正式运行之后消失在水面之下。

  在水利工程完工之后,龚滩大部分地区将会被淹没。

“我今年没有放任何鞭炮”,57岁的退休矿工冉戴发(音译: Ran Daifa)说,“我从内心感到悲伤。”

在接下来的几周当中,虽然城镇的阴沉气氛仍然没有消散,但有着强烈决心的居民们,使用了各种计策和从中国皇帝所创造请愿制度(上访),最终为那些必须离开的人们争取到了更高的赔偿金。

这是一个罕见的胜利。中国各级政府每年从上百万的农民中强制征收土地。在三峡工程当中,政府已经让至少120万人离开了自己的家园,另外15万人将于三峡在2008年完工时离开。

土地征用使得农村的怒气越来越高。在2005年,政府报告说该年有至少8.7万起的大型抗议和游行是由土地和房屋征用引起的。这个月《物权法》通过的原因之一就是减少不断发生的因为财产征用而导致的抗议和暴力事件。

在近几年来,因为其依然靠河而居的古老生活方式,龚滩吸引了大量的背包客和中国的文化旅游者。这里有不少木制和石制的古老房屋,最老的可以追朔到明朝时期。

和其他被判决死刑的城镇不一样的是,大多数的龚滩居民在2004年听说了乌江水电站计划之后,平静的接受了这座古镇的最终命运。37岁的当地教师周伟(音译:Zhou Wei)说:“我们不希望失去自己的老房子和文化,但我们支持这项工程,国家需要更多的电力。”

但当地官员所提出的补偿方案却激怒了村民。方案没有谈判的余地,“拿或者不拿”,官员从来就没有和村民商量过。方案提出房屋面积每平方英尺补偿村民3到6美金,外加40美金的搬迁开销和250美金的租房补贴[注1]。

06年1月,200多名当地居民聚集在乌江江畔,在一份文件上按下了指印并签字。这份重要的文件上写着人们推选出来和政府谈判的代表名单。

但是到了12月却仍然没有收到任何消息。于是大家又推举了三位自己的代表,和一位当地政府代表参加GCD所组织的一次选举。(译者注:原文没说明是什么选举)

其中一位,当地理发店的老板冉敬松(音译:Ran Jingsong)是得票率最高的候选人,但他说,不仅当地政府拒绝让他上任,而且党组织官员警告他停止参加任何以后的抗议活动。

居民们在07年1月和2月又进行了抗议。虽然抗议示威活动且平静,但却足以表现他们的不满。他们挂出了“至死反对强制搬迁”的标语。

一些居民认为中央政府应该会同情他们的情况。“北京的领导们都很好,只是我们地方官员太腐败了。”有两个孩子的母亲罗一雄(音译:Luo Yixiong)说。因此居民们在2月初进行了一次秘密聚会,推举罗一雄和其他四位能说标准普通话的居民前去北京。

于是,他们开始了三天的行程。

在北京,他们和其他请愿者一样,访问了国务院信访办——中国皇帝所用于听取民间呼声制度的现代版。

但他们也将自己处于危险之中。他们的上访会激怒龚滩当地的官员,而且虽然上访是合法的,现实却是只有非常少一部分上访者的要求能得到满足。不仅如此,他们还需担心时刻都在北京廉价旅店中搜捕他们的警察。因为这一点,龚滩的上访者选择了呆在一个朋友家里,以免被发现。

同时,龚滩的当地官员正在组织一场并不喜庆的中国新年庆祝活动,并试图游说居民签下补偿协议。当地共产D官员在活动中作了讲话,虽然有掌声,但那是录音机里放出来的——坐在下面的民众们只用沉默回答了他的讲话。

“这都是假的”,当地居民卢先惠(音译,Lu Xianhui)说,“他们试图使用歌舞表演来诱惑我们签字,但是真正的龚滩人是不会去签的。”

在2月初,龚滩人看到自己的请求似乎引起了外部世界的注意。在接到信访办通知之后,重庆市政府派来了一支调查组。上一周,当地政府提出了一个新的方案,房屋面积每平方英寸赔偿11美金,而且把搬迁补偿和租房补偿上涨10倍[注2]。

冉京博和他的女儿,背后则为他们即将被淹没的房屋。

“他们[调查组]的态度比我们的这里的官员好太多了,”居民冉京博(音译:Ran Jingbo)说,“他们希望我们在4月底之前搬走,所以在尽量满足我们的要求”

加利福尼亚州大学几位研究中国的学者在“中国季刊”上表示,“有时候,那些更能坚持的中国人会得到更好的回报。” 不合法的各种费用被废止了,非法侵占的土地也被归还了,而且当地腐败的官员也能得到处理。但也有一点:上访者常常需要应对各种形式的镇压。

但一些人仍然对政府缺乏信心。前文中接受采访的罗一雄说,当地警察要她不要继续做一些“不法行为”,并且询问关于他接受今日美国记者采访的问题。“我仍然不相信我们的政府”,她说。

罗一雄和其他300多位居民上周一在政府大楼前再一次的举行了抗议,要求道歉和书面的协议。

酉阳县(音译:Youyang)的官员对在龚滩的情况感到十分不满。当地处理搬迁事宜的县政府官员张春明(音译:Zhang Chunming)说,乌江边的其他居民都接受了龚滩居民最初拒绝的补偿水平。

“现在都是3月5日了,却只有四分之一的龚滩居民签了字,”张春明说,“他们认为他们很特殊,因为龚滩被称为重庆的第一文化和历史名镇。但历史的价值说不清的,他们这样不断索取赔偿的行为是没有尽头的,他们应该接受现在的方案。”

密歇根大学的中国研究学者Jason Tower说,“龚滩已经是相当特殊的例子了,研究中国信访制度的学者的结论指出,每500个信访中只有一个会成功。信访之后能得到回复是一件相当罕见的事情,更别说成功了。”

译者[注1]

每平方英尺(a square foot)约等于 0.09290304平方米

如果按照1美圆换7.7人民币,

换算成我们单位,居民们最初每平方米约能获得250到500人民币的赔偿,300人民币的搬迁开销补贴和2000人民币租房补贴。

[注2]

换算成我们单位,居民们现在每平方米约能获得920人民币的赔偿,3000人民币的搬迁开销补贴和20000人民币租房补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