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南奥克兰

南奥克兰的的曼努考市(Manukau City)治安一向有问题。不少帮派都把奥克兰地区”总部“设在那里,从盗窃到谋杀,这个地区的犯罪率常年居奥克兰地区之首。南太平洋版的时代周刊甚至出过专刊,报道该地区严重的治安问题。

在过去的两周中,该地区已经发生了三起命案。一家酒铺被抢劫之后,老板被枪杀身亡;一名年过八旬的华裔老人在家中被袭击身亡;今天又听到了一起不幸的消息,一位华裔女性在购物中心外被抢劫之后被劫匪的车辆撞击身亡

具体每个故事我就不复述了,实在是不忍心,请打开链接自行查看。

南奥克兰的犯罪浪潮又把社会治安问题提上了议程。我到不认为种族因素是这些攻击的原因。南奥克兰欧裔人口不足50%,随便在街上抢劫一个,抢到少数族裔的几率比欧裔人口的几率更大。

不少人,包括很多华人,都认为本地对犯罪的惩罚太轻。不过一个事实是,新西兰如果按人口比例来算的话,监狱里住的人口已经是全世界最多的。很明显,简单的把犯罪分子扔进监狱并不能解决问题。

问题在于,相比于自己的原居地来说,这里的监狱就像天堂,有卫星电视,有舒服的卧铺,一日三餐食物丰盛,有独立的运动场地和图书馆,冬天冷了还有豪华的地热设备。这不像监狱,这更像是希尔顿酒店。

这你就不难理解新西兰的监狱为什么长期人满为患了。我相信对一些人来说,监狱里的生活环境比他们在外面的条件更好。政府在每一个监狱犯人身上每年花掉至少$40,000。这差不多是中产阶级一年的工资了。

解决犯罪问题的方法很简单。把投资在监狱的金钱直接发给犯罪分子们,让他们回家,我觉得他们有了钱之后,再犯的几率比在希尔顿酒店住一圈之后的几率更小。

当然,这样做是行不通的。否则我明天就上街去抢劫了。削减监狱待遇才是解决方案。监狱的作用在于让罪犯受到惩罚,让他们不会再犯,住希尔顿酒店可不是惩罚。

苦力不人道的话,至少不能让犯罪分子在监狱里看电视。取消不必要的娱乐设施,每个人的牢房里什么都不要放。不过不能让他们呆在牢房里发呆,放几本数学教科书或者是字典这个主意很不错,你不看就不看,看就只有看这个。

我们没有必要用重刑,该判几年判几年就行了,但不能说判了10年,5年之后就假释了。对于那些被判无期徒刑的人来说,无期就应该是无期,不应该允许保释。这不仅是对犯罪者的惩罚,也是对他们外面的那些“兄弟”的警告。

不过我不喜欢恢复死刑的建议。至少就新西兰本地来看,从1961年死刑在新西兰被废止之后,严重犯罪的比例总体是趋于下降的。在世界各地也有同样的趋势,至少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死刑和犯罪率之间的关系。人心显恶,犯罪的时候是没有理性可言的,你不可能期望他们在犯罪时还能理性思考“后果”。真要思考,一般也是在犯罪后——这时候受害者就要看运气了,弄不好被补上两刀。

死刑是一种惩罚手段,但也是一种制造更多受害者的手段,不可取。

真正根治问题的方法还是解决南奥克兰的社会问题。该地区毛利裔和太平洋岛裔人口比例较高,这两种人在历次人口普查中属于收入和教育水平低的人群,这次的三起命案,其中两起的目击者都描述犯罪者为毛利或太平洋岛裔。

这些人以极差的成绩出了高中之后就没事干了,收入低,还不如拿政府福利,自己在家闲着。这样下去,这群人很自然的就会形成帮派,整天喝酒,在街上无所事事,从涂鸦开始,犯罪越来越严重。

当他们有了子女之后,这种恶性循环又会继续下去。

这个循环可以通过几个地方打破:

抓到涂鸦,小偷小摸者时就应该严厉惩罚,让他们到警局里去呆几天,在这个时候,我们至少还有阻止他们成为严重刑事罪犯的希望。不过不能让他们去监狱,不能给他们学习“更高犯罪技巧”的机会。如果涂鸦者是学生,要营造一种他被周围的人鄙视的环境,特别是在同学之间。

政府的福利不应该是无偿的。对于没有工作的福利领取者,应该让他们和正常人一样每周工作40个小时。随便什么工作都行,不能让他们在家里闲着。实在没有空闲的工作,就让他们负责清除涂鸦,必须电话随叫随到,防止这一群人形成帮派,否则停止福利。

至于帮派,在新西兰,帮派本身是合法的,只有在产生了犯罪行为之后才有“非法嫌疑”。但这些帮派总能找到那是“个人行为”之类的理由。一旦帮派产生犯罪行为,就应该强行解散,谁要恢复这个帮派就把谁扔进监狱。

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不能光靠对警方或政党的指责来解决问题。警方比谁都想要一个更好的治安,但制度和社会问题使得这一点很难达到。

3 thoughts on “又是南奥克兰”

  1. 看了你的描述,觉得这种“监狱”怎么比我现在的生活条件还好似的

    决定了!我的理想就是成为新西兰的一名罪犯(开玩笑,勿当真)

Leave a Reply to zzzz Cancel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