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现在就需要一个结果:不管是隧道还是跨海大桥

研究表示,奥克兰海港大桥早晚高峰期的通车量比1991年略有下降,奥克兰地区议会议员Robyn Hughes据此质疑,既然地区交通在进行“自我调节”,我们是否有必要修建一条造价三十亿的跨海隧道? (7月11日,New Zealand Herald

——————–
给国内读者的一点背景资料。奥克兰海港大桥是整个地区唯一的跨海链接桥梁,链接了该地区最主要的两个城市,奥克兰市和北岸市。但其也是地区最主要的交通瓶颈,每天上下班高峰期,桥上几乎都是从头堵到尾:以居民区为主的北岸市需要奥克兰市区所提供的工作机会。

—————

奥克兰的交通问题是一件永远争吵不完的话题。我曾经在图书馆发现过一本大概1980年代的奥克兰地区地图,地图中标明了一条“正在规划”的高速公路,而今年是。。。2007年,这条高速公路才刚刚开始修建其中的一段。

奥克兰海港大桥 奥克兰海港大桥,作者:Karsten Sperling,在cc-by-sa协议下发布(点击放大)

新西兰官僚体系相当廉洁,但类似于讨论了四分之一个世纪的高速公路,这种低效率例子也不少。 而在我的印象中,地区的第二条跨海链接这件事,也讨论了至少10年。如果你好奇他们怎么会有那么多事情讨论将近十年,下面就是一个例子:现任市长当选后:奥克兰市和地区议会正在对跨海连接问题进行研究

本周二:交通部提出造价30亿跨海隧道的方案

星期三:一份交通调查指出,高峰期经过海港大桥的车辆比1991年略有减少。奥克兰议员问:既然交通能够自我调节,我们为什么要花钱?

星期四:一切又重新开始。第二座桥和另一条隧道方案又被重新考虑。

最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那位说这个交通可以自我调节的地区议员:我想既然交通都可以自我调节,那我们为什么需要像Robyn Hughes这样的议员呢?吃纳税人的钱,而让整个地区“自我调节”?地区选举马上就要开始了,而这位议员的名字已经深深印在了我脑海里:让她自己回家去 自我调节吧。

虽然事实的确是车辆减少,但这是有代价的减少,而这并不是一件好事。试想一下如果10年前奥克兰地区就有畅通的跨海交通,那 整个地区的发展就绝不会和现在一个样。当人们都开始选择避开高峰期通勤的时候,这位地区议员所考虑的不应该是交通本身,而是有多少商家由于员工要错峰通 勤,失去了多少机会和收入。

交通堵塞造成的空气污染也是相当严重的。试想一下:海港大桥每天有数以十万计的汽车堵在上面排放毒气,我想还好我不需要天天经过那座桥。

就 算这样,交通部的研究还说奥克兰在2020年前不需要第二条跨海链接。就当是这样,时间也只剩下了短短的13年,听起来很长,但新西兰官僚是有“无限讨 论”这种优良传统的:城市议会讨论了,再给地区议会,交通部,财政部,讨论完了还得继续征求民众意见,13年,一晃眼就讨论过去了。

而且 民主选举有一个弱点:选出来的那些人一般都只关心自己任期里的事情,至于未来的问题,他们要留给未来人解决。奥克兰的交通铁定要成为未来的严重问题,而城 市不能为了省钱而让交通“自我调节”,我们需要在现在投资,不然就得在未来付出更高的代价,无论是跨海大桥,还是隧道,这个地区负担不起另外十年让大家讨 论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