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语

没什么空,这周看书看得更慢了,刚刚看完介绍真理部职责和新语(Newspeak)功能那部分。虽然在读者看来,这是一门荒诞的语言,但是上,新语的部分词语,例如Thought Crime(思想犯罪),double think(双重思想),和严格来说不算新语的Big Brother(老大哥),都已经进入了日常使用范围。

根据真理部研究司职员Syme的解释,新语的目的不仅是消灭所有用“旧语”所著的知识,更是要消灭思想犯罪的可能性,所有反动的词语都被消灭了,人人都会思想纯洁者。

我不太明白这一段的逻辑,也许反动这个词可以被消灭,但反动行为似乎是消灭不了的啊?人是先有行为再有语言,就像原始人先有打猎这个行为,然后在用语言来描述这个行为。就算一个集权用行政力量消灭一个词语,也无法消灭和词语对应的行为。

联系到我天朝大国,“XXX被杀”这种表述方式也许可以被禁止,但人们总会发明出“XXX被俯卧撑”之类的替代产品。至于网上论坛中出现的***,XXX之类的被屏蔽词语简直就是小儿科了。老大哥是彻底从词典中把反动词语消灭,也不能确定是否奏效;而一些人以为在网上把一些词语变成***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我只能说,幼稚。

我看的是有注解的《一九八四》,书中的注解提到了Sapir–Whorf hypothesis(萨丕尔-沃夫假说),根据维基百科的解释,该假说指“人类的思考模式受到其使用语言的影响,因而对同一事物时可能会有不同的看法。”

既然是假说,就是还有讨论的空间,虽然我不同意这假说,但也不下结论,先放在这里吧。

另外,你无论对社会进行任何强制改造,都不可能把每一个人变成“思想纯洁者”。书中关于新语的介绍几乎都是借研究司职员Syme的口中说出的。主人公温斯顿甚至认为Syme说得太直白,把新语的目的说得太透彻,党不会喜欢这样的人,因此他确信Syme迟早会被“蒸发”掉。

从另一个角度看,要创造新语,老大哥就不得不需要像Syme这样的人。对《一九八四》社会中的聪明人来说,聪明人是越少越好,最好只有老大哥那一个。但老大哥再强大,也不能一个人干完所有的事情,于是Syme这样的人就有用处了。

不过当然,历史已经证明了,太能干的人总是死得太快,而且总是死在“自己人”的手上。

——

另外,“刘鹏:体育的政治色彩淡,但政治功能强。

我可没说这和上面的话题有关系。

1 thought on “新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