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 神舟七号

先看一张风景,如果有奥克兰的居民知道这是哪里,俺奖本人签名照一张。

最近比较忙,没心情更新这里。不过今天就要发射了,还是说说吧。

实际上我一直不太关心这事。别人几十年前就能办到的事情,你现在再来重复一次,实在是没什么值得骄傲的——我对什么“中国自主的XXXX”从不过敏,因为有太多罪行假这个名义横行了。要骄傲,等到哪天老天开眼,我们真成了世界第一,那再骄傲也不迟。

但你也不得承认,重复他人的成就是追赶他人的必经过程之一,所以我还是对神舟这一系列任务持支持态度的。大家常常说,地球之外的空间是人类科学研究和探索的新前沿,我们对外太空的知识太少。太空探索几乎涵盖了科学的方方面面,物理,化学,到生物,人类未来的科技发展也将是以太空为中心进行的。

但这玩意儿投资大见效慢,所以对很多国家来说,国际合作的国际空间站是一个收益/支出比例比较合理的项目,只有中国有大把大把的钱可以花,可以单独搞空间站。

和奥运不一样,政治力量在太空探索中是不可或缺的——不然JPL那帮的科学家不知要工作多少年才能凑够发射一次任务的钱。政治力量既然是投资商,那当然也会要求有利于它的回报,这包括了太空竞赛,民族主义,以及其他政治含义。

这就又回到了我们搞这些项目的目的。奥运金牌是过程,不是最终目的;同样的,太空探索的最终目的也不是太空漫步,建立永久空间站本身,或者是“为国争光”,而是如何将这些成就转化为可以增加我们生产力的方式。这是为什么太空竞赛最终成为苏联经济崩溃的重要原因之一。

这是科学研究很悲哀的一个地方,你不得不依靠政治力量支持,但又不能被政治力量绑架——缺了政治力量,或者太多政治干涉,太空探索没有可持续性。我不喜欢布什的很多原因之一就是他提出的重返月球计划。为了该计划,NASA取消了几个我认为很有前景的计划,包括木星冰月探测计划。不过有时候它们俩之间又有着诡异的联系。重返月球所建立的永久基地又能在理论上减少发射成本,使得太空探索更加容易。

对于中国来说,我还是希望如果以后有技术了,多送点科学家而不是军人上天,让他们进行那些在地球上无法做的科学实验。

当然,请不要送欧阳自远这样的科学家上去。中国太空计划对民众的开放度太差了,无论是NASA还是ESA,你都可以在他们的网站上获得大量的照片和技术资料(我的Google Reader里有很多NASA项目页面的种子),而中国有的是一直拖延照片的故作神秘行为,而且“怀疑照片的真实性是对我们国家的侮辱”等革MING思想。就算不提这些,我也很难找到关于神舟七号的技术资料,网上满篇都是——“世界先进水平”,“难度极高”等词语,很想看一些没有进过“新闻处理”的技术资料,却很难找到。

这花得毕竟是人民的钱,人民有权利知道项目的成果(当然,真正的国家机密除外)——这也是苏联和美国太空探索的重要区别之一,故作神秘,就算成就再多,也只能导致自己人反感。

还有几个小时就发射了,祝几位宇航员一路平安。当然,我们也不会忘记在太空探索的路上,那些倒下去却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先驱者

倒下的宇航员
倒下的宇航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