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完了: (

我说我自己真的玩完了:)

下周就开学了。没啥事,就是有点感到失望甚至恐惧——自然规律就是如此,对生物杀伤力最大的不是把一个生物从一个环境换另一个环境中,而是改变本身。而且这学期要做的事情有点多,一些课讲师已经把大纲放到了网上,看了之后我是彻底傻眼了,把我对未来3,4个月的希望击得粉碎。

说这个没啥意思,主要是我高兴的注意到这两个月期间又有一些新订户,因此声明一下,我学期期间的更新通常较少,不像假期这样可以一、两天一篇。而且为了省时间,我通常也会更力求简练(通常就是分割线上面这么多内容),而且会有更多和新西兰本地相关的内容(因为关注中国国内需要大量时间)。如果你是因为这些因素而不小心把我加到你的订阅中,不妨再考虑一下:)

另外我知道有几个人有事没事就到这里闲逛一下,但因为他们十有八九都是扑空的,有时候看得我都不好意思。如果你是这其中之一,可以的话,学着用RSS和订阅器来管理阅读吧。如果还看不懂,找我,我教你。

顺便说说写博客,最近看一拨人在讨论这个问题。

blogging是一项极其费时,而且有时候还非常危险的一种运动。而且中文网络环境那么差,你稍微认真码出来的字几乎从不会得到除blogsphere之外他人的尊重。那为什么有很多人还是乐此不疲呢?有人说是表现欲,其实不一定,我不觉得我是个很爱表现的人。这个blog的最初目的是在内部圈子里分享我的想法(具体请参见关于页面),因此我现在blogroll 里的链接也不多,多半都是现实生活中的朋友,或者比较熟知的人。

我相信很多人都是先抱着分享的心态开始blogging的。但之后的心态就渐渐的变了。我在独立blog之前谈论得最多的话题是互联网,但就像我以前提到一样,在中国国内,你关心互联网,就不得不关注时政方面的问题。另外一个是责任心,就像是卢梭《契约论》所说:

我生为一个自由国度的公民,而且是主权体的一员,虽然我人微言轻,但我对公共事务有投票权,仅此一点,我就足以有义务关心它们。每当我思考政府问题,我总能在我的思考中找到爱我的祖国政府的新理由,对此我感到欣慰。

我唯一的异议是,关心公共事务的前提不应该说你必须是自由国度的公民。作为主体权的一员,这个社会的走向实际上取决于你自己,而不是政府。政府的滥权很大部分是因为大家都噤若寒蝉,充当犬儒而不敢发声。这种情况下,你更应该尽自己的一份力,别说13亿了,要是能够有1/13的人能够勇敢站出来,对一件事说“不,我觉得这是错的”,威权就没有了能力。不过我不是什么胆大的人,也不想到中南海门口示威,写写blog就是我最少能做的事情。这几年的事情已经证明了,网络的影响力其实并不小多少。

这个话题太可怕了,换一个,blogging还有另一个原因是学习。

我有一个比较特殊的地方,熟悉我的人都应该知道,我很不喜欢在blog内谈论自己专业的事情。这个原因很简单,倒不是怕被人认出,主要是我要保存对自己专业的那么一点点热情,如果无时无刻谈论的都是同一个话题,那么热情很快就会变成厌恶。而讨论自己不是常常关心的话题,其实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blogging最费时的地方不是写,而是读。这个过程对学习那些你不是十分熟悉的话题是是否有益的,更重要是,可以锻炼你的锻炼critical thinking(批判性思维),而无论你是哪个专业,这都是一个好处。

但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相对于那些专业人士,例如冉匪的日拱一卒来说,我就没那么多时间,因为我面对的阅读量是加倍的。今天才整理完了自己的GReader,从300多个订阅减到到280个。数字听上去吓人,但就每一个话题的订阅量来说,我和一般人的订阅数量其实差不多,但话题一多,累积起来你就不知道先看谁好了。

有时候这一点会让我感到不小的压力,不仅是时间,而且你感觉你还得对读者负责,不能拿一堆垃圾敷衍。但无论怎么说,写blog又是一件很有乐趣的事情,因此我还在找折中的办法。我现在是当我感到厌烦时,自己从blog中放大概2-3周的假,但我并不想让这地方荒废太久。

感谢你听我胡叨:)

8 thoughts on “玩完了: (”

    • 实际上我也不知道。主要是我不知道该把那个专业划为文科还是工科。可以用排除法,不是传统科学;不是艺术,不是政治哲学之类的东西,更不是法律;不属于商科,也和工程、建筑那些工科没太大关系。不过上面这些东西我或多或少都学过一点。

      我不公开谈论这个,不过上面的东西排除掉之后我想答案也很明显了:)猜不出来我可以私下说答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