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奴社会数据一考

很多人说中国社会在年份尾数逢9时会发生大事,我不知道今年是否如此,但很多有重大意义的日子的确是在9周年发生的,因此今年的整数纪念日也是特别的多。这个月(3月)除了两会之外,也是西藏敏感月,1959,第十四世逃离西藏,1989,近年来西藏最大的“暴乱”之一。当然,官方也很清楚这一点,因此这两天你可以在中国各大媒体上看到宣传西藏“新生活面貌”和“忆苦”的那些新闻,在“不测事件”发生之前先占领舆论。

我们中绝大部分人不是藏人,也生于1949之后,因此客观的来说,我们对西藏的整个历史问题可能并不了解。如果你生在中国大陆的话,除非你是专家,否则了解该问题的唯一渠道就是官方的宣传,但问题是,GCD的宣传真的靠谱吗?

前段时间发布《美国人权报告》的国务院新闻办最近又有了新作品,《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作为不谙西藏问题的一名普通人,我抽出时间认真研究了一下白皮书内容,学习一下农奴社会的西藏有多么的邪恶和黑暗,不过结果是,我的疑问更多了。我第一眼觉得不对的地方就是这里:

历代DL设有专管自己放债的机构“孜布”和“孜穷”,把每年对达赖的部分“供养”收入作为高利贷放给群众,牟取暴利。据1950年这两个放债机构账本的不完全记载,共放高利贷藏银3038581两,年收利息303858两。西藏各级地方政府设有为数不少的放债机构,放债、收息成为各级官员的行政职责。根据1959年的调查,拉萨哲蚌寺、色拉寺、甘丹寺三大寺共放债粮45451644斤,年收利息798728斤;放藏银57105895两,年收利息1402380两。

我这人数学很差,对数字没啥概念,但认几位数还是可以的。我预期的是,放债和收利息数据位数应该是一样的,那才叫黑社会。但算算上面的统计,债粮年利息2%都不到,藏银年利2%多一点点,就算是达赖可怕的高利贷,年利息也就10%。

这篇blog本来我昨天就写得差不多了,但我一直觉得是我哪里弄错了所以压住没发,不过这问题我想了一天真没弄明白,也许原文说的是“实收利息”?就这样说吧,也许有2/3的人根本付不起利息逃跑了?但DL高利贷的实收利息数字就有问题了,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刚好收到10%?一般寺庙的放债就更是了,就算乘以个三倍,债粮年利息也就6%,和中国人民银行的贷款利率还是有的一拼。再说如果2/3的农奴都逃跑还不了债,我想放债这门生意可以也没什么利益可图了。债主不能把欠钱的给弄死了,这是常识。

就算是利滚利,这个数字依然是异常的小。如果你有更合理的解释,无妨分享一下。

也许你会说,加上各种苛捐杂税,西藏农奴的负担就重了,那让我们来看看杂税:

沉重的赋税和乌拉剥削。农奴主对农奴剥削的主要形式是包括徭役、赋税、地(畜)租在内的乌拉差役。仅西藏地方政府征收的差税就达200多种。农奴为地方政府和庄园领主所支的差,一般要占农奴户劳动量的50%以上,有的高达70%至80%。

如果你是一名普通白领的话,不妨看看自己的工资单,看看除了自己的收入之外,有多少钱通过社保等各个十分有剥削嫌疑的税收弄走了

这让我更好奇了。我花了点时间去认真检查真理部的这本白皮书中所提供的数字:

民主改革前,十四世DL家族在西藏占有27座庄园、30个牧场,拥有农牧奴6000多人。每年在农奴身上榨取的青稞33000多克(1克相当于14公斤),酥油2500多克,藏银200多万两,牛羊300头,氆氇175卷。

我们来推算一下,DL的一个农奴的生产水平有多高,就按6,500人来算:

  • 青稞 – 人均年贡献量70公斤
  • 酥油 – 人均年贡献量5.4公斤
  • 藏银 – 人均年贡献量307两

如果你需要参考数字,中国今天的人均粮食产量大概有350-400公斤左右,但50年前中国的生产力,不仅是西藏,全国都不高。我费尽全力才找到了官方报告中的一份人均粮食年产量报告,1952年西藏粮食人均年产量80公斤。根据白皮书的说法,西藏当时有10多万僧侣,有120万人口左右,就算他们1/10吧,假设他们都不能生产而统计数据算的是平均人口,除开他们之外,真正在劳动的人的年均产量也没有过100公斤。

这些数字只能让我得出一个结论 —— DL真狠啊,农奴们生产出来的东西全搜刮走了,只是我找不到藏银兑换青稞的数据,否则我得出的结论可能就是农奴贡献出的价值比生产出的价值还高。

有些数字如果交叉对比的话,还会产生更多的疑问。

当然,没有人否认当时的西藏是“残酷的农奴社会”,但那个时代的中国,哪里不是呢?西藏就是慢了10几年被GCD“解放”而已。我们都知道杨白劳的故事,大多数人也应该知道刘文彩,这些人在我们小时候的心目中,是贫苦人民和地主的典型,我们所听到的那些刘文彩的作为我看就和那些西藏地主差不多。在四川,甚至有刘文彩的名字吓得小孩不敢啼哭的说法。但在今天,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意识到,真正的刘文彩和小时候听到的那个是有一点区别的,至于这个区别是怎么来的,我就不说了。无论你用Google还是百度搜,第一页都有大量相关内容。

我没有理由不怀疑,GCD当年在西藏做其实也就是和其他地方一样的同一回事,打地主分田地,只不过因为历史和文化原因,这个地主非常的大罢了。

当然,作为中国的边疆地区,无论是对国家利益还是地区安全来说,西藏保持稳定是有必要的,但实在是没有必要去刻意妖魔化DL。玩一些例如说DL=农奴制=邪恶之类的逻辑游戏,这样做实在没有什么意义,以前是怎么样的,现在的各方观点又是怎么样的,实话实说就行了,否则只能适得其反。

16 thoughts on “农奴社会数据一考”

  1. 奥大图书馆有一本西藏50年来非常详细的统计数据书
    你可以去找下看
    白皮书这个东西,全世界任何政府的都不太靠得住。
    从我个人观点来看,西藏在共产党领导下比达赖领导要好。
    逃亡藏人和藏区藏人我都有接触。
    另外,80后藏人几乎对达赖没什么感情。

  2. 精彩。

    诋毁达赖在我看来是很愚蠢的行为,因为他不仅是政治领袖,还是宗教领袖。在宗教意义上,藏人是不可能抛弃他的,可你又不断抹黑他,最终不过是招致更多藏人的不满。

    依这个行情看,这些诋毁达赖的宣传,最终还是说给内地人听的。毕竟西藏也不过几百万人,就算把他们都得罪光了,也成不了气候。更何况,由于中央在西藏的大力投入,西藏人是得罪不光的。

    • 有钱就是好:)钱买不来一切,但至少可以让那一切看上去都是属于自己的。但无论再投多少钱,物质上的需求满足了,迟早还是要有精神需求的。

    • 不知道有没有重复回复,我发现没办法回复你回复我的那段(真绕),或者回复了我看不到,以防万一我再回复一次吧,如果重复了摆脱Archie删掉,谢谢……

      感谢M.H.姐姐,你说的这些让我很有感触,其实本来我是想请教你这个问题,但是这几天上课比较忙忘掉这件事了,今天开邮箱才发现您的回复,受宠若惊……

      其实汉族虽然在文化上的包容性强大无比,但是民族沙文主义还是很严重的,这也可能是国家快速发展的一个副作用。让一个民族(尤其是一个骨子里特别自私的民族)用博爱的眼光去看待另一个不同信仰的民族是很难的,我也觉得我们的中央没有处理好这个问题,让汉人和藏人的矛盾不仅没有缓解,反而加剧了。我想真理部这么作是有原因的,他们可能认为把DL批臭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西藏任何要求自由自治的诉求都会被群众认为是“藏独”而批斗之,起码不会让群众对西藏有同情,他们也只要应付那些藏人就好了……而对待藏族人可以用经济慢慢侵蚀,让他们逐渐放弃他们的信仰……

      现在我还有个想法,我们看待这种宗教大于一切的地区往往是出于一种保护他们的文化的目光来审视的,但这样是否对西藏人民是不公平的?这样一生下来就有信仰的民族,他们的人民是否有权力选择自己的信仰?宗教的力量虽然强大,但毕竟物质这种实实在在的诱惑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强烈的,我们学校也有藏族同学,他们在我们的环境中也渐渐学会了享受物质生活,如果为了保护他们的文化,将西藏变为一个与外界隔绝的地方,不让他们的人民接触现代文明或者只有大城市才有灯红酒绿,这是否也是不公平的?我相信中央也有这方面的考虑。现在的中国经济建设高于一切,西藏的地方政府也想弄出个GDP增长百分之多少多少的政绩数据来,如果西藏高度自治了,他们对于中央用物质生活同化西藏人民的做法估计不会认同。

      现在的情况和元到清末的情况不同。之前的中国对于宗教的态度比现在温和很多,尤其是佛教,统治者阶层对佛教很有认同感。可现在我们的政府信仰的是马克思主义,这种政府正常的时候还能指望他包容其他宗教,一发起疯来什么别的宗教都会直接连根拔起。中央可以容忍地方有群众性的宗教团体存在,但不能容忍地方政府本身是宗教团体。他们也害怕地方失去对中央的认同感。毕竟哪怕军事外交权力在中央手里,群众只知道宗教领袖不知道国家领导人也是可能的,而咱们政府爱面子是出了名的。如果西藏人民家里面只贴DL的画像而不贴毛主席的,如果他们不说(现在也仅仅是“说”)“共产党是我们的大救星”,让中央的脸往哪里放?还有怎么解释“解放”西藏这件事?难道不说之前的西藏农奴社会是人吃人的社会,而说之前的DL比现在的银行都仁慈,我们只是为了西南的安定占领了西藏?想让中央承认DL,他们眼中西藏贫穷落后的根源,很难……

      我同意我们还有更好的方式来处理这件事,但前提是,我们的政府,我们的民族,能告别幼稚走向成熟,能用包容的眼观看待这个世界。

      个人想法,肯定不成熟,还希望姐姐和Archie多包涵……

      • Tunguska,谢谢你的回复:)你讲到很多重点,比如汉族的沙文主义、政府的无神论性质,这都也是我深深赞同的。提到西藏问题,想推荐两篇文章:藏族官员平措汪杰写给老胡的公开信(http://xiaoxiaom.spaces.live.com/blog/cns!AF76DD2802ADD010!4195.entry),以及王力雄的《达籁喇麻是西藏问题的钥匙》(http://xiaoxiaom.spaces.live.com/blog/cns!AF76DD2802ADD010!4197.entry)。如果不是去翻卷帙浩繁的资料,这两篇文章或许就是对西藏问题最好的总结与评论了。强烈推荐。

        我其实从来不奢望西藏问题可以在本朝任内解决,不是他们完全不了解尽快解决的利害,而是,这件事是历史问题,又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正如你说,如果给了他们自治,那当年“解放”要怎么解释?历史要怎么写?执政者的合法性何在?从某种程度上说,此事解决不好,西藏乱起来都还是次要的,最怕的恐怕还是威胁到自己的执政根基吧。

        但即使是这样,用沟通的方式,也远比用诋毁的方式强。一方面说他是批着羊皮的浪,在西方人面前假装天使,又是万恶的农奴主,高利贷主,杀人不眨眼等等……将他说得一文不值,然后又要与他谈判,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事。除非是为了造成一种“我朝已对这大魔头仁至义尽”的假象。问题是,明白的人不会相信这些,不明白的人,有一天也还是会明白的……

  3. 对了我想请教个问题,“free tibet”应该怎么个翻译法?是“自由西藏”还是“西藏独立”?这两个单词拼一起有没有藏独的意思?国内已经把这两个意义统一了……毕竟西藏人民争取自由问题不大,要是想独立出去问题就严重了……
    我不同意西藏自治的提议,如果西藏变成某个宗教领袖说一不二的地方,那西藏是否还是中国的一部分就很难说了。牦牛王自己说是“不追求西藏独立,只追求西藏自治”,如果这个自治的含义是把西藏变成自家后院,不愿意承认中央对西藏的统治,中央有没有什么自由民主的方法让牦牛王的无数信徒不跟他走?也就是说,除了“抹黑诋毁”,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限制牦牛王的权力?
    熊哥之前写过,“一个信奉无神论的政府/政治组织去选别人一个宗教的领袖本身就是一件很滑稽的事”,在西藏,牦牛王是宗教领袖,同时几乎也是政治上的领袖,西藏几乎是个神权大于一切的地区,如果中央不能控制这个宗教领袖,那么中央如何保证权力的集中?我觉得加拿大魁北克省的公投事件对我们而言很有借鉴意义。国家内一个地区的命运不可能由他们自己决定(如果能的话我们山东省的无数考生绝对很开心),说什么西藏人民的民意(其实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天朝才会伪造民意)在独立问题上毫无意义,统一或是独立这一问题在中央政府还没被推翻之前,跟你西藏人民和别的什么国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 嗨,还是偏题了,本来只想说官方的宣传问题。我不是这方面专家,也不敢在这里妄言。不过你楼上那位似乎是专家,可以问她。

      Free Tibet字面意义是自由西藏,但对很多人来说,他们认为西藏要自由,就先得独立。这个问题主要是看着口号是从谁嘴里说出来的。

      原来关于班禅那句话我没有说清楚,作为中国(名义上)的一部分,至少也是属藩,大小牦牛王的任命当然要通过中央政府批准(据我理解明清时的故事也大似如此),但这很大部分只是形式上的,而大小牦牛王是谁,这是由内部决定的,当地有传承的宗教传统。而当年选班禅时就莫名其妙的搞出两个来,我原来那句话的意思说的是这个。

      对中央政府来说,当时选出的两个都是小不点,你说洗哪个小不点的脑袋不都是一样的?从这个案例就可以看出,两方都爱面子,争个名义上的胜利。我并不知道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是什么(否则我也不会在这里乱侃了),但我认为,这样的一种解决方案要么诉诸武力,把其中一方从肉体到精神上彻底消灭……但如果办不到的话,解决方案就应该是建立在双方的互相尊重和承认现实的基础之上。

      还有,不,自治并不等于宗教领袖说一不二。无论怎么自治,外交,军事等权利肯定不会交给地方政府。不过我很同意,神权和政权的剥离是相当重要的,就像是前段时间讨论的宗教和科学讨论一样,两个完全不相关的领域不应该互相干涉。我上文中的承认现实就包括DL方面应该承认现在政教分离的情况,也许他应该考虑在达到其目的之后对自身的政治权力进行限制。

      当然还有第三种可能,第十四世在国外去世之后,国内也可以像班禅那样另立一个,不过这里面的未知数太多,不好判断最后会怎么样。

      至于你说的山东独立,很明显不会发生,因为考生的利益还是在北京,独立出去了更没好处,以前1W人能挤进去一个,如果被报复,没准永远都进不了了:)什么事都是利益第一,只要你手上抓着他们的命根子,谁敢独立?钱和援助都抓得住(只有国际主义的新西兰会说无论纽埃独立公投结果如何,援助都不会断),但问题是,精神上的信仰你是抓不住的。

      回到宣传问题……如果你只能用抹黑的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我想,真正应该考虑的问题是,你的目的是否和你想象中一般那么正义?

      这话题可以说很长,不浪费时间了:)

    • 另外不要美化我,俺不是“熊哥”谢谢:),我可能是这里年龄最小的。叫我archie就行,如果你坚持全中文,可以使用我的中文译名,“哈欠”,或者打喷嚏时发的那个音:)

    • Archie是说我吗?专家可万不敢当。只是从初中起就很喜欢那个地方,慢慢开始关注这个话题;04年读书的时候见过一次“牦牛王”,05年终于去了西藏,后来又因大学一堂历史课的缘故,找过一些资料来读。我的确很关注这个敏感词,如此而已。

      Tunguska兄,虽然你没有请教我,但你提出的问题让我很感兴趣,请不要怪我的冒昧插嘴——

      首先表明一下立场,我并不支持完全独立,因为那样对中国以及迁居西藏的汉人都不公平;但是,我非常同情藏人寻求更多自由的诉求,同时,也很不赞同中央在处理此事时的宣传策略。

      以我对达籁及其诉求的理解,他希望的只是(高度)自治,而非完全独立。事实上西藏自元朝至清末,都是处于一种高度自治的状态——即,内部事务完全自理。藏族是个很特殊的民族,他们尚精神,轻物质,也没那么在乎什么主权啊,民族尊严啊之类的东西,只要他们精神富足,可以自由地做活佛信徒,那么,承认天朝对其的主权,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历史上的西藏,自元朝以来,就是这样一边承认天朝的主权,一边享受着高度自治的。

      清朝灭亡之后,13世达籁宣布独立,当时的民国政府很弱,做不了什么,就听之任之了。直到新中国成立以后,解放军进入西藏,才结束了西藏的独立状态。值得注意的是,解放军进入西藏,结束的不仅仅是西藏自清末以来的完全独立状态,而是西藏自元朝以来近700年的高度自主、自治的状态。换言之,新中国这种中央与西藏的直接统辖的关系,是自元以来从来没有过的。

      而达籁所提出的,也正是恢复以往那种中央与西藏的关系,并保留西藏高度自治的权力罢了。

      你提到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如果给西藏以高度自治,那么以达籁在藏人中的影响,谁能保证他不把西藏变成自己的后院,谁能保证他不煽动藏人做出更激烈的事?

      我觉得北京考虑这个问题也是合理的,毕竟,我们不知道。但我个人认为,西藏自治后闹事的可能性很小。原因如下:

      1、目前西藏的流亡政府,已经是个政教分离的政府。达籁事实上已经不担任任何实职了,目前的“总理“是一位民选出的藏人,他才是流亡政府的合法代表。达籁只是精神领袖而已。

      2、纵观国际上闹独立的地区,其原因无非是觉得不独立没有自由,或者不独立难以保留自身民族的文化等。藏青会等激进寻求独立的团体,正是以这两项为理由。我个人认为,如果高度自治了,文化经济上的事情你们可以自己说了算,又可以找中央要钱保护文化,哪里还有必要独立呢?因为独立本身并不是一个目标,而是为达某种目的的手段,如果我们可以将他们的目的满足,他们自然会放弃这种手段。

      3、高度自治毕竟与独立是不一样的,达籁明确表示过,承认中央的主权不说,也愿意放弃军事和外交的权力。只要军事大权操在中央手上,这就是一个很有威慑力的制约手段。

      你说得对,我也不觉得西藏的命运,仅仅又西藏人说了算就行。但我同时也认为,如今很多内地民众对葬独以及达籁的态度那么强硬,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受了宣传的影响。我相信,如果更多民众了解这个问题的历史渊源,那么通过和平的、相互尊重的方式(而不是诋毁)来解决这个问题,绝非不可能。

      真是不好意思,太晚了,有点思维不清晰,又不想等明早再写。其中有语意不清的地方请多包涵了。都是个人意见而已,见笑了。

    • 嘿,你怎么知道我,或者其他人没有问过?这里很多人,包括我在内,都和西藏当地人交流过。

      我朝那么一帮人从没去过美国,也没见过美国人(其实我也是),干涉起美国内政来好像还是没什么顾虑呀?我批评他们时也从不用“先去了解,见见美国人再说”这种论据。我不是故意晾着你,但这就不是问题的重点,说下去只能是各说各话,我不喜欢做这种无用功。

      • 晾不晾无所谓

        您的BLOG(中文)我每篇必看

        也不是每个都回复(如你所说,我也不喜欢做这种无用功)

        当然,我还会继续看下去

        谢谢你的博客,可以让我从另外一些角度去看待问题。

        :)

  4. 偏信西藏自治区内的藏人,与偏信流亡藏人,其实都一样的不靠谱。有机会当然是请教越多的人越好,兼听则明嘛。流亡藏人并不都很邪恶,当然,除非,您已有如此的结论在先了。

  5. 这篇我十分十分赞同,以前我也特别喜欢从GCD的历史书里挑前后矛盾的说法,特乐趣。我最近对西藏也特别着迷~无奈消息来源十分有限,再加上翻墙技术十分……所以无奈啊无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