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开张

过去一段时间一直想重新开始写blog。主要动力之一是新西兰的新闻并没有可靠的中文来源,要么是满篇错误的翻译文章,要么是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张口即来的胡话,或者就是洗稿然后冒充原创。至于我为什么辨别得出洗稿——岛国“中文媒体”不止一次洗到过我在媒体上的稿件或者维基百科中的贡献。

而最终使我克服懒癌,开始维修blog旧址的动力是Twitter 限制第三方app 使用API

稍微上点年纪的老同志们应该还记得Google Reader 关闭前的互联网是怎么样的。Google 代表着开放, Twitter 是”Free speech wing of the free speech party“。每个人对阅读的控制及观点的表达有着极大的控制权。当然审查永远都在,但一出事总还有自己带着数据库或者订阅名单跑路的可能性。

而现在,有多少人的微信“公众号”被和谐之后就不知道该干嘛了?

我概念中的自由从来都不只是财政自由。奴役你的不仅是金钱:买房、健身、出国旅游、买书、有事就发朋友圈、到处贴着二维码求关注、提醒别人不要乱说话 ,你确定这些都是你自由意志下的产物么。

维修这里时曾被问及这样做的原因。我能想出最简单的回答还是 —— 人需要拉粑粑。 当你拉粑粑的动力不来自生理需求,而是点击率或者打赏时,也许就是在提醒你该换坑了。

网站维修还要继续之外,我不认为我有时间能够像不用学习的学生时代一样每日一篇。现在的计划是不会给自己设置话题或者时间限制,并且尽量保持blog 的短小 —— 虽然自说自话,但是废话太多自己也会厌烦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