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就是我的城堡:重庆包围战中坚守房屋的武术高手使法庭左右为难

我的家就是我的城堡:重庆包围战中坚守房屋的武术高手使法庭左右为难[注1]
A Chinese man’s home is his castle: kung fu master keeps bailiffs at bay in the siege of Chongqing
Clifford Coonan,北京
三月三十一日
英国《独立报》

译者:Arctosia

中国重庆的一场私人财产争端创造出了两位人民英雄——餐馆老板吴萍和他的丈夫,一位名叫杨武的武术老师。他们坚持抗争了三年,使得自己房子免于被开发商拆毁,用以修建商场。

开发商在杨武夫妇的两层砖房周围挖出了深度近10米的一个大洞,使得他们的房子变成了坑中的一个小岛。这让人想起中世纪时期被护城河围绕的城堡,但他们房子已经成为了那些微不足道的个人力量在中国快速发展时期争取自己权益的象征。

保护这座“城堡”的主人必须十分勇敢。在前三年当中,51岁的杨武多次使用他的特长——武术,成功对抗了那些开发商派来试图驱离他们的一群又一群的打手。而与此同时,她的妻子则在强大的压力下在谈判方面仍保持强硬。(译者注:怀疑是外国记者的想象,但无法证实)

“没有人能够强迫其他人离开他们的合法私有房屋。我只是在保护保护我自己的权益和财产。”吴萍说。他们在自己的房屋上挂上了国旗,在墙上帖上了标语,说:“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

杨武为了预防那些准备偷袭以拆除房屋的行为,在法院的最后期限前搬回了自己的家。但是因为房屋早已断电断水,他需要常常用绳索从他的妻子那里拉起食物和饮水。

这对夫妻已经在全国媒体的报道下成了英雄。他们的反抗是在中国快速城市化进程中,那些被无理赶出自己家园的中国老百姓的愤怒和反抗的一个缩影。同时,这也是前段时间中国人大通过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物权法》的一个测试,虽然它要在10月份之后才正式生效。

这种现象通常在中国被称为“钉子户”,用以形容那些象钉子一样突起的,却绝不弯曲倒下的房屋。“我和我的房子共存亡”,前武术冠军,杨武说。在大量的农村土地城市化,用以兴建工业区和摩天大楼的今天,财产和土地纠纷在中国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有着两千八百万人口的直辖市重庆正在高速发展,经营餐馆的杨武夫妇只是被要求为开发商项目让路的280户的其中一家。“我从来没有要求太多,我不是钉子 户”,吴萍说。开发商愿意给他提供13.1万英镑或者商场上部的两层楼,但吴萍都予以了拒绝。因为她要继续开餐馆,所以要求了低一些的楼层。她要求了每平 方米9,200英镑的赔偿,与当地平均价每平方米650英镑的价格相比算是相当高的。

钉子户的图片在中国各种媒体间飞速传播,其中一个网站的帖子更录得了高达一千万的点击。但在上周,网络对该事件的疯狂报道却在中央宣传部的要求下停止了,所有关于此事件新闻的入口和专题都被删除。

但仍有一些中央控制的报纸,例如北京青年报的社论评论了此事。另一家中国英文媒体,中国日报指出“钉子户事件反映出了我们非常迫切的需要一个能够公平处理解决房屋,私有财产权益的机制。”

刚刚通过的《物权法》要求私有财产和公有财产享受一样的保护,这是一个和以前的共产主义相比的一个重大转变。

重庆房管局说他们更希望整个事件能够谈判解决,但如果谈判失败,他们仍然会采取强制手段处理。但这将会是一个非常不得人心的举动——在新浪网的投票中,86%的网民表示支持杨武夫妇。

[注1]源自于英文世界的一句谚语:My Home, My Castle(我的家就是我的城堡),意思就和“风可进,雨可进,国王不能进”差不多,城堡主都有保护自己城堡和对抗他人进攻的权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