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国内和国外媒体

原文是对某位朋友的回信,修改编辑之后放在这里。

—-

由于中文世界的政治体制和文化,我的确认为这世界上还没一个相对公正的中文媒体。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媒体夸张,曲解一些新闻的手段是无所之不及的。

但无论如何,凤凰卫视绝对不会在我的心目中排在中文媒体前几名的位置。评价一个媒体是否可能公正,我的第一个条件就是,一个媒体的Editorial Independence不能受到政治势力影响。通过这一点,就可以把所有中国大陆媒体,凤凰卫视,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等等政府所直接控制或审查的媒体排除在外。

西方媒体大多也有自己的立场,特别是商业化的美国媒体。这个世界压根就没有一个完全中立的媒体——维基新闻在这条路上,但看其英文版新闻,觉得还是很有差距。

不过这并不代表那些立场偏颇的媒体我们就不值得看了。这些媒体不代表所有人的立场,但至少代表了一些人的立场。这就是为什么人们的媒体素养那么重要,你知道一个媒体是往哪一个方向偏的,那就没问题:你多看几个不同立场的媒体,通常就能获得完整的图片。

这也是中国媒体环境和国外的主要差距——我也从来不认为外国媒体是完全公正的。但外国有一个自由言论的环境,除非你自己自愿被某一种观点蒙蔽,自愿被洗脑,那么你就一定能够找到不同媒体所报道的,多方面的观点。在新西兰可以看到CCTV4和9,也能看到CNN,你有什么理由被“蒙蔽”呢?

看看南方周末的处境,就知道这个环境在中国是种奢侈。在有大事发生的时候,你翻遍各大国家级报刊,从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到工人日报,你会发现他们的头版就像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在这个环境下,有再多的媒体都无济于事。

更何况,我们已经长时间习惯于接受一种“正确”的观点,因此那些“不正确”的东西在这个环境里会显得特别显眼,而且会让我们条件反射性的……

……

另外,大多数人判断一个外国媒体对中国态度,通常是看这个媒体观点是否和”我们”一样——那我们和那些”反华”媒体有什么区别?我们并不在意媒体是否公正,只要倾向我们,那就是公正?

我们,特别是国内的人们总是陷入了一种“二分法”思维,这个东西非好即坏,不是我们的朋友,那就是我们的敌人。于是这导致了很多荒唐事的发生——例如海外的留学生一夜之间就从垃圾变成了爱国学生;而可怜的金晶,瞬间从天堂掉入了地狱。

其实外国媒体和金晶一样,都是在直接表达自己的观点而已。所以如果拿这种思维来分析外国媒体,最后你只能发现这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我国媒体平时非常喜爱用外国媒体的话来证明自己的正确和伟大性,从老一代的“连XXXX都不得不承认(哀叹)”,到今天的“各国媒体关注……”,在这些时候,仿佛这些外国媒体都成为了真理和正义的化身。

这其实是一种极度自卑的表现——自己都觉得自己不行,只能靠外界来给自己一点安慰。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最近人们对外国媒体反应那么大了。真理和正义也不可靠了,那怎么办?

从此相信自己的判断?但愿吧。如果这次事件都把国人们引导到这条路上,那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不过我更倾向于认为我们已经会更加相信我们“喜欢”的那种观点,也就是以CCAV为代表的媒体——多为自己分泌一点内啡肽可比事实和中立重要多了。这毕竟是人类的天性,谁都更愿意看自己喜欢的东西。

5 thoughts on “关于…国内和国外媒体

  1. 你不应该在这几天活跃的……最近很多短信什么的被封了,无处发泄的爱国愤愤们正在到处寻找目标呢。无论是网上还是网下,我都不敢说话了。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悠着点,还是说说你们本地的事情吧。

  2. 很可惜,晚了。据我所知,我已经被爱国份子们盯上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太介意这个blog,从来都不宣传的。所以我也不是很所谓。

    不过辛苦打的字弄丢的话还是有点不舒服。从今天开始,天天手动备份数据库。

  3. “这个世界压根就没有一个完全中立的媒体……”“人们总是陷入了一种“二分法”思维,这个东西非好即坏,不是我们的朋友,那就是我们的敌人。”“相信自己的判断?”其实,如你所言,“谁都更愿意看自己喜欢的东西”,人之所以为人,喜欢自己喜欢的东西,未尝不是人的本性之一。“愤愤们正在到处寻找目标”,又有何谓,只要有自己的立场、自己的观点、自己的信仰和自己的生活方式,让别人说去罢,疯狂亦或理性,也是各有个的看法,疯狂后未必毁灭,理性后未必成就……在生活过的世界,在它存在的每一天,或留下你的痕迹,或静静的过去,何妨之有?换句话说,就是“我就是我”好也罢、歹也罢,与别人何干?在人类的宗教中,寻求每个人内心的宁静与祥和大致是比较普遍的东西。做你自己,在有神与无神之间旷放……

  4. 最近感觉特别明显,国人活得真累,思考少的人为琐事所累,思考多的人更是越思考越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