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人物 – 刘阳究竟是谁?

今天的英文先驱报对刘阳这个人有一篇超长篇报道。里面有很多新内容,而且越看越刺激,像是天方夜谭的神话,因此看到一半我决定将其全文翻译。如果你不知道刘阳是谁,请看这里或善用本站的搜索功能……

翻译花了我将近两个小时,没力气校正了。因此声明一下,内容以新西兰先驱报的原文内容为准,本翻译件仅供参考。

Mystery man: Who is Yang Liu?
刘阳是何方神秘人物?

New Zealand Herald | 新西兰先驱报
2009年1月31日

原作者:Phil Taylor
译者:Arctosia

版权声明:本站的知识共享版权不适用于该文,请根据本站版权声明中“关于翻译文章”部分和新西兰,或者您当地的版权法中合理使用以下内容。



就像工党政府在选举前对这位有争议的新公民的政策一样,刘阳的真实身份暴露得越少,越好。

刘阳第一次出现在新西兰媒体中是在去年的10月17日,当时媒体报道了尽管有部门官员的反对,一名在中国因欺诈被通缉的中国商人获得了新西兰公民权。

当时的工党内阁部长Rick Barker和Shane Jones,以及在上届选举后已经退休的Dover Samuels,被指出收了刘阳的政治捐款。

根据先驱报所获得的消息,工党的高层人物就这起事件作出了反应,达成共识,在工党内只让当时的总理,Helen Clark公开评论此事,因为三周后就是大选,而这起事件有让工党政府翻船的危险。不过当时的内政部长,Rick Barker,后来还是松口了。内政部长在新西兰负责签发护照,但Barker发表声明说,他为了避嫌,当时将审查刘阳的责任交给了移民部长,Shane Jones。

先驱报后来询问Barker要避什么嫌,他的发言人十分小心,不愿多说,除了证实声明中的内容,他没有任何新的消息。Barker的声明中拒绝透露更多情况,因为这起可能的移民欺诈事件还在调查当中。如果属实,那么刘阳可能会被取消居留权,甚至是他的公民权。

但移民部长Shane Jones也没有等这个调查结束,就将公民权颁发给了刘阳。新西兰官方仍然在调查刘阳的问题,依然没有决定是否起诉他。

负责申请案的内政部官员明确反对授予刘阳公民权,指出刘阳可能在进入新西兰、取得永久居留权和申请公民权的情况下均使用了假的身份,而且被国际刑警组织发布了红色通缉令,称其在中国私吞和盗用公款以及使用虚假身份。不过移民部长Jones仍然授予了他公民权。

Jones被告知,刘阳并没有联系中国官方解决问题,也没有上中国法庭,没有达到公民权法案中【申请公民者】必须有良好品格的要求。

Jones没有公开解释他为什么拒绝了内政部的建议,在前一个月,他也拒绝了先驱报要求其解释的请求。

至于刘阳,他一直强力否认他在中国有任何犯罪行为。在申请公民权的过程中,刘阳所聘请的大律师John Billington,在提交的支持材料中,指责本地官员主观看待了对刘阳那些没有证据的指责,并且靠那些没有足够证据的职责和不告诉刘阳官方知道的所有信息,来剥夺刘阳获得自然公正的权利。

Helen Clark最后解释了Barker的避嫌 —— 因为他认识刘阳,他们的妻子之间也是朋友。刘阳在到达新西兰后很快结识了一些政治人物,Samuels也自称他是刘阳的朋友。

前工党政府的民族事务部长Chris Carter,也在2005选举中收了刘阳5000纽元的捐款。他在去年2月写信支持了刘阳的公民权申请。国家党的议员黄徐毓芳(Pansy Wong)同样写信支持了刘阳的申请。但他们俩都不知道刘阳被指控的问题。

今天的总理John Key,在2005选举前还是一位在Don Brash时代的国家党党内高层人物。他当时也收受了刘阳的5000纽元捐款,并且交给了党。John Key说:“他看起来十分热心于结识政治人物,无论他们在政治光谱所处的位置。”他在去年10月19日的声明说,他曾经见过刘阳三次。

至于工党Samuels,他认为刘阳是清白的,两次给负责审查的Barker写信,证明他的“良好品格”。另外有其他来自不同党派的政治人物,均在刘阳在曼努考市开办的聚德轩酒家中举行过筹款活动。Samuels说“Bill Liu”(他所知道的刘阳的名字)被公民权的问题困扰的很久。“他是个好伙计”,Samuels说,他有一个漂亮的妻子,两个漂亮的小孩【4岁和1岁,都在新西兰出生】。他认为,中国和刘阳之间的利害关系,是因为刘阳是一名异议分子。Samuels在给Barker的一封信中写道,刘阳是一名主张“开放民主,社会正义和人权”的人物。

奥克兰法轮功的发言人Charmaine Deng告诉先驱报说,刘阳是他们的一名长期支持者,并且在他们的活动上讲过话。发言人说,“任何人在这个时候公开支持法轮功,都会遭到共产政权的迫害。”

Samuels说刘阳在2001年12月到达新西兰后不久就认识了他。在给Barker的信中,Samuels说:“这些年来他和毛利族群有着良好的关系,他投资了捕鱼和酒店行业。”刘阳看上去非常有钱。根据地产资料,刘阳用现金支付了他在2002年所购买的公寓(2005年的价值为240万纽元)以及他2007年购入的ayswater房产,价值500万纽元。Samuels并不清楚刘阳的财产是怎么来的。他告诉先驱报,他知道刘阳在中国有生意,但他不认为他的财产是如此而来的。

Samuels知道刘阳和澳大利亚政府间的争执,但他不知道刘阳控制的帐号中的337万澳元被澳方冻结,并且送回了中国官方。

根据2006-7年澳大利亚联邦公诉局负责人的年度报告(DPP),刘阳的那笔钱已经在07年6月7日被送回中国。被冻结的原因是刘阳使用假名开帐户,假名就是“刘阳”。

刘阳(庭上使用的名字是阎永明)当时是第一被告,另外一个叫Desant Group Ltd,位于避税天堂英属维尔京群岛的公司是第二被告。根据新南威尔士州终审法院的记录,刘阳当时并没有被判有罪,在刘阳选择同意让官方没收银行帐号中的钱之后整个案子就结束了。

DPP报告也指出了,“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阎永明,在国内因大量盗用和贪污而被官方通缉。”

“阎永明曾经数次到达过澳大利亚,先是用的真名,而其后用‘刘阳’的名字。在后面几次到达澳大利亚的情况下,阎永明没有告诉澳大利亚移民部门他曾经用阎永明的名字在之前进入澳大利亚。”

“在澳大利亚的时间里,阎永明开了数个银行账户,其中几个是用‘刘阳’的名字开设的,没有透露他的名字,因此触犯了Financial Transaction Reports Act 1988的第二十四条。”

“2005年8月22日,根据Proceeds of Crime Act 2002(犯罪所得法?)发出了一份民事禁制令,冻结了在Desant Group Ltd 名下的银行帐号,因为这些帐号被怀疑其实是由刘阳所控制的。”

“发出禁制令的主要原因是,阎永明被怀疑在澳大利亚使用假名开帐户,而这是违法行为。”

“阎永明后来提出申请,要求取消禁制令。”

公诉人的起诉在新南威尔士州终审法院2006年11月15日的审理之后结束了。刘阳同意澳大利亚官方收缴帐号中的所有财产,共计3,374,236.19澳元。

2007年6月7日,在Proceeds of Crime Act 2002条款的帮助下,澳大利亚将337万澳元送回了中国政府。

(内政部官员)对Jones的建议中提到了国际刑警组织的红色通缉令,但通缉令上使用的名字是阎永明,而生日是1969年6月15日,那么他今年应该是39岁。不过“刘阳”护照上的生日是1972年10月20日,那么他是36岁。

根据中国方面的报道,刘阳在吉林通化出生,在1992年创建了通化药业(Tonghua Sanli Chemical Industry Company)。这个公司一直通过销售业务和并购而繁荣发展,但在2000年却严重亏损。据说阎永明在此时逃离到了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并且在国内被以欺诈和盗用罪名起诉。

根据新西兰内政部的报告,刘阳在中国被认为:

通过通化和自己的一个公司签订的虚假协议,侵占和盗用了一笔巨款。

在1999年,盗用了另一个人(刘阳)的身份。他后来通过这个名字申请了两本中国护照。

但他的律师Billington,在申请材料中说,盗用身份的指责是荒谬的,因为他被收养过,两边的父母都为他注册了不同的名字。至于刘阳是否向澳大利亚公诉部门解释了(两个名字的问题)还不是很清楚。在新南威尔士州终审法院的文嘉当中找不到刘阳的证词。澳大利亚法院曾经试图让当时在奥克兰的刘阳通过视频连线在法庭上作证,但因为他同意将巨款交给澳大利亚,因此这并没有进行。

刘阳从2001年12月开始就居住在了新西兰。他在次年一月申请了永久居留权,并在当年6月成功。

刘阳很快在天空城的赌场引起了注意。他在天空城的一个酒店中长住了一段时间,他每天甚至赌博15小时以上。他对一些table games(桌上的游戏?)特别感兴趣,例如百家乐和21点。根据先驱报所收到的消息,“他在一些时候,赌博筹码甚至能出到最高限制10万纽元。很少有人这样做,他的出手在赌场中可以算是前三的客户。”

当他输钱时,赌场的管理人员甚至会偷偷的庆祝,先驱报的消息来源说。因为这表示赌场的时境很好——刘阳就是如此重要的一个人物。不过有一次刘阳在赌场中大胜,直接导致了天空城无法达到其预期的盈利目标。在其财政报告中都提到的此事,称业绩不佳的原因为“奥克兰VIP客户所导致的不利结果”。其财政报告中说,table games 和国际VIP客户两方面的盈利下降了8%,大约相当于300万纽元。

但赌场关注刘阳的另一个原因是其“易波动的性格”。这包括了他对赌场员工和客户的粗野无理,和其他客户打架,还有当刘阳超过每日信用卡消费限额后,在赌场乞讨要钱。

在内政部的赌场检测报告当中,刘阳被认为因为不稳的性格,高赌注,和曾经自愿不进入赌场(self-bar)的历史,被认为是一个“高危险”的赌客。内政部的发言人证实,在当时刘阳就引起了内政部的注意。“刘阳是一个有‘重要性’的赌客,内政部当时就讨论过此人和天空城的互动。”

刘阳的赌博也曾经吸引过警方的注意。根据不具名的消息来源告诉先驱报,警方对他有“浓厚的兴趣”,甚至跟踪监视过他,主要目的是在于看他是否涉入了洗钱行为。不过警方最后并没有起诉刘阳。

警方在去年10月收到过(刘阳)人身攻击的投诉。据说是在奥克兰一家卡拉OK中发生的。警方的发言人Noreen Hegarty告诉先驱报说,该报案并没有调查结果。

移民部当时也注意到了刘阳的赌博问题,在刘阳于2005年5月申请公民权之后,移民部对他的“兴趣”更浓厚了。

在下个月,中国公安部请国际刑警组织发出了红色通缉令,称刘阳在中国被通缉。两个月后,刘阳在澳大利亚的银行帐号被冻结 —— 将337万澳元交会中方的第一步。

在2007年,移民部的官方建议取消刘阳的永久居民权,因为在申请时他使用了假名和假信息。

当时的移民部长David Cunliffe,并没有依建议行事,而是要求继续调查,并且注明他未来可能改变自己的决定。

作为“继续调查”的一个部分,移民部申请到了一份搜索令,扣下了刘阳提供给内政部的身份证明文件。

两周后Samuels就给Barker写了信,指责了申请的延误,并且催促对刘阳的公民申请给予“特别关注”(urgent attention)。

作为Jones的代表,Barker08年8月授予了刘阳公民权。

5天后,刘阳的加入公民仪式在议会建筑中的毛利事务委员会的房间中举行,主持仪式的是Samuel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