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警察

一个眼神都可能出卖你(Lisa the Vegetarian, The Simpsons, fair use)
一个眼神都可能出卖你(Lisa the Vegetarian, The Simpsons, fair use)

不是我牵强附会,只要你仔细思考一下,你会发现天朝的很多东西都可以和奥威尔笔下的大洋国对应起来。CCTV –  电幕, 中宣部 – 真理部, 还有那句 “谁控制了现在,就控制了过去”……

思想警察也是一例。台面上的“打击低俗”这个理由本身就有问题,一个正常的社会一定会有高雅和低俗之分,再说我的思想是我自己的,我自愿低俗,没人有权利告诉我必须得想什么。再说低俗的东西如果都被打击掉了,那要拿什么东西来衬托领导的高雅呢?或者还是只许州官放火,玩真人,老百姓却连看一下图片都不行?

当然,“反低俗”的真正理由就不用多说了,见图。

我有时候怀疑老大哥的部门其实都是玩无间道的。从真理部提供的“敏感词”名单就可以看出,他们比一般淫民的想象力要高至少几个档次,流出的那些名单,在我看来,似乎是故意提供淫民的,提醒他们“搜这些词也能找到你想要的”。

而反低俗很明显是今年年初的第一个折腾,给胡总的“不折腾”公开的打一个大巴掌。稍微有点常识的人知道,近些年的网络严打,要禁的东西是从来没有一次能够禁掉过的。牛博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像那样的网站关了又开,开了又关,折腾了半天却返回了原点,这不是大折腾是什么?

但实话说,要永久关闭牛博这种网站,老大哥是办得到的,但这样做会危及自己,因此是不敢的。那怎么办?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因为那是要把自己气病的,还是折腾一下吧。

我也有点怀疑那个低俗网站中心也在玩无间道。每一次公开的低俗网站名单,似乎都在告诉我要“等严打结束之后……嘿嘿”。

我其实并不关心牛博这个网站。你虽然可以说我“不喜欢”D,但还没有右到那种程度。我虽然订阅了一些牛博的作者,但我对他们的关注是在牛博之前就有了的。我虽然不是常常看牛博,但这并不意味着党就有权代我将其关掉——看什么网站是我自己的选择,但DANG不能像那种“历史选择了DANG,因此你们就得一直选择DANG”那种混帐逻辑来剥夺我选择的权利。

不过还是感谢DANG和窝藏在那边的无间道——牛博四次开关,据说每次都能导致流量井喷式的上升。DANG这次也教育了我要懂得珍惜眼前的东西,不要失去了再来后悔——从此以后,俺要天天上牛博。

写在牛博重开之际。

9 thoughts on “思想警察

  1. 老实说我觉得牛博更多的是个symbol,具有的象征意义比较多。上面的很多作者,有的有自己的独立博客,有的人的主博在新浪、搜狐、一五一十。很少有邀请来的作者是完全仰赖牛博的开张而生存的。即使牛博关闭了一个月,几乎所有的牛博作者都在别处照博不误。我想,DANG最怕的不是有越来越多的人独立思考,而是这些人扎堆。这些作者扎堆了,他们的追随者也就会扎堆。从前这些读者们很分散,有的读某甲,有的读某乙,有的读某丙,彼此交集不多;现在都读牛博,就是黑哑哑一群“牛博读者”,这么一大群人有了新的认同,那是比从前可怖很多的。

    • 好像是域名的问题(hostse上有很多垃圾站?),你的每个留言都被识别为spam了,不好意思:)

      同意牛博象征意义比实际意义要大得多……这年头重要的不是实力,而是影响力。要说比牛博质量高的地方,有的是,但比牛博影响大,扎堆多的,好像没见着。

      但影响再大,放在整个中国的环境中,那始终还是小众网站。D是不喜欢大家扎堆在一起,但D的那种恐怖感觉很大部分是心理上的,而我不觉得对D有什么现实危害。扎堆了反而更好管理,等到大家都习惯于钻一块儿,不正好一窝端嘛。我不喜欢牛博读者形成的圈子,他们有不闻牛博之外事的倾向,而外面的人也对这个网站不感兴趣。

      让blogger分散在各大BSP和独立blog,我倒觉得是条更好的路,虽然BSP常常删文,但怎么都会留下一些的,最大的好处是接触的读者面更广,而且会包括那些从不会登录牛博这种网站的网民(也是中国绝大部分网民),引导他们独立思考——而且这也“保存力量”,看似分散,但其实任何一个web 2.0工具都能将这些人连在一起——friendfeed就因此成为了最新的GFW受害者。

  2. 唉你一语点醒了梦中人,我就纳闷怎么google blog search搜不到我的博客呢,说不定也和域名有关,这是个免费的服务器,果然不能贪便宜:)

    你说得对,牛博读者的圈子是有那么一些不闻外事的倾向,我记得梁文道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表述过同样的观点。当然没有特指牛博,只是说人都爱跟和自己意见差不多的人扎堆,最后变成一群想法相似的人的狂欢,其实长此以往,这一堆的闭塞程度恐怕与观点另一个极端的“堆”相差无几。

    不过我也不觉得牛博有什么危害,其实作者和读者的水平差很多(我的感觉)。牛博根本不可能成为什么阴谋策源地,他反而是个供人发泄不满的地方。有牛博在,不满总有个渠道宣泄,还有那么多人叫好。哪怕是从安全的角度考虑,我还是认为,言论自由些比言论不自由对dang来说更安全。

    friendfeed也受害了吗?我只知道feedburner倒下了,看来有关部门的确在对付web 2.0工具。可不么?牛博倒了没多久,周曙光用Google Share, Twitter瞬间建起了山寨牛博。始终觉得有关部门的应对措施有些螳臂当车的感觉。毕竟web 2.0 3.0 4.0…N.0 还是大势所趋。

    • 还是建议你彻底独立。其实投资独立博客一点都不贵,我看到最便宜的美帝虚拟空间每月才5美元,还送免费域名,也就每月少吃顿饭而已。如果你的那个免费空间可以绑定独立域名,那更便宜了,我曾经注册了.com一个域名,5年也才20多美元。

      Web 2.0的那些东西是挡不住的,用户贡献内容意味着那些“不好”的东西可以从任何一个地方冒出来,如果要精确打击,那是绝对是封不住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封整个域名,但那太明显了。

      关牛博这种网站其实很蠢的行为。放它在那里还可以做块遮羞布,给洋人看我们是有言论自由的。我还是那话,如果D的情商和智商都那么完美,我们就不会在这里讨论了:)

      • 恩,其实我那可以绑定独立域名的,改名儿我还真得去申请一个。圣诞节的时候Dreambost特价促销,半年才10块美金。我25号看到的,广告说25号晚上就过期,我赶紧去申请,发现无法享受优惠,因为ip在中国。我一着急就请一个在加拿大的朋友用我的卡先申请,成功了,结果我拿那账号还是用不了。最后只能退钱,结果也没退回来。还好只有10块。

        我最终应该还是会独立的,其实上个月搭建这博的时候,不确定自己有没有那个兴趣一直写下去。老实说你和你朋友方同学给我很多启发,看你们写挺好玩儿的,就先弄的低成本的玩玩。谢谢你的资讯,我会考虑的。

        • 对了我没说完,后来第二天去看,广告截至日变成了26号,第三天去看,变成了27号……原来只是种促销手段……

          • 这也要上当:)这手法在西方太普遍了,我订Time一定要等到最后一封催续费的信才交,那个时候有70%折扣⋯⋯不知道你们那里有没有这种说法,无论是什么交易,钱在谁手上谁就是老大,老大是不能心慌的。

            今天看见你博客被好几个人推荐,应该有很多访客了吧。博客这东西不一定要搞得很严肃,像那种幽默就是最对我和很多人胃口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