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和天朝的兼容性

好久没更新了,最近很忙,因为是大学本科最后一年,有大量的论文压在肩上让我喘不过气来,所以更新的次数可能会非常之低,还请各位见谅。我推荐email或者RSS订阅,而不用每隔两三天就来我这里为我贡献点击率:)

当现实生活中的生活压力使得我不得不放弃一些业余活动时,互联网是我会坚守到底不放弃的部分。所以如果有一天当我从网上消失时,唯一的可能只能是我已经在生活中喘不过气来了。至于为什么不放弃互联网,有两个原因,一是每天的学习生活离不开互联网,特别是Google;二,有一些我个人的原因——你可以看作我喜欢在网上瞎写东西。我认为互联网让人们开拓了自己的眼界,网上有着无尽的知识。这年头在一个竞争力如此之强的环境下,仅仅熟悉自己的专业知识是不够的,而互联网就是这样一个可以让自己不落后于时代的重要工具。我觉得这是和学习成绩同等重要的事情。

但很遗憾的是,无意的或者是有意的,我朝的人们开始曲解互联网的含义。说起这个的原因是最近看了部BBC的纪录片《虚拟革命》,虽然大部分知识对我来说都不陌生,但这个节目的好处在于比较系统的整理了互联网的历史和影响。如果英文没问题,我强烈建议找来看看。这一篇可以看作是观后感。

对Google的依赖是我坚定支持Google的原因之一,但这并不是全部。事实上我对Google本身的壮大可以说相当忧虑,互联网真正向消费者普及以来,从来没有一家公司能够掌控网民网络生活如此多的方面,Internet Explorer曾经是个危险,但那仅仅是控制互联网标准,而我今天则是无论网上网下都逃不出Google的服务。现在Google是没有作恶,可如果有一天Google真的开始作恶了,那么所造成的后果绝对比大中华局域网要严重千万倍。

但问题是,Google的本质就决定了,只要Google按照今天的方式运行,她就不会大肆作恶,至少不能让人们知道。要了解这一点,就需要了解Google之所以能够成功的背后原因。Google绝大部分收入来自广告。但要通过广告赚钱,一个显而易见的前提就是用户得去使用Google的服务,而能够吸引我去用的原因不外乎就是优质的搜索结果。而优质的搜索结果则和PageRank相关。

AdWordsPageRank的工作原理就不用多说了,在我这里和其他各种类型blog上发送spam的中文世界SEO大军比你我更理解Google的工作方式。

但要更深理解Google生存的基础就不能不提到互联网的特性 —— 自由和开放。互联网越开放,Google的蜘蛛能够爬到的页面就越多,搜索结果质量就越高;质量越高,越多人使用;越多人使用,吸引广告主的可能性就越高 —— 因为一是用户基数大,不过更重要的是,这意味着广告能够更有效的匹配用户真正的需求。最终形成一个正向循环(Positive loop),结果是大家都受益,用户得到了免费的服务和搜索内容,Google赚了钱而且提供的搜索结果准确性越来越高,广告主通过广告销售了自己的产品。

所以你现在可以开始理解为什么Google要坚持一个开放,自由的互联网了。这不是因为美帝要什么公司去散布网络霸权,而仅仅是来自于互联网的本质而已:自由,去中心化,没有一个政府或者组织能够真正有效的控制整个互联网。互联网所产生的价值又恰好来自于其自由的基础,例如Google的商业模型。Google的赢利点就来自于一个开放的互联网和对用户信息的搜集而提供匹配度更高的信息,如果失去前者,Google的搜索结果就不会如此之好,吸引不了用户;如果拿搜集到的用户信息去作恶,则不会再有人去使用他们的服务。当然,我没有忘记,在所谓“国家利益”面前,任何商业公司都有被强迫做一些事的情况,不过我记得好像只有在中国才被要求“服从国家利益”,而我小时候学的政治书上说资本家为了经济利益是可以“不顾一切”的。不知道是我错了,还是政治老师错了。

而天朝只是很不幸的站在了互联网特性的对立面上。稍微思考一下,就不难得发现,我朝的大部分企业,或者把伟大光荣正确的政府看作一家企业,他们为何能够这样成功,一个根本原因无非就是对信息的控制,然后利用自己对这些被控制的信息的独享性来获得利益。而越要对信息进行控制,就越要依靠权力和精英政治,而权力和精英政治的要求越强烈,对信息控制的要求也就越高。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一种循环……只不过是负面的循环 —— 我想大部分有些网龄的老网民都会同意,江core治理下的中国互联网比今天要开放。

我朝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国外商人的典型例子是默多克。另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是所谓的“网络盗版”,如果我把电视中的节目录下来存档,甚至给我周围的朋友分享,我想没有任何一个版权恐怖份子会有兴趣来指控我。但如果我把我录下来的节目放到网上,通过BitTorrent 进行分享,那么我很可能就会遇到严重的麻烦。但内容和信息自由流动之后,没有人再能控制我们能看什么,不能看什么,例如电视和报纸,我们只是被动的接受一小部分精英为我们做出的选择(电视节目和新闻)。我朝的政治书上说Freedom of Choice是资本主义的特点,但事实上,Hey,谁愿意时刻被别人指挥着?当我们有选择不看官方媒体的时候,这事情就已经够严重了。而中国官媒并没有在网上取得成功的主要原因无非也是因为没有认识到互联网特性,而仅仅是简单把网络看作现实宣传阵地的延伸。

当人们有了更多选择的权力,再加上信息散布的快速和自由化,这自然而然的对那些靠控制信息为生的政府和企业形成了巨大的威胁 —— 为什么百度不会倡导开放的互联网?公关费是原因之一,通过合法或者非法手段垄断信息来源是原因之二。 但互联网在错误的人手中也将会是一个相当强大的武器。五毛党就是利用信息传播的特性,通过互联网来反互联网。另一个例子有一群觉得自己非常重要,掌控着中国重要机密的中国网民十分担心facebook上的好友会被美帝政府用来分析自己,这是没错,根据facebook的好友,压根不需要美帝来分析,我都能大概看出来你是否是gay,政治观点如何,或者你的兴趣爱好。但这整个程序至少有一定的透明度,至少你我都知道Google,Facebook都在利用这些信息获得收益,而且你有选择不用的权力。而在一个毫无透明政治而言的我朝,如果把人际关系全部放置于qq,校内之类的地方,你永远不知道哪天这些东西就会被利用来对你不利 —— 这个朝廷是有前科的。

网络最初的目的就是互相交流新知识和信息的场所,至少当年科学家是如此利用网络的。其实现在也是如此,真正使用互联网的用户大多有着非常广泛的爱好,愿意接受新观点和信息 —— 在只有人民日报和换了个标题的人民日报看时,你不会有信息过载的顾虑。再去Twitter上看那些用户(做IT的,不是只说政治的那群),哪个不热爱生活?

本质上,朝廷和互联网是不兼容的。但不过网络有一点和人们的本能是不一致的:人的天性是和自己熟悉的事物或者同类呆在一起。 对于朝廷来说,互联网比较有效的作用也就在此了,你如果现实中就喜欢玩,中国有最发达的网络游戏市场之一;如果你现实生活中就爱党,网上也有大量的党员学 习材料。所以除非一个人在现实生活中就是异端,否则一个被控制的网络是改变不了什么的 —— 只要用户的需求得到了满足。互联网能够放大人们的需求和愿望,但对大部分人来说,这并不意味着改变。

所以要说互联网的自由特性能否能改变生活中现状,未必,因为毕竟事情要在现实生活中发生才行,但互联网将会扮演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

22 thoughts on “互联网和天朝的兼容性

  1. 我同意博主观点。
    我想,封锁的一定是其逃避面对的,就是有问题的。
    博主的思想很尖锐,我很希望能跟博主交流。
    gtalk: chenglu99@gmail

  2. 关于写文章,一点建议:不要把论点隐藏在一堆文字之间。我在阅读这篇文章的前几分钟一直在想你到底想表达什么东西,以为遇到了标题党。
    做出令人信服的辩论,形式正确与内容是同样有意义的。我想,这点对于你写毕业论文也是重要的。

    • 写论文/平媒/blog三者要求的文风是不一样的,这里有几篇东西曾经被移植到平媒上过,不用编辑,我自己都要先大改一翻:)要是blog也得像论文那样讲开头结尾,想每一段都表达了什么意思,我觉得这事就没啥乐趣可言了,我又不是专业写手;但如果随便得让朋友们都看不懂了,影响阅读体验,那我也是不能原谅自己的。

      其实这个问题和互联网密切相关,就像那纪录片所说,信息爆炸使得在网上生存的一代,思维倾向于跳跃式的,像是只到处乱窜的狐狸;而不是老一代一样一条线到底。

      谢谢指教 ,虚心接受,也欢迎常来:)

      • 文风当然也包含文章的组织结构,但是涉及的东西往往更微观。比如说,如何遣词造句。一场球赛的match report,不同的人写出来风格可以完全迥异。我觉得我之前提出的问题应该不是谈论你的文风吧。。。

        我只是觉得,如果一段文字不是为了说服自己表明心迹,而是想说明道理征服人心,思维组织的自我逻辑严密性是做出令人信服的讨论所必需的。比如说这段文字,经常翻墙健身的人看过很容易与你共鸣,因为他们有背景知识和类似的意识形态。但是其他人呢?如果让毫无头绪或意见相左的人读过,会不会只觉得只是看到了你的很多观点呢?又想象一下我用GPRS上GReader,等待半分钟载入然后阅读,一方面直观的感受是看到了许多似曾相识的观点(没有促进认知),又努力去猜想文章的主旨而一头雾水(没有促进思考),我会点下share吗?我想绝大多数人类还没有僵化到要求每一段话都要求写一个top sentence才能理解内容的地步(我好像也没有这样要求你束缚自我吧><——我猜你写更“正规”的文体不会感到特别舒畅@@),但是没有条理的内容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促进理解力呢?我看过的很多英文博客,在这方面做得好得很多。。。

        无他,这是你的博客,你当然有权决定用你觉得舒服的方式来写文字。但是作为信息的发布者,跳跃性的思维会降低读者对你文字的认同感。

  3. 说下自己的观点。
    政府做的舆论引导是必要的。必要的原因在于国民从表面到本质,对自由平等民主人权的认识根本就不足以良好的使用这些权利。
    举例来说,如果一个中国人获得某些政治上的权利,他会怎么做呢?是尽职尽责的把自己应该做的做好,还是利用职务采取某些便利呢?我觉得大部分国人会采取后一种态度吧。我认为这是中国人对待权利的一种态度,大多数,在获得权利的时候,最先想到的是能获得更多的利益。至于什么自由民主,中国历史这么多年什么时候成功实施过了么?有,太平天国,但是太平天国后期的结局是掌权者的权利越来越大,人民也谈不上什么平等吧。再比如,如果中国像美国似的,实行多党制,我觉得那肯定是个灾难!以中国人的习惯,人们分成各种小圈子,小团体排外的习惯特性,如果是两个政党的话国家恐怕得分裂了。为什么这么说,从中国人的习惯上讲,就根本分不清应该相信哪个政党,听从于哪个政党。中国人好忽悠啊!我想说的是,中国现在的国情,政治体制决定国人享有且只享有中国特色的民主;中国人的基本素质,奴性愚昧的特征也决定了国人没办法创造这种民主条件。
    像某些地方选村长什么的给支持自己的村民多少多少钱,博主应该有听说过吧。
    再举个例子,在中国所谓自由的互联网可能——是可能哦,不是绝对的,但我认为如果真的自由的话会有很多这种地方出现——那个地方就是网易新闻评论。曾几何时我以为网易是多么先进的地方啊,多么富有批判性。但久而久之我发现,现在流行的观点是,起码在网易,只要你说中国政府好话你就是5毛,只要出现dang的事情,就必须要黑你!我觉得这有意义嘛?这不是愚蠢的小圈子形态这是什么?盲目排外,盲目否定一切东西。这种自由一点意义都没有。大部分人只是跟风罢了。网易评论上各种黑的人越来越多,不是说他们思想先进了,不过是人多力量大,有反对的声音大家就群起攻之,我也上去踹一脚而已了。
    倒是有这种说法,你说国内这么险恶的生存环境,上面也不说实话,动不动就该评论已关闭,您指定的网页无法访问。网民们只是发泄而已。虽然可以理解这种看法,但是剖析到深层次再查看的话,会发现这根本是暴民的心理。就像当年红卫兵洋洋得意打到了孔老二一样,网络暴民们对非己观点的攻击,自诩先进也让我感到悲哀。
    扯着扯着就太远了。
    反正上面这些话就是想说,即便给了中国人自由,中国人不过把这种权利卖给竞价排名罢了。
    还是觉得社会问题,民生问题,人权,法制,政策,人民素质永远都纠结在一起,快刀斩乱麻?我认为根本不可行。反而,中宣部是维系这些的遮羞布。扯开可笑的谎言不谈,维系民族团结,祖国统一的宣传还是必要的。比如藏DU,法轮这些你能让他们宣传吗?肯定不可能。放到世界任何一个政府面前都不会允许这种思想的。
    反正就是说,现在讲这些东西还是不现实。政策的改革,人民总体觉悟的提高肯定是个缓慢的过程。缓慢到什么时候?那真是不好说。
    最后插一句,ZF对GOOGLE控制还是有必要的。谷歌毕竟是美国控制的公司,说不定哪天就不是现在这样公平公正没有政治倾向的公司了。谁敢说这种事情肯定就不会发生呢?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真事。也别把国外想象的太美好了。
    不小心说了这么多废话,博主见谅。

    • 打那么多字,辛苦了,实话说我很怀疑你是五毛,原因有两点,一,你的观点可以用至少短一半的长度说出;二,话题和原文没有任何关系,我没有说美帝一句好话(实际上我的用词也是“美帝”),更没有说到民主啥的。五毛的重要特点之一就是无论对方千变万变,自己永远都是“这是中国特色!”。这样做的原因一是缺乏论据,二是五毛需要提高工作效率,因此不可能对一篇文章单独罗列观点。 我一直很注意尽量不沾“民主”之类的词,目的就是为了让一些五毛现形。

      本站政策对五毛是零容忍度,绝不允许这种人赚中国纳税人的钱。但我也决不误杀一个好人,这篇评论有一个地方没有达到符合五毛的标准,没有确切证据,我不会动手的。所以Mark在这里,请读者自行判断。

      我相信本站大部分读者都有独立思考能力,会把什么“中国国情”,“中国人素质低”早都被驳烂的东西驳得体无完肤,所以我也不多说了 —— 既然中国人素质如此之低,而又是“中国人民选择了共产党”,那这党是啥水平?

      我只想说一点,民主就是争取自身利益的最大化,所以我不反对卖票行为。实际上,这种东西在西方很多法律中是合法的,虽然不是直接体现在选票上。我原本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投票,如果我认为卖票的收入值得我那票,那我当然可以这样做。当谈及自身利益时,没有人是笨蛋,如果发现卖票行为的代价大于那点钱 ……

      另外新西兰有毛利人和南岛独立运动,加拿大有魁北克独立运动。是你把国外想得太黑了吧。你怎么又敢肯定Google就会变呢?

      • 太平天国是民主……大囧…………楼上你还能再更囧么。不用判断了,我可以确定他不是五毛,只是考大学或者考研政治学得比较好。这个观点的来源只有一个,中国的教科书上似乎说太平天国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开端,五毛是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的。

        • 讽刺啦讽刺,太平天国哪是真正意义上的民主~
          事实上中国历史上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吧。我想表达,如果自由降临在这个奇妙的国度,在没有一个合理制度的情况下人民恐怕不会好好掌握。
          今天脑子有点乱,回头讨论

      • 朝廷与互联网兼容不兼容说不太上来,精英政治和广义的平等应该有一定矛盾吧。
        之前回复想表达两个观点:
        1、朝廷对互联网的管制(包括对舆论的引导)还是有必要的。
        2、“国情”也好,“素质”也好,都是事实(如果我有歪曲事实的地方请务必提出来),如果跳出现实来讨论就没意义了。

        我说管制有必要,不是说各种屏蔽是正确的。事实上,我觉得管制的东西应该非常少。主要是不健康的东西,或者说引人犯罪的东西,应该管制。再就是危害国家安全的一些信息,应该管制。主要就这两点吧,不过应该还有其他的。而另外大部分内容,比如针砭时弊,揭露谎言的的就不应该管了。大家指出工作做的不对,应该改才对,不应该屏蔽,这是进步的源泉。
        话语权是很重要的,就像石油,各种矿业都是国有控股一样,媒体也需要在国家能够控制的范围内,这是国家安全所必要的考虑。不过这样矛盾就出现了,怎么样能把网络控制在不危害国家安全,却最大程度上促使人们交流的程度呢?这是个很大的难题。ZF不允许谷歌绝对的做大,那样就控制不住了,因为这是外国公司啊,这肯定是不允许的。就好比中石油控制着美国全国的石油一样,都是不可能被接受的事情。
        上述观点只是说明管制的必要性。
        然而!!!现阶段管的东西太多了,太过分了!什么事实也掩盖,玩笑也不许开,河蟹到场爬!这太过分了。而且个人迫切希望youtube,facebook,twitter能正常访问,且绝对反对谷歌的退出。现在的管制政策是远远的弊大于利。
        管制的必要性≠认同现行的管制政策。
        以上,本人观点。

        关于我G,我G人民的基本状况,太过于复杂,难以完全讨论。主要看法就是,对于自由,“中国特色”的阉割后的自由,和绝对的,广义上的自由都不符合实际。应该在中间找一个更合适的平衡点。这是现阶段的情况。

        大概就这些吧。请博主不吝赐教。

    • 难怪博主根本懒得和你讨论。什么叫中国从来没有成功民主过?法国革命前也没民主过,美国独立战争前成功实行过民主么?你们怎么能那么反动,说要打倒国王呢?没有了国王可是要乱的!

      素质说就更荒唐了,如果素质好才能民主,那请问党员同志,贵党党员素质如何?不知贵党实行党内民主没。贵党现在人多且杂了,那九常委有没有素质?

      写那么多确实没有必要,一句话就够了:我们应该给共产党至少五百年的时间,不要只看到坏处,可我们毕竟还是在进步嘛!

      • 你这么说也行。即“毕竟我们在进步嘛”~换句话说我还没对我D完全放弃希望。当然这也是我如果有机会的能当公务员也会当的理由。如果觉得我D前途一片黑暗的话,也就没有必要把公务员当成铁饭碗了吧。
        是我把论点扯到自由民主上的,先给博主道个歉,是我扯远了。不过既然LS说到这个问题,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把我的观点表达出来。
        对我D的态度。不满现状,不放弃希望。虽然在很多政策上面做的不好,如住房问题,农村问题,教育体制,法律人治的问题,人权问题,甚至经济方面也有很多问题,但是这些问题还是不足以打到爆发的程度。韩寒不是说了,“谷歌所说的那些理由,无法让这个民族的大部分人民认同和共鸣。一个能吃转基因粮,地沟油菜,三聚氰胺奶,打劣质疫苗针的民族,他们的忍耐力是你所不能想象的高,他们的需求是你所不能想象的低。 ”其实就是这样,这些都是事实,谁都不能否认。不过大家好像没什么反应啊?该怎么过怎么过,不是还有闲工夫上上网,听听歌?能有饭吃,有衣服穿,有地方住,听听歌看看电影上上网,就行了。中国人要求相当的低啊!或者以我本人来说,虽然面临毕业,压力必然有,不过大家不都一样?大多数人不还是该过日子过日子么。
        是,不满,不公平。谁TM喜欢地沟油,谁想打个疫苗还是有问题的,上个网能被旅游,出个门能钓鱼。上网发发牢骚就得了呗。我不属于特权阶级,不过也不属于弱势群体。所以就该干嘛干嘛呗。作为一介草民,当然希望能过的更舒服些,能出国肯定出,要是没那能耐就老老实实待着呗。
        这就是不满,但是现今并没有什么合理的途径去发泄,去沟通解决,那就忍着呗。
        讨论这些,我认为,应该是让更多人明白自身的权利有那些,能够主动要求,能得到自己应有的权利。我认为这些是比较实际的。之前我为什么说有“中国特色”的自由,“中国特色”的什么什么,中国特色之后的就是阉割后的!你不满?对,我也不满!但是这后果也就是在这发发牢骚,还怕被有关部门跨省!

        上面之所以罗嗦那么多,想说明,现阶段,人民能有哪些权利还就是那些,只有积累到相对数量,声音足够大之后,相应政策才能有所改变。因为还是有改变的希望的。你想说打到谁,不现实!现阶段矛盾没那么尖锐,不足以爆发。这就是我对楼上的回答。
        LS有什么看法请不吝赐教。

        • 首先我不想评价我的同胞素质如何,因为民不民主和对象的素质没有关系。就像那位朋友所说,那9个人可够有素质了吧?可我们知道他们昨天干了什么,政治局的决定是如何做出的吗?没人知道,政治局的运作方式至今还是个谜。

          苏丹在宗教战乱之后都已经开始走向和解,刚刚举行了多党环境下的投票,难道我们中国人还没有苏丹人有素质?爱党青年常常拿某些国家做例子“看吧,民主之后就是那么穷!”这和他们说“民主斗士”事事都扯到民主上有啥区别呢?共产党有案可查的历史,在黄土高坡上,不识字的农民让他们拿黄豆投票都要搞民主,结果解放了60年,今天反倒不如以前了,真是一件奇怪的事。

          其次,Google没有控制信息,不是说中国人只能从Google那里获得消息,如果你有仔细了解双方的说法,你应该知道,Google并没有什么过分的要求,只是要求在“法律的框架下做一个不审查的引擎”,这个要求没有达到,那么我走。反倒是共产党像个怨妇一般唠唠叨叨的每个完,原因?很简单,谁都知道,这是共产党不可逾越的底线,是威胁到共产党生存的问题。那么为什么信息一旦开放就会威胁到共产党的安全?人民都是笨蛋,只信谣言不信党?
          我也不反对审查,但这个机制显然被共产党严重滥用。如果审查的真的是违法信息,那大大方方的说啊;现在一面说中国的互联网是世界上最开放的,一面把Alexa世界排名前10的网站封掉一半,是个正常人都知道,真正的正义,是不会这样做的。

          第三、对信息的控制和对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资是控制是两回事,把Google和什么石油之类的类比是混淆视听。物资可以垄断,但信息很难。没有垄断,也就无所谓控制。要说垄断,真正在垄断信息的是共产党,利用行政资源阻止消息的传播。Google的原罪就是忠实记录互联网上的一切,除此之外,无他。

          第四、社会进步是靠人推动的。我一直很好奇这是什么逻辑,改变不了一件事就应该忍着。你认为大家都忍着啥也不说,像哄baby一样把共产党哄着,它就会改观?你想当犬儒是你的自由,但请不要嘲笑为你争取权益的别人。有多少人身体力行,从最底层的维权开始做起,他们不仅被跨省 —— 被投进大牢, 困在国外回不来,人间蒸发的都有,我为什么知道,因为我认识一些人。可他们没有说,“我改变不了什么,为什么还要去吃力不讨好”?因为如果仅仅因为“改变不了”就没有人去做,去牺牲,那就相当于给这个体制投了一票赞成票,就真的什么都不会改变。All that is needed for the forces of evil to triumph is for enough good men to do nothing.

          互联网其实是在帮党。我们可以在网上说话,因此我们不必上街说话;我们有发泄的渠道,因此不必憋到最后用枪炮来发泄 —— 除非这就是你的本意,等积累到相对数量后再发泄。大禹治水的故事就不用讲了吧。

          我不知道你是弱势阶层还是特权阶级,但请明白一点,如果没有一个透明、法制的政府,你所拥有的一切财产和权力都是暂存在你那里而已。你也许有很多关系之类的东西,但万一你碰上了一个关系更厉害,权力更大的怎么办?但我不期望你有这个觉悟,在被共产党折腾那么多年之后,中国人集体思想真空,这是一个嘲笑理想的时代。但我从不绝望,因为就算当一只只想吃饱喝足什么都不想的猪,但自然规律就是,吃饱之后,自然而然的就会有精神上的需求。

          至于对于那些自己觉得很聪明,作壁上观的犬儒们,但丁有句话最适合了:“地狱中最热的地方就是为道德危机中还蓄意保持中立的人们准备的”。没有人要你去牺牲,实话说我也没有这样的胆量,但我尽力做到我可以做的,哪怕只是声援的一篇blog,一张明信片。这样我才能对得起我的同胞,我的祖国,我的良心 —— 虽然更多人会问的问题是“良心值多少钱”。但故作中立还觉得自己很聪明就不对了。

          • 好吧好吧,越扯越远。貌似没有丝毫说服博主的可能呢(笑)到了这里就好像各说各的,没什么意思了。

            刚刚写了一千多号字,太麻烦。全删了。(我打了一个多小时。。。。)私下讨论吧。

    • 你来一次我删了就是,毕竟大家都不容易。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来而完全不考虑我的感受,那我就只好对不起你了。我已经向Google和百度提交了垃圾链接报告,把你的资料提交给了你的IP地址所在地,河南电信。另外我也向你的域名注册商Godaddy和空间服务商secured private network提交了投诉。

      如果这里还有手动的spammer,在你发出来之前最好多考虑一下。

  4. 我一方面享受着盗版的福利,一方面恐惧着’不确定法律‘的威严,还要浸淫其中不能自拔,我已在此生存了二十年,我知道那一扇光明之门终会打开,也知道,罪恶永远存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