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德蒙·希拉里——国葬之后的纪念

新西兰登山家埃德蒙·希拉里勋爵的国葬将会在明日(星期二)于奥克兰市中心举行。届时全国各主要城市都将会有户外大屏幕的转播,电视一台也会现场直播供那些不能到场的人士观看。

不过人们同样关注葬礼之后的纪念——长期的纪念。

新西兰绿党建议设立一个纪念希拉里的假日。放假一天总是好的,但是,我们当今的假期都有一个严重的问题——无论是什么假期,从母亲节到父亲节,从圣诞节到国庆,任何一个假期都最终会被商业化,变成商人们赚钱的好日子。

这个新的假期如果通过,则必须要像圣诞节当日一样,禁止大部分商业活动,否则除了给了商人们又一个赚钱的好理由,这个假期不会有任何意义。

以希拉里的名字重新命名国内的一些地点是个好主意。从奥克兰南区的一所学校,到南岛的希拉里登山 中心,希拉里的名字已经留在很多地方。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新西兰国内推行体育运动的SPARC(Sport & Recreation New Zealand),以前就叫埃德蒙希拉里基金会。

据我所知,新西兰以希拉里命名的事物遍布全国,不过大多数都在比较偏僻的乡村。如果要找个命名的对象,这个对象必须在国内,甚至是国际上有一定的重要和知名度。

奥克兰国际机场是个不错的选择,我们可以参照纪念肯尼迪的纽约JFK 机场,用希拉里的全名将奥克兰机场命名为埃德蒙·珀西瓦尔·希拉里国际机场(Edmund Percival Hillary International Airport)。这看上去相当合适,希拉里的精神永远在攀登最高峰,而机场起飞的每一架飞机,都会带着希拉里的名字飞向蓝天。

也有其他人建议用希拉里的名字重命名山脉或者河流。我看到的候选名单有:珠穆朗玛峰(这个似乎不太可能),奥利佛山(Mount Ollivier,位于新西兰南岛,是希拉里攀登的第一座山峰),和库克山(Mt Cook,新西兰最高峰,位于南岛)。

可以预料的是,不管有没有任何纪念,希拉里对新西兰的影响不会随着他的逝世而消散,他的探险精神鼓舞了几代新西兰人,而这影响,将会继续下去。

永远注视着库克山顶的希拉里勋爵。

(照片原作者: Jonathan Keelty, 以“知识共享-署名 2.0”版权许可下发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