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周了

这周偷下懒,摘抄部分比较精彩的《一九八四》段落。也没啥感想,因为读得太慢了,到现在还有200多页,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读完。

不过奇怪的是,都读到1/3了,女主人公裘莉亚还没有出场。

————

第一个是首诗:

“Under the spreading chestnut tree
繁茂的栗子树荫下,
I sold you and you sold me
你出卖了我,我出卖了你,
There lie they, and here lie we
他们躺在那里,我们躺在这里,
Under the spreading chestnut tree.”
繁茂的栗子树荫下。

三个获释的大洋国叛徒在咖啡馆喝咖啡,所有顾客对他们保持着最远的距离,因为坐得太近也会被怀疑,而电幕中“适时”的放出了这首诗。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这首诗的感觉是想笑,这似乎是通过某首童谣改编的。据说这诗和后面的情节有关系,不想先看后面的情节,就放个问号在这里。

另外这三个叛徒后来又被抓了——被枪决,而供词都是屈打成招的。

书中常出现的一个主题是“如果有希望,希望在无产者(Proles)身上。”他们占人口的85%,只有他们有力量发起摧毁整个党的力量,而党是不可能从内部被推翻的。

对无产者的描述太有现实意义了,我不敢评价,就继续摘抄吧。

“Until They become conscious they will never rebel, and until after they have rebelled they cannot become conscious”

“他们不觉悟的时候,就永远不会造反;他们不造反,就不会觉悟。”

党自称将无产者从资本家的压迫下解放了出来,但党员对无产者仍然漠不关心,因为:

“… the Party taught that the proles were nautral inferiors who must be kept in subjection, like animals… So long as they continued to work and breed, their other activities were without important.”

“…党教导说,无产者天生低劣,必须使他们处于从属地位,像畜生一样…只要他们继续工作和繁殖,他们的其他活动就没有什么重要意义。”

“Proles and animals are free.”

“无产者和畜生皆自由。”

后来的章节也印证了这一点。大多数无产者的家中连那令人可怖的电幕都没有,警察也很少干涉他们,虽然伦敦的犯罪事件很多——但他们都是在无产者圈子内发生的事情,所以这并不重要,只要不起来造党的反,就让他们去吧。

无产者最大的爱好是买彩票,无论男女老少,每个人都是专家。但党员都知道,彩票是假的,人们能够真正得到的只有末奖,而大奖永远都是虚构的。(这让我想起了这个

无产者不关心过去和现在的区别,当温斯顿在酒馆中询问年长者两个时代的差别时,那个老头说的都是年轻时有女人,膀胱没有毛病的事情,完全无视温斯顿问题的目的。

由于温斯顿的年轻,他无从得知过去究竟是怎么样的,长者说不出个什么,历史记录不知道被改过多少次,而篡改本身这个行为也已经被遗忘了。

“Everything faded into mist. The past was erased, the erasure was forgotten, the lie became truth.”

“一切都消失在了迷雾中。历史被抹掉了,而抹掉本身又被遗忘了,谎言成了真理。”

也许生活真的更好了?电幕中日以继夜的报告着党的最新成就,识字率从15%上升到40%,而婴儿死亡率只有千分之一百六十,而革命前是千分之三百。谁知道呢?你不能证明这些都是事实,但也无法用证据证明这些数字是假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