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大选】一个没有价值观的国家无前途可言

今天两大党的党魁,工党(Labour Party)的Helen Clark和国家党(National Party)的John Key 在电视一台进行了选举前的第一次辩论。我没空,错过了前面半小时,就辩论本身来说,我觉得不相上下。海伦大姐很老练,回避问题的技巧比John Key要优秀得多,在话题的转移上也是如此。不过你也很容易猜到她会怎样说,因为新西兰人对她太熟悉了。至于John Key,有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但很明显缺少这种辩论经验。

另外,就我关心的话题说说。

经济——这个是没得说的,要把经济搞上去,资本家当道的国家党很明显占优势。但就我来说,我更关心是否每一个新西兰人都会受益于经济发展。如果是像中国那样GDP暴涨,不过全被国外资本给带走了,对国人没什么任何好处,那我还宁愿要一个慢一点的经济增长。

犯罪——这我有点失望,两个人都不敢明确表示要坚决打击犯罪,而是弹性的表示要允许民众合理自卫。如果这一点不改变的话,关心犯罪问题的华人可以就要失望了。我建议不要期望国家党上台后会在这方面有大的动作。我估计,国家党能做的,就是像Micheal Laws一样,把所有棕色皮肤的人全当成帮派成员。

教育——我觉得两大党都没抓住主题。NCEA是我见过的要求最低,最简单,但也十分详细的一套教育系统。我完全有理由相信,任何华人子女都可以闭着眼睛达到大学入学的语言和数学标准——别告诉我你不会用计算器算100+100等于多少。真正的问题在于学生本身,他们不愿意学习——这就开始复杂了,社会问题,家庭教育,经济问题,也难怪两大党都把这一点简单化。

环境——这是我真正关心的问题,也是十分讨厌国家党的部分,John Key在那里说要在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中取得平衡,我倒是想问他一句,如果没有良好环境,没有可以让我们生存的空间,要经济发展有何用?更不用说新西兰的良好环境是其主要出口产品,农产品在海外畅销的一个主要招牌。

其实要达到Helen Clark所提出的全国碳中和的目标并不难。新西兰和其他发达国家不一样,温室气体的主要来源是农业所排放的甲烷等气体(放屁税就是如此来的),而不是二氧化碳。新西兰没有什么工业,而二氧化碳的来源主要是交通——在未来,我们不可避免的会更多地依靠公共交通,而二氧化碳排放量自然也会降低。

环境这个议题的价值早已超出了其本身,而成为了一个社会议题。我喜欢新西兰的其中一点就是,新西兰人一直有前卫,甚至激进的社会价值观,并且以它们为荣。新西兰人会自豪的告诉你他们是世界上第一个给妇女投票权的国家,第一个宣布本国为无核区国家,并不惜为此和美国闹翻。新西兰人为了阻止自己的橄榄球队和只有白人球员的南非队比赛,不惜上街游行,发起暴动。

这些都是新西兰的national identity,怎么说,国家的性格。而John Key则回避了关于1981年南非橄榄球队在新西兰比赛的问题,称过去的事情不重要,新西兰应该向前看。这没有错,但那个问题对很多选民,特别是老一辈的选民很重要。因为那不仅是对过去的看法,而是你个人价值观的体现。John Key回避这个问题,甚至称他对这个决定国家性格的决定性事件“没有看法”,则就是在告诉我,他没有社会价值观,他只有金钱价值观。

顺便提一下,1981年当时是国家党的Robert Muldoon执政。而90年代南非民主化之后,当时的总理,国家党的Jim Bolger在访问南非时公开就当年政府允许南非队的造访表示道歉。

新西兰是一个小国家,经济再怎么发展,也无法和美国之类的大国匹敌,而且几乎是永远要受制于外部环境。但新西兰人一直坚信他们能够改变世界,在社会和改革议题上,新西兰也确实起到了全球性的带头作用,包括八十年代的激进市场自由化改革。

如果这个国家在环境问题上不能有所建树,不能做世界的领头羊而是跟随在别人后面,那么新西兰就什么都没有——一个国家,至少得有至少一样值得自己骄傲的东西吧?(除了橄榄球队之外)。因此,John Key如果不能改变他们的观点,那我不会考虑这个政党。

在选举之前还会有2-3次的辩论(不知道电视三台的辩论直播决定了没有)。

4 thoughts on “【2008大选】一个没有价值观的国家无前途可言”

  1. 哈哈,其实不尽然。紫微姐姐的原话是输出价值观……成为大国。我可不期望新西兰这个国家成为大国,而且价值观的输出也不是就其本身好坏决定的,你还得有拳头那。

  2. 其實你要投工黨就明白寫出來你要投工黨. 不用這樣扭扭捏捏的.
    Springbok那暴動比起西藏的還沒有意義, 你怎麼不出來聲援一下西藏的暴動? 還是說西藏沒有自己以當西藏人為榮? 不管Helen Clark當時是為了跟政府唱反調所以去抗議還是說他真的有那正義感去抗議 (不知道她這正義感在用空軍直昇機載她飛來飛去拉票的時候到哪去了), 那又代表什麼? 因為Helen Clark在Springbok來訪時有抗議我們就該永遠讓工黨執政下去?

    還有, 國家黨在處理犯罪的態度很明顯. Michael Laws是NZ First. 工黨到現在還沒有對Lianne Dalziel做移民部長時那些種族歧視的言論還有捅那一堆蔞子道歉. 不知道你是英文不好這搞不懂還是說英文夠好可是愛說謊來支持你的海倫阿姨.

  3. 回复一下。

    1、虽然我还没完全决定,不过我现在的意向是一个小党。请不要用二分法看问题,批评国家党并不意味着我就要投工党。政党轮替是件很正常的事,我个人唯一不希望看到的事是某党完全做大,特别是对国家党有如此的担心。有一个小党在议会中制约它,就算是行动党,也比没有好。

    再说就算我投工党,有什么问题吗?这是个自由民主社会,投谁票是个人自由意志,往异己身上贴标签的这种行为只能让一般人感到反感。

    2、至于Springboks那一段,请把逻辑理清楚再来,吹得不着边际就不好了。

    3、Michael Laws是以国家党党员身份第一次进入议会的(1990-1996)。

    4、海伦大姐在当选前对处理犯罪问题态度也很坚决:)不知道为什么人们只喜欢看表态,而不是看谁能拿出一个真正合理有效的解决方案。

    5、我口中的海伦阿姨/大姐是Big Brother式的蔑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