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与玫瑰

据我了解,很多人不喜欢这类音乐,因为它太嘈杂,噪音太大。我想你应该是一个成熟的成年人了吧?

如果删除最后那个部分,我想这句乐评可以代表我的观点。我不太喜欢那种重摇滚乐,至少我感觉的确是很吵,很high,不像我的性格。但我尊重其他人的爱好,他们爱听就听,只要不要影响我就行了,我绝不会说听这种音乐的人很幼稚。

不过问题是,一个国家的外交部发言人能说出这样的话,就让人有些匪夷所思了。

让中国成为国际笑话的名言,有很多都是来自外交部的。中国的外交部官员历来给人一种红卫兵式的斗士印象。李肇星是个很好的例子,我看秦刚也差不多了,成了国际笑话。人家以中立的口气问他对一个事情看法,外交部发言人的作用不就是如此,对外宣布外交部对各种事件的看法?那位BBC记者自己又没说他喜欢这个乐队,但这位外交部发言人还是像被踩到尾巴了一样,疯狂反击。不喜欢那首歌的名字就直说嘛,中国民主四个字很难讲吗,那么羞羞答答的干嘛,怕全世界知道你有心理疾病

这些人常常说某某某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可他们伤害起其他人群的感情来,却是毫不含糊,一棒子就把全世界所有摇滚乐爱好者归到了未成年的范围内。

他们总体来说都有一个倾向,他们批评别人其实就像批评自己,体育政治化最严重的就是他们,新闻不能如实报道的还是他们。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提出“反对艺术政治化”,不过可能不会,看看春节晚会,看看《和谐颂》,就知道搞艺术政治化的人都是谁了。

2 thoughts on “枪与玫瑰”

  1. 呵呵。我也准备写一写秦刚的,这么大的人,干的还是发言人的事,竟然这种话都不会说。真可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