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特的思维

有时候我真不好理解洋人,特别是官员的思维。今天看到环境部和各地方议会的一份备忘录【PDF】,其中提到国家党以前的一个建议,说如果资源许可证(Resource Consent,中文翻译似乎不准确,就是修房子之前要从地方议会申请到的东西)没有在法律规定的时间范围内批出,那么整个申请过程应该免除所有费用,或者自动做批准处理。

很多政客喜欢做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事情。嫌地方议会的工作速度太慢,就要求它加快速度,而不是去研究速度为什么那么慢。这是一种,我称之为“懒政”的政客思 维。中国也有,但和洋人的出发点有些不同。政客是选票选上去的,因此他们在某种意义上反应的选民的思维,也就是选民解决某件事情的急迫性,而政客的目的就是要取悦选民。

但问题是,我上面提到的那种情况,根本就不需要华人的智商,就连洋人都知道该怎么钻漏子:地方议会可以在规定期限到达之前,拒绝那些申请,申请费还是照收不误。

虽然选民有各种各样的需要,但选民在绝大部分情况下并不是专家。选民依赖政客做决定,但问题是,在英式的西敏寺系统当中,政客可能是某部部长,其实他的专业和他负责的部门完全不相关(在新西兰有两个例外,总检察长一定是律师/法界人士,农业部长一定曾经是农民,但这只是不成文惯例),也就是说,他们也不是专家。真正有专业知识的部门CEO和部门雇用的那些“专家”。

不过一个“民主”系统中显而易见的问题就如此,专家没有最终决定权,有最终决定权的又几乎是什么都不懂,只能依靠专家建议,而且当专家建议和政党利益冲突时,常常会忽略前者。

这就算了,但有些时候,谁都看出来,政客的一些言论绝对是未经大脑思考的,更别说采取过专业意见了。例如说前总理海伦大姐在一家酒铺老板被枪杀之后就说过,卖酒的酒铺太多是导致抢劫酒铺案件上升的原因;今天又来一则,警察部长说解决青少年飚车问题的方法是,让那些小混混亲眼看见他们的爱车被收缴,在废物处理厂被压扁

在这点上,我觉得美国式的政府和立法机构彻底分离比较先进些,至少部长知道他那个部是干什么的。Homer Simpson 曾经有句名言说,“The whole reason we have elected officials is so we don’t have to think all the time.”,虽然这不是一个好主意,但至少比让政客也做和我们一样的懒人要来的更好。

5 thoughts on “奇特的思维

  1. 咦,《故乡》怎么不见了~
    呵呵,我是赶上来补充的:我就是分家给分出去的那部分,哈哈
    你说最好吃的菜系的时候就猜个八九了

    • 个人原因,取下了,不好意思。能在rss里看到就行了。

      那次分家其实和另一个分家挺像的,只不过搞的是”去川化“,川菜要叫渝菜,巴蜀大地也不好听了——谁和你一起啊,我们叫巴渝大地:)所以就和我最后一段提到的那样,华人文化就是如此:)

      上次去巴渝大地都是我还是小不点的时候了,今年回国看有没有机会去玩玩。

  2. 呵呵,其实在战国巴和蜀的确是不同的国家,现在的重庆不叫巴蜀是因为这提法已经不再正确了。蜀指的是以成都为中心的古代蜀国文化的传承,重庆既然无法代表蜀国文化,继续叫“巴蜀”这么大的名字就不太合适。

    当然放大到全国的范围,这点小差异外人基本不以为然。我个人觉得文化上的家是可分可不分,本来就是有同又有异的。之所以闹得有些不愉快,似乎还是因为成渝间长久以来的不睦。而至于这不睦是谁造成的,就好比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样的难考证了。

  3. 老实说我还真不知道,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听过一种让我信服的解释。不过从全国范围来看,似乎这种互看不顺的心理还挺有普遍性。比如上海和北京。范围再大点的,南北中国也颇有罅隙。

    我觉得,有没有可能是人本能的一种寻求归属感的心理,因此对地域文化特别的看重,以至于有些过度的自我保护——直至有些排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