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周9天工作制

一周四天工作制据说在欧洲国家已经存在,不过这回是因为经济危机的原因,国家党政府也研究了这个问题。本博之前也讨论过,作为经济学上来讲,裁员比减薪和减工作更划算,但如果你把我看作一个socialist,我觉得大家一起少工作一天更合理。

政府今天公布了相关方案,就如标题所说,最后选择的是2周9天工作,毕竟如果大家每周都少工作一天,像新西兰这样的小经济体似乎还是有问题。作为对雇员的补贴,政府将会提供第10天的工资,按最低工资标准($12.5/h)给付,最高付等同于5小时的工资。

至于具体政策,我懒得翻译了,直接从议会网站上偷来:

  • Will be available to businesses with more than 100 employees. There are about 1600 companies which fit this category and they employ 580,000 people.
  • Will be available to businesses from March 27, 2009 through until December 31, 2010 – but only for up to a six month period within these dates.
  • The government’s contribution will be paid direct to employers to give to the workers it has negotiated a voluntary agreement with to reduce work hours to a nine-day fortnight.
  • Will be available to up to 10 employees for each averted redundancy.
  • Will apply to employees who have been full-time for the two months preceding going into the scheme.
  • Is anticipated to be picked up by between 20,000 and 25,000 workers, making the approximate cost $16 million to $20 million.

总的来说我觉得还是非常合理的。一个月牺牲2-3天的工作时间,换取不被裁员的保证,作为员工来说,我觉得是划算的。在经济危机的环境下,最重要的就是信心,钱少一点无所谓,其实也没少多少,政府最高可以补贴60纽币,而一名普通全职员工的每日工资一般在$120-200不等,也就是等于少了半天的工资。但如果有不被裁员的保证,那么员工将更有可能去消费,而不是把钱存着。

不过我觉得真正该付出代价的是那些贪婪的公司,而不是雇员。我对资本家极不信任,所以这一点上面我也要恶意揣测一下,是否会有资本家故意减少员工工作时间但却安排同样多的工作,然后让政府出钱?这个政策应该只对那些陷入亏损的公司有效,如果一家公司仅仅是盈利降低了,我觉得这些公司应该接受经济环境不佳这个现实,而不是继续去试图追求以前的高盈利率而让无辜的员工付出代价。

我也不认为有很多雇主会对这个计划感兴趣,双周少一天工资,最多十个人,公司省的钱其实并不多,假设每个员工平均工资每小时$20, 13 x 10 x 20 x 8, 半年20,800多块钱,在一个100人的大公司里,这基本上什么都不是,裁一个员工省下的工资可能都比这个多。

这让我不得不怀疑John Key又在耍花招,让公众觉得“我们尽了一切力量”。另外这也能让你看出,一个公司如果真正要在工资上省钱,最好的做法不是向普通员工的工资开刀,谁的工资收入最多,干的活不仅无益,甚至还有害?

11 thoughts on “双周9天工作制”

    • 这只是避免裁员的临时措施,并不准备长期实行,所以实际意义不是很大。不过我记得前几年经济还不糟糕时候有工会曾经宣传过4天工作日(当然,拿5天的工资),不过没有人回应。

      在国内我觉得雇主应该考虑这种办法,前提是如果是实在撑不下去了,而且取得了每个员工的同意。不过朝廷不应该介入,不应该提供补贴……否则我都能想象,每个公司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拿那个补贴:)

      至于假日,我不觉得7天的黄金周很合理,假期+周末不应该超过3天,5天最多。我支持国庆五一各一天假,剩下的假期由各省自主决定地区性的纪念日,然后在工作的人在加上3周年假。

  1. 我想知道在海外的学子们是否都会产生对西方民主意识的认同或“180度”扭转自己的价值取向。我的密友本来是国家公派去日本留学的,结果第一个学期回来就跟我说“中共是得努力发展经济让人们没话说,好掩盖其统治的非法性”。难道是在国外攻读人文学科的人受这种思潮的影响更大吗?我看torch在巴黎传递的时候虽然市政厅楼外挂起了“巴黎在世界各地捍卫人权”的标语,但似乎留法学生们更热衷捍卫那个torch啊。包括我在日本的好友他说他们也是去捍卫torch去了。
    而且民主和人权在国内青年中也不是很受认同,一方面很多人觉得“我的日子不错而且我向着更好去努力就好了”,有很多人认为“你的space和msn主题搞得太radical,太反动,太没爱国心”搞得我自己很被动似的。

    • 国外的学校环境一般比较左(教师工会很强),而大学更左。如果你很爱学习,你无论如何都会受到你老师观点的一些影响。不过国外学生一般更能独立思考,并不会把大学老师的讲课当真理,因此左右基本上还是一半一半。不过我觉得我肯定是受到了一些影响的,我的一个讲师是副市长,至于有工党党籍的那就多得数不清了。

      另外我不认为你说的那些青年心里有什么价值观,如果真说有的话,他们的价值观就是“谁当权我就支持谁”。如果他们真有价值观,他们会意识到,那些所谓的反动分子,很多人其实是在履行真正GCD的价值观,追求程序和社会正义,同情穷人,争取弱势群体利益,反抗权威——哪一点不是socialism?

      正好在写这个东西,所以就不多说了,看今天或者明天能不能把写完。

  2. 这是一个非常tricky的话题。比如美国和德国的工作时薪平均是一样的,但美国人选择更多的工作,德国人选择更多的休闲时间。反映的是价值观的不同,美国人更喜欢人与人之间的比较和竞争。

    这样两周九天会非常好,但需要想出比较完善的手段去改革现有的制度。

    • 很可惜这只是一个临时措施:)不过等经济危机过后,这个想法可能还是有前途的,这个世界上我还没过比新西兰人更懒的(比我家乡的人还懒),没啥竞争。

      我觉得如果要永久化,最好的办法是把Full Time时间标准降低,让人们自由选择。

  3. 今天我听News Talk ZB的CALL IN,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算法。我也听的一塌糊涂。

    13 x 10 x 20 x 8

    第一个13是什么?13个双周吗?

    谢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