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会和“维权份子”

我说两会是“妖魔鬼怪,砖家叫兽”一起出动的舞台是有道理的,再转两则新闻:

1、全总:有人以维权名义破坏农民工团结

全国总工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张鸣起9日下午表示,我们感到确有一些人,打着关心、维权的旗号,从事破坏和影响职工队伍包括农民工队伍团结统一的活动,我们一直反对这样的行为。我们在强调维护农民工权益的同时,也提醒各级工会,要警惕这样一些会影响、破坏农民工和职工队伍团结统一的行为。

2、委员建议对民营企业高管慎用拘留逮捕等措施

沈建国委员提出,对于违法犯罪的民营企业高管人员应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但需注意区分涉案的企业高管人员与企业本身,在追究个人犯罪的过程中维护企业经营、社会就业的稳定。 ……  沈建国委员提出,要实现这一目的,公安机关应重点做好三方面工作:第一,在侦查过程中,严格把握法律政策界限,讲究执法方式方法,对负责企业正常经营的高管人员慎用拘留、逮捕等人身强制措施。

工人是我朝“人民民主专政”的一部分,属于“领导阶级”,因此当年的宪法中就顺着逻辑,没有把工人罢工的权利写进去,因为工人已经是领导人了,领导人还罢工?当然,我一直说中国的法律在理论上听上去都很好,但却没有人实行,公然反对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一条基本原则就算了,享受法外开恩优惠的居然是本应被“民主专政”的“资本家”,而作为领导阶级的工人,却什么都享受不到,噢忘了,享受到了下岗。

工会本应该是是一股相当重要的政治力量,因为虽然一个社会中的人都有其独特性,但职业状况却只有两种——打工的,或者是老板。作为工人阶级,他们的政治利益大体上是一致的。

在西方,名为“工党”的政党通常都名副其实,工会通常就是这个党的后台老板。实际上在工会运动早期,其理念其实和共产主义是一样的,只是后来放弃暴力革命,转走议会民主路线。在新西兰,很多工党议员都出身于工会, 最近新当选的工党主席Andrew Little也是全国最大私营企业工会The Engineering, Printing and Manufacturing Union的主席,前段时间还在youtube上号召工人们“团结起来”,不要害怕,不要被雇主“欺负”。

而工党总理的出身几乎个个都是“苦大仇深”,小时候家里连收音机和每天的报纸都买不起,14岁就出去打工,高中都没念完……之类的故事,我记得有一个总理(Norman Kirk 还是 Mike Moore?),在我这个年龄的时候已经是革命家形象,在议会里辩论了好几年了。不过这么多工党总理里倒是有一个十分有名的例外,前总理Helen Clark出身“富农”家庭,不过她也是除第一届工党政府外赢得选举最多总理。

说起这个的原因是,其实你仔细对比,民主社会主义政党和我D在某种程度上,其发展轨迹其实很类似。再比比:工党近二十年,议员的工会背景在逐渐淡化,而学者开始增多,最近几任党魁都是在大学里教书的,其中也并不乏真正懂经济的。听上去很熟悉?

不过还是有区别的,一个是democratic socialism,而另一个,自称是最正宗,不过我觉得用dictatorial capitalism under the disguise of socialism形容比较合适。

我D的领袖,像温影帝和胡总,也是工人阶级出生的,但政党政治并不是党魁等少数几个人了算。无论有没有真正的民主选举,一个政党背后总有各种各样的利益团体试图给这个政党施加压力,这是正常的,因为商人也是人,人是政治动物,贫苦大众要发声,商人当然也有权力拥有自己的政治力量。在多党环境下,真正的资本家要施加政治影响力,肯定不会找工党,因为有理念上的冲突,工党也不太可能按你的要求去推广某项政策。但在我朝就不同了,不管你是标准的工厂工人,还是资本家,你的政治影响力都只能靠一个D。

和正常人一样,如果这个D是个年轻的D,那它会很有理想和抱负。但问题是,屁股在位置上都稳坐了60年了,当年的承诺也没有人再能记起,这个时候再面对商人的金钱贿赂和贫穷工人的申诉,如果是你,你会选择谁?D常用的一句话是“历史选择了D(所以……)”。It doesn’t mean anything。我还是用本地的例子,最近右翼国家党上台,多了很多新议员,虽说是右翼,但很多新议员处女演说的开头都差不多:“我生长在蓝领家庭,我知道穷人的感受,我通过自身努力到了这里……”,这是选举语言,因为他们意识到,缺了这部分人的部分支持就他们无法继续留在台上,你认为他们真会发自内心的为一般大众考虑?更别说有选择,那么也就有抛弃。

忘了是谁说的,原话大概是工会之所以是工会,并不因为“工会”这个名字,而工人支持谁,谁就是工会。其实社会[空格]主义(socialism)一样,socialism如果没有了大众基础,变成了纸上的概念,就如现在这样。我觉得现在的这个D其实是标准的右翼,而那些所谓“反动份子”,还有新闻里的提到的“维权份子”,才是真正的socialists。看看他们追求程序和社会正义,同情穷人,争取弱势群体利益,反抗权威,更极端一点的,劫富济贫——你说哪一点不是socialism?

再看看现在这个工会。

如果有话再接着写。

9 thoughts on “工会和“维权份子”

  1. 现在的工会也变质了,如同高校里的学生会,完全不知道他们是替谁说话的,我们的工人支持工会的比例也不会太高吧……话说这种冒充为工人说话的组织来来领导工人的手段确实很先进……

    在国内发出自己的声音很难,而且几乎得不到任何支持。最近我开了博客,我觉得自己是个很温和的家伙,虽然说话损了点。但是我给我的朋友们看我的博客和google reader订阅时,他们第一反应几乎都是,“你不能这么反政府吧”……我说我只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我没那么激进。“你的思想太危险了”,他们说,“你说这些没有用,你又不能左右现在的政府,所以还是不要想那么多了,现实一点吧”……而且我还得担心学校会不会发现我在更新一个不那么和谐的博客,看那么多要么左激进要么右激进的言论 ……

    BBC新闻里有句话我很认同,任由地方携中央”维稳”之名以强制手段保护其自身利益,最后只能让”稳定”真的”压倒一切”,包括这个政权本身。

  2. 以下是我写的space,拿来和你分享下。
    3月12日
    北逃,逃出来者寥寥。
    昨晚看了韩国电影《北逃》——一部充满人道主义精神和现实反思的电影,我认为它从某个方面是一部北韩版的《活着》——在一个表面先进但实质落后的体制下,又一个妻离子散悲天悯人的故事,又一个必然的命运结局。包括一个胎儿在内,两个家庭,七条人命加一条狗命,最后只有一人得以生还。故事是这样的….

    阅读全文

    • 听很多人说过这个电影,但一直没机会看。我倒看过BBC上放过的纪录片,全程记录朝鲜逃亡者的历程,说实话那是在是震撼,越境朝鲜就不说了,还要纵跨整个中国,再越境一次,再冲领馆一次,才能安全。这种勇气真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有些人说他们“叛国”,但他们所展现的勇气确实让我感受到,这个国,叛比不叛要好……

      另外不好意思把你的评论缩小了。很多blog自己不转全文,也不接受评论里粘贴全文,我这里也一样。当然,也许你不知道,我也没写在“关于”页面里面,所以我的责任:)

      这样做的目的是,一原文太长,别人在浏览评论时可能会有被强迫看另一篇文章的感觉,而且这个评论可能和原主题没啥关系;二,当然也是版权问题;三,评论里粘新闻是五毛的特征之一:)

      要引用一篇文章,最好的办法是摘要+链接,就像开头那样,有兴趣的人会自己点进去看。要么放在自己的Google Reader文摘里。也不用把自己的文章拉出来,我已经订阅了你的blog,你的更新我都看得到,只是我不是常常评论,除非有什么要补充的。

  3. 我一直都觉得目前中国对左右的标界完全是混乱,甚至可以说是滑稽。为人权呼吁,为弱势发声的人,倒成了“右派”?明明就是左的嘛!跟人家奥巴马是一伙的~ 而以“乌有之乡”为据点的左派孩子们,太多人同时也是爱国愤怒青年,口口声声说支持communist,崇拜毛……殊不知,communism是地地道道的国际主义!真正信奉communism的孩子才不可能那么狭隘,都积极地自我折腾、输出革命。

    上回出的毛什么党的宣言,看那内容,倒是真的左,可这样一来,它跟去年的县长的诉求就惊人的相似了(或许除了经济政策以外)。

  4. 哦对了,刚我进来是想说,早上看你分享的文摘有一本书叫《中国不高兴》,登时五雷轰顶了~ 我还在自娱自乐地说,“买了这本书的人也买了《中国可以说不》”……结果点进去一看,两本书连作者都有重复的……

    • 刚看到我也是笑了一下,不过其实我觉得这个标题挺靠谱的,和我遇到的爱国愤青一样,他们没有正常逻辑,他们的逻辑就是“我不高兴”就等于中国不高兴,就等于你洋人要把我服侍得服服贴贴的,一切以我的心情为重。

      至于左右标准,我才想起以前在这里其实讨论过。我觉得在本朝这种左右划分仅仅是一种代号了,没有什么实际价值,变成一种纯粹用来贴标签的符号:顺我者左,逆我者右。

    • 我记得“左倾错误”是说左倾冒险主义,左的方向在那个语境里还是褒义的,只是左过头了就不好了。可右这个方向本身就是贬义的。

      不过今天来看,褒义还是贬义全看自己的政治光谱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