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生存挑战华人价值观

9月15日,澳大利亚墨尔本Southern Cross火车站的职员发现了一名四处游荡的华裔女童。从火车站监视录像中发现,曾经有一名男子陪伴这名女童,但男子将其带到火车站后即消失。不久澳大利亚官方即证实该女童为新西兰籍,但无法其确认其真实身份,仅以她身穿的童装品牌暱称为“小南瓜”。

这条新闻立刻在新西兰炸开了锅:报纸,电视,广播中连篇累牍的号召民众寻找小南瓜的家长,大有一副要好好惩罚这一对毫无责任心的父母的架势。

但没有人预料到,小南瓜将要面对着什么样的未来。

17日星期一晚间,小南瓜和神秘男子的身份在新西兰得到证实。男子为五十四岁的薛乃印,平日教授武术,自称是一宗派的正传,还经营一家华语周报,此人在新西兰华社中小有名气,却也挺有争议;而小南瓜则是他三岁的的女儿薛千寻。

19日,在小千寻被抛弃前就已经失踪的母亲刘安安尸体,被警方在薛乃印的汽车后备箱中发现。但薛乃印早已飞往美国洛杉矶,失去踪迹。

目前,美国警方正在全力追捕薛乃印,但伊人已逝,就算把凶手抓回来,也不会改变什么,这个家庭也永远不会复合。

在一些人看来,这不是一个因爱情而结合的家庭。当时还是留学生的刘安安和薛乃印年纪相差刚好一倍,从结婚的第一天开始就受到了“只是为了拿身份”的怀疑。在她短暂,且不幸的婚姻中,屡次遭到了薛乃印的打骂,甚至是生命威胁,却依然拒绝上法庭作证。去世之后,她的网志更被人发现了疑似有外遇的内容。

而薛乃印为了同一个“身份”也是绞尽了脑汁,不惜从一个看上去没有移民前途的武术行业,转行到了新闻行业。采访中,但其他记者奋笔疾书时,薛乃印却只能装模作样的在纸上画圈圈,因为他只是一名武夫,从未接受过专业训练,也不懂英文。这种人就算拿到了“身份”,又能怎么样呢?

这个能够牵扯进无数悲欢离合和猜疑琢磨的 “身份”究竟值价几何,笔者不清楚,但有一个例子很能说明这个问题。2005年当新西兰将同性恋合法化时,不出一个月,报章上就出现了“同性同居获得居留”的移民广告。

在海外,“身份”,“金钱”是大多数新移民在国内没有必要,在海外则不得不面对的新问题。而大多数情况下,这还仅仅是为了自己的生存。

华人传统的道德和价值观在种极大的异乡生存压力下很容易产生变异。我们无从得知武术大师对刘安安动武和在采访笔记上画圈圈时的内心活动,更没有权力评价刘安安结婚的目的。我们有再多的证据,也不是别人肚子里的蛔虫,只能猜测。但我们很多人一直在铁板钉钉的发表言论,以后也会继续。

当我们在做别人肚子里的蛔虫,把一张护照上的纸看得比人命还重要的时候,实际上表现的正是自己的心态,而这种心态,就是谋杀了小千寻母亲的凶手。畸形的道德和价值观的产生虽然不是我们的错,但我们却充当了义务传播者。而薛乃印和我们的唯一差别则是,他把这种价值观付诸了行动。

如果我们在海外强大的生存压力下无法调整自己的心态,保持传统的良好道德和价值观,薛乃印将不会是第一个,也肯定不是最后一个悲剧的制造者。

———————

本文原发表于英国“英伦在线”。

本文在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 No Derivative Works 3.0 unported(中文:创作共用 署名-保持一致 3.0)版权协议下发布。任何人在保持作者署名(Arctosia,www.arctosia.com/),不修改原作品和保留此段声明的前提下均可自由使用该作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