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猪流感

当SARS发生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中国国内了。当时我感到很幸运,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在SARS流行时基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我如果没记错的话,只发生了一例病例,而且还是从中国回来的华人。所以那时候也没注意到卫生部门的表现。

但猪流感这次就不一样了,新西兰很不幸的,是属墨西哥之外最早被确认传入的国家之一。流感暴发之际正是学校假期,在墨西哥有一些学习西班牙语的学生,假期结束,流感就这样被带了回来。不过卫生部门的表现的确值得提一下。反应相当迅速,而且十分公开 ——每一个步骤和每天的数据都可以在网站上找到,专业名词也提供了解释。自从有疑似案例之后,卫生部每天均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并且会在网站上预告下一次新闻发布会的时间。整个过程公开,透明,很难让人从程序上挑剔出毛病。

虽然我一直批评本地政府不足的地方,但这次的确值得表扬。这也是一些所谓天朝大国值得学习的一个地方。不过有一点全世界都是一样的:病毒不会认你是谁。今天听到环境部长Nick Smith从亚洲度蜜月回来之后也出现了感冒症状,正在自己家里隔离当中 —— 虽然中奖的机率并不大,但我还是很邪恶的希望他把病毒带到内阁当中。

相比之下,一般民众就差多了。在先驱报的网上评论中可以看到,很多人对整件事不屑一顾,“只是正常的流感”,或者“这是被医药公司夸大的流感”。我不想一棒子打死一堆人,不过这里的人老是有这个毛病,自己缺乏常识,特别是科学常识,却还以为自己是最厉害的,什么都听不进去。新西兰本土有首歌叫We Don’t Know How Lucky We Are,现在看上去依然有效:)

不过就现在看来,这次猪流感造成的影响可能不会大于SARS。一是症状没有那么重,听说有一些人甚至不用治疗都可以痊愈;二,现在的死亡率是5%左右,虽然比一般的流感死亡率高不少,但比西班牙流感的10%还是要低至少一半。这个猪流感虽然是新出现的病毒,但也是H1N1的变种,而一些人群,特别是年纪大的,是很有可能有部分免疫力的。但无论如何,因为大部分人没有免疫力的,所以大面积传播还是要避免,否则变异之后的病毒是什么样的,就没人知道了。

我会继续在这里更新最新消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