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七十码

这一篇都在我的草稿里躺了一周了,没时间补完,而且今天才有空认真看一看发生在杭州的七十公里时速事件,虽然迟了点,不过删掉,好像也浪费了:)

我最一开始就注意到了新闻报道,但我实在没有觉得有什么很特别的地方。这种事情也许没有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天天发生,但要说这是第一起,我是不太相信的,因此我也没给予太大关注。所以说人一旦麻木了,后果是很可怕的。

但这件事显然已经超出了一起交通事故的本身,整起事件显然被网络放大而且情绪化了。这件事有了所有要素:富人(家庭成分)、为富不仁(肆意违反交通规则和肇事)、品格败坏(肇事后不在意的样子)、公权力为私人服务(官方的隐瞒),所以被当作典型来放大还是不奇怪的。

这样想一想,在某种程度上胡斌也是相当可怜的,要为自己从未干过的事件承担责任;不过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是无辜的,毕竟民众口水的总爆发是迟早的事情,总会有一个人运气不好,点燃火药桶。所以说,在成为公众舆论话题之后,问题的本质就已经不在于飚车了,虽然国内的媒体大多只敢说这一点做得比周围这位名叫胡斌的肇事者过分的,并不少,可这个是最好攻击的。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仇富心态”在网上的放大和蔓延,并不是没有基础的。准确的来说,“仇富心态”这个词也许不太准确。我还没有看到一个社会是歧视成功者的,谁不想成功有钱?重要的是,成功或者有钱与否,穷人在富人在某些方面始终会是平等的,例如一人一票(当然,这个在中国还暂时不存在),相同的社会义务和权利,当然,还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诚实的说,贫富差距以及其所带来的社会矛盾,并不是中国社会所独有的,但至于为什么社会矛盾在我朝就显得如此巨大,我觉得就是缺了一个东西,或者说多了一个东西而已。为富不仁的现象在哪里都有,但天朝缺乏制约有钱或者是势力人士的力量,造成一面倒的情况,矛盾自然就尖锐了。

虽然这次事件在公众化之后显得很情绪化,产生了很多谣言,但谣言之所以能够传播,不是因为它是谣言,如果我们人人都相信这个政府是洁白无瑕的,那么我不相信有人会传播这个政府黑了心之类的谣言。所以我以前就说过,草泥马是封不住的,因为问题的关键不在草泥马本身,而是人民要对着某些大吼草泥马。封掉草泥马,这不,又出现了一个欺实马

但无论怎么说,我对这种事情的观点一贯还是,当你能够草光那些人之前,最好还是通过游戏规则来解决问题。很多人期望的并不是这一件事情之上的公平,而是整个系统的公平,如果用“民意”压迫出我们所需要的结果,这个头开得也许并不好,除非别无选择,否则还是先从内部开始。

1 thought on “杭州七十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