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 西藏

如果你前一个星期没有在地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请看这里。西藏在上个星期发生了连续的骚乱,并且引发中国政府镇压,最少已经导致10人死亡。

我很少发表关于中国事务的个人观点,原因?不外乎是因为华人们辩论起来那口水的激烈程度,戴帽子,人身攻击,问候祖宗,我可承受不起。

首先要明确我的观点。西藏从元朝开始即属中国。如果你不认为元朝是中国王朝,那好,从明朝开始即属中国,现在也是中国的一部分。但至于未来还会不会是中国的一部分,我没有水晶球,不知道,这应该是西藏人民的选择。

但至少我认为,西藏它极其可悲的地理位置使得它很难有真正意义上的独立。就算它脱离了中国文化影响,也会立刻陷入印度的影响。所以,将西藏留在中国是对西藏人民最好的选择。

但西藏人理应有更高程度的自治。

如果你来自中国大陆,我可以基本确认你是在无神论的环境下成长的。我也是,共产党也是,但西藏人不是。 他们信奉藏传佛教,有一整套自己的价值体系,我们不会变卖家产然后全部献给寺庙,但西藏人可能会。

这种不同的价值观是没有对错的。但两种不同的体系要相容,还是有一点难度的,所以我更愿意把西藏周期性的问题称为文化冲突,而不是分裂活动。

所以另一个价值体系内部的问题,我们最好不要去插手,无论你再怎么汉藏一家亲,那也只是你的一厢情愿而已。就像共产党去选新班禅,一个信奉无神论的政府/政治组织去选别人一个宗教的领袖本身就是一件很滑稽的事,而且还选了一个有争议的。如果我是西藏人,我也会不开心,至少我感觉到我的信仰是被别人控制着的,不是一个自由的信仰。

其实让他们内部选好了,中央册封就是,有什么不好的。更何况你能把一个完全不同民族的地区留在自己国内,这就已经很不错了。

至于第十四世达赖,无论他有什么错,在经过正确的宗教程序决定之前,他还是西藏人的达赖,西藏人的神,这是宗教感情的问题,因此就算你再下千万道行政命令,这也是无法改变的。

我很惊讶的看到拉萨瞬间就能出现大量雪山狮子旗。 你可能认为这是一面藏独旗帜,但这面旗早在西藏独立运动之前就出现了,是代表西藏地方政府,也就是代表达赖权威的旗帜。所以这面旗帜大面积的出现说明了西藏人对达赖的敬仰,这种宗教问题是不可能简单的把这旗帜在中国禁掉就可以解决的。

同样的,中国政府也不能像在其他地方那么潇洒,什么东西不满意,就用命令一禁了之。

因此,要解决西藏问题,西藏人的神,达赖是关键。我觉得只有两个可能——达赖回国,谈判解决;要么达赖在国外圆寂,西藏大乱一阵之后,如果当局还有能力控制,那选出新的达赖喇嘛,国外的西藏流亡政府没有了精神领袖,市场自然也就小了。

但中国政府似乎采用了第三种方法,也是其常用的办法,发展经济。经济发展起来了,农民有饭吃了,就不会起来造反了。在中国其他地区,这招也许管用,但在西藏,不行。一个虔诚的教徒为了保卫自己的信仰,连命都可以不要,难道他会在意你那几个钱?

这是中国社会当今一个很大的毛病。经济是在发展,但人们的眼里只有钱,什么时候聊天都是钱,新闻也是钱,股市,GDP……同样的,大家也自然而然的认为,任何问题都可以用钱解决。

拿这种思维来解决台湾,用经济优惠收买,是有可能成功的,但西藏,是不行的。

无论未来发生什么事,大家都应该是好聚好散,以和平为最大前提,谁也不应该先动手。

5 thoughts on “关于 … 西藏”

  1. 我不相信什么什么大奶,政权的东西,权利的东西。谁会相信,这样,我就不相信大奶了。

  2. 一点愚见:
    元朝,我偏向于认为他不算个中华王朝,在那以前中国和西藏是各自独立的,在忽必烈的时代都被蒙古人给征服了。元人统治西藏和统治中国的方式很不一样,而中国本土和西藏本土彼此并没有臣属的关系。

    说到明朝,除了咱的御用学者以外,包括黄仁宇、费正清这样的历史学家,都是没把西藏算进“中国”的版图的,明人比起元人来说弱多了,忽必烈是因为尊重藏传佛教,所以跟西藏的关系很好。明人没这种需要,要延续元朝对西藏的统治,至少得派个兵吧?可是明朝在这方面是一片空白,除了颁了几个象征性的头衔以外,完全管不了西藏的事。好在咱天朝其实并没什么土地的企图,你只要不在边疆给我闹事,也不反对我们把你当蛮子,我天朝是不会和你计较那么多的。所以明朝,如果从史料上来看,西藏是实质独立的。

    一直到清朝,又是一外族,情况才有变。康熙两次平准之后,对西藏的控制是真的加强。可是这样一来,那什么“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的说法,就十分值得商榷。一来清朝是把西藏当藩属,与中国本土不同,二来,清末朝廷自顾不暇的几十年内,对西藏又失了控制。1912年清庭灭亡,当时的达赖宣布独立,民国政府本身就弱,没有办法做什么。一直到1950年咱们去解放西藏农奴,西藏才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正式纳入中国这个大概念之内。西藏在古代与元、明、清的关系,与今天跟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系,是完全不同的。

    其实达赖喇嘛现在提出的高度自治,被说成是变相独立、半独立,我觉得有些荒唐。达赖的提议,虽然细节有值得商榷之处,但其实质,就是希望西藏与中国能保持一种像元朝或清朝时期那样,享有高度的自治权。

    这其实是个悖论,如果达赖的“高度自治”是种变相独立的话,那么历史上西藏与中国的关系,从来就是变相独立的,又何来“自古以来就属于中国”之说?

    (另,你的文章写得很不错,加油。我的博客你也看过了~ 呵呵,前段时间受你的几篇逻辑文章的启发,想专门来研究一下逻辑谬论好了,结果写两篇就半途而废……正在独立博客的摸索中……)

    • 写那么长却被Aksimet判断为spam,真不好意思,我把你放出来了:)

      对西藏历史的讨论,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都试图把中央和西藏之间的关系简化成“独立”或者是“没独立”,但中国古时信奉的世界体系(中央和四方)并不能用“宗主国”这样的描述现代世界秩序的词语来准确表示。而今天,各方在争论这些问题的时候,都是在用今天的价值观和世界体系来评价过去。

      至于对我的表扬就免了吧,对于一个无论是中英文都写不通顺,语法错误连篇的人,还是多点指教而不是赞美比较好。我对逻辑也并不知道什么,那不是我的兴趣或者专业——我最大的毛病就是不爱读书,知道很多东西都都是浅尝即止,因此期望你能完成那几篇文章,让我学习学习:)

      至于博客,自由的感觉总是好的,独立出来吧。只要稍微有一点点基础概念,加上一钱包,架设一个wordpress blog不是什么问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