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延万里,横跨大洋的防火长城

当然,标题里的防火长城是指广义的防火长城。

奥克兰大学学生会的免费刊物Craccum是一本很有意思的杂志。对于我们老年人来说,这是了解年轻人想法和爱好的一个好窗口。当然如果你不喜欢年轻人的爱好,这本杂志偶尔还会出现一些很强大的爆料,例如把讲师发给学生的侮辱信原文照发

最近又出事了。这个星期的Craccum被一群中国学生有组织的搬运,起因是因为杂志后半部有大概1/81/4版的“法~轮~功~广告”

对于这些学生的观点,我表示万分支持,法~轮~功~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而很多人却认为那是一个好东西。我平日里常常利用各种组织,说服周围对法~轮~功~有好感的朋友,法~轮~功~是一个政治组织,不是宗教组织。

不过我要说的是,在法~轮~功~被新西兰政府取缔之前,它在新西兰是合法的组织。这个组织理应拥有我们每一个居住学习在这个国家的人们所拥有的权利,而这,包括自由表达自己的立场。

更何况争议内容只是一个文艺演出的广告。

当然,反对法~轮~功~的朋友们也有权力表达自己的立场。但无论是谁要发言,都有一个前提——不能影响对方发言的权力。

如果这些学生把杂志拿走之后,在法~轮~功~广告那一页夹一份小传单,至少打一个大叉,我都支持——虽然不太合法,但也是表达自己立场的途径之一,特别是在某个群体没有媒体话语权的时候。

最重要的是,这种表达是在不影响他人相等权力的前提下进行的,也不是通过暴力手段强迫他人接受一种观点。

但问题是,那“有问题”的广告已经被撕毁。

这种行为,是标准的言论和媒体审查,试图让与自己不同观点的内容在媒体上消失。我对其感到极度反感,仿佛又回到了报纸上不时出现大片空白的那个年代。

媒体审查本身并不是坏东西,特别是那种有违人类道德准则的内容,应该审查。但我极端厌恶那种让别人观点在媒体上消失的审查。这并不是因为我赞成,喜欢那些被审查掉的观点。我不是弱智,不需要一个神来告诉我什么是好的(就算那真的是好的),什么不好。我所需要的,就是知道事实全部,然后通过我的大脑,得出我自己的结论——自由思想是每一个人的天赋人权,而不是真理部和友爱部的财产。

任何有政治动机的媒体审查,包括这次撕毁页面的事件,在我看来,都是在公然藐视每一个读者的智商,等同于对每一个在阅读这本杂志的人说:“你们都是弱智,我来告诉你们,我们删除了一些你们弱智不应该看的内容。”

更何况,根据今天的先驱报报道(只刊登在了纸媒上,不知网络版为何没有),这群人去学生会抗议时,杂志编辑已经同意在同一期杂志上让他们发表文章。法~轮~功~做过的事情又不是国家机密,随手拈来都是,找一个英文好的学生,用事实写一篇文章,再配点刺激性的图片,让读者获得不同观点,让他们自己判断,有什么不好?像这种暴力行为,除了造成一般民众的反感,什么目的也不会达到,甚至还为法~轮~功~提供了又一次上镜的机会。

噢,对不起,我忘了,防火长城的关键词审查是双向的——为了防止国内民众利用代理服务器翻墙。在国外访问中国国内所有带有“法~轮~功~”字样的页面,几乎都会被中断链接,所以这些人可能也找不到什么有营养的材料用来写作。 为了避免影响国内朋友访问,这篇blog内的关键词我还必须得进行处理。

一位抗议者声称他已经在写文章批驳法~轮~功~,我有点好奇他的资料都是怎么找的。

另外,在我看来,杂志编辑已经很大方了。如果我是编辑,我可能会在两者中选一,押后一期刊登,以免得罪双方。

这种撕毁页面的行为,就像一些“亚洲国家”政府的媒体审查,折射出了审查者的心态,一个字:“怕”。但我实在是不知道这些学生在怕什么。

这些人自己以为自己很爱国,爱国主义让他们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上;但我觉得他们和法~轮~功~那些政治流氓实在是没有太大区别。唯一的区别是,一边是法~轮~!教信徒,一边是共产教信徒,和历史上的宗教冲突一样,两边都以为自己是神,但其实两边都不是好东西。

这两个宗教要打架就打吧,但请不要试图把我当成你们的教民,我有一颗脑袋,不需要你们帮我思考,不需要你们告诉我什么可以看,什么不可以看,我可好不容易才爬出防火长城的势力范围。

另外,历史已经证明了,任何试图用一个脑袋代替所有脑袋思考的个人和政治组织,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