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西兰,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正在生根发芽

Blog主早些年比较关注防火长城的动向。除了个人兴趣,更重要的原因是,今天众多已经“不存在”的网站,在那时还存在。那时的天朝网民还有探索世界的好奇心和动力,所以每当防火长城消灭一家网站时,带来的影响是实实在在,不得不面对的。

而每当一家网站消失时,一个今天依然存在的现象是各路天朝网民兴致冲冲地替网站自查自纠:究竟是什么内容导致网站被封,或者是临近某个敏感日只是暂时措施。 各路人马通常会讨论得不亦乐乎,还会列举出各种可能会让防火长城解封的手段。

程序猿们肯定知道我在说什么 —— 国外的github,或者国内的 v2ex

和天朝的统治术一样,防火长城并没有将其行为合理化的需求,更何况其行为决策本就没有任何法律基础。那些生计被影响的用户自然而然的会将其行为合理化,并且开始按照防火长城的规定开始自我审查。毕竟墙就像国家暴力一样,你看不见,却时刻被它控制无法逃脱,而且墙的目的对那些并不是反贼的普通屁民来所,听上去确实还有那么点正当性,“社会稳定”确实很重要嘛。

如果这一段听上去有点熟悉,不妨参考一下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特征。综合症发展到晚期,还会出现自己可以和绑匪谈判,说服绑匪等幻觉

至于为什么要说这个例子 —— 作为有天朝经验的岛民,新西兰政界和媒体对新西兰航空返航事件的反应,着实有种让我似曾相识的感觉。

至少在今天,天朝官方还没有公开解释航班返航的原因,不过原因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原因的猜测从新闻刚出现就开始了。现反对党党魁Simon Bridges在事件发生后不久就在Twitter 上质疑,是否和两国关系恶化有关:

We need to know what has happened here. Is it part of the ongoing deterioration in relations between this NZ Govt & China? https://t.co/MxkbgbnpUB— Simon Bridges (@simonjbridges) February 10, 2019

哪怕在事情稍微有一点眉目之后,Bridges依然重复着可能是关系恶化导致报复的看法。 这些说法的潜台词无疑是我们应该和中国搞好关系,改进那些让中国不开心的地方。至于中方这一做法是否合理,符合国际规定和惯例,至少我是没见着他讨论过哪怕一次。

于此同时的另一条新闻报道说,规划的中新旅游年活动,由于中方“行程冲突”被推后。而新西兰反对党的第一反应是:旅游给新西兰带来那么多钱,这些来自中国的信号着实让人担忧。旅游部长应该马上去中国搞好关系

新西兰媒体的反应没有给人什么信心。受过哪怕一点专业训练的新闻工作者都知道,事件发生后需要采集当事各方的说法,哪怕一方拒绝被采访,也会在新闻中注明记者已经试图联系过对方。 而不管是返航事件,还是中新旅游年推后,我看不到任何一家媒体新闻中提出哪怕是试图联系过中国官方。各种对于原因的猜测倒是一直没有停止过。

值得注意都是,新西兰两大媒体,Stuff 和New Zealand Herald 的报道虽然没有提到联系中国官方,但都提到北京的消息来源。毫无疑问,这消息来源证实了新西兰的担忧,肯定是冒犯中国了。除开新西兰媒体本身的水平不说,中国对海外媒体的各种喂料方式,就包括通过匿名来源传达此类官方想说但不方便直说的事情。

至于自查自纠,那更是不用说了:

我想应该不用我重复,以上这一切,都是在中国官方没有发布任何言论的情况下发生的。

在“西方国家”中,新西兰人口和经济规模较小,但政治,经济和社会特征和其他西方国家类似。因为这一点常常被看作是新政策或产品的试验田。除了80年代的经济自由化,今天很多Apps, 网络服务或者软件常常会选择新西兰作为“soft launch”的第一站。

相反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宇宙真理党的眼中也有着相似的功能。关系好的时候,可以试验如何和“西方国家”签自由贸易协定并且从中获益。至于关系不好时,应该怎么用当地政界和媒体来达成自己的目的,今天之所见也许就是这一实验的一部分。

本站荣获GFW’s Choice Award

你现在正在阅读的内容已经通过GFW和真理部认证,属于双加好内容。

以前常常开玩笑说,如果你没有被GFW过,你都不好意思跟别人说自己有独立博客。我一直很郁闷的一件事情就是以前我无论触红线,但中国国内访问这里依然畅通无阻,特别是看到周围朋友的blog一个个要么被关,要么被GFW,弄得自己确实有点不好意思。

不过现在不用了。我可以肯定GFW已经正式认证本站。具体时间不太清楚,但应该是在21日的某个时候。而且不仅仅是IP封锁,至少就我从国外的测试,无论我访问任何中国国内的网站,只要网址内带有”.arctosia.com”参数,访问均会被阻断。我不知道这“惩罚”会持续多久,因为还有1/3的国内朋友表示可以访问。这也许表示GFW只是暂时阻断这里,或者只是因为全网阻断需要时间而已。如果你来自中国国内,而且还可以正常访问这里,烦请汇报一下你来自的地区和网络服务商,让我搞清楚状况究竟如何。

但不管怎么说,可以被GFW发现并且做出反应,这本身就是一种成绩。而且,这种网址关键词封锁的待遇通常是只有知名blogger才能享受的,而今天我居然能获得此项殊荣,真是受宠若惊。

被GFW认证之后直接访问本站则需要翻墙,但有很多其他可以看到这里内容的方法。根据我的测试,通过Google Reader等阅读器订阅我的feedburnerfeedsky种子依然正常。另外本站通过feedburner提供邮件订阅。我可以看到之前就有不少人通过这种途径方式订阅了本站。邮件的好处就此显现,避免被GFW阻断联系。如果你也希望订阅,在下面方框中输入邮件地址,然后点击信中的链接验证你的邮箱(非正常方式访问本站可能看不到输入框)。

输入你的邮件地址:

Delivered by FeedBurner

当然,一堵GFW是挡不了社会前进的脚步的,我也绝不会就此放弃这里。熟悉我的朋友知道,我刚开始写blog就没想过吸引眼球,而是给自己和朋友看的,只在后来才扩大范围,公开访问权限。而且在这个blog开始的第一天,我就坚持我只会说我自己想说的。我和很多访客交流过,他们认为我观点“尖锐”,“独特”,我常常不以为然,我唯一的不同只是因为年轻,比较有勇气,说话不会瞻前顾后。而在GFW 被封之后,这一点显得更为重要 —— 当你的网站被GFW认证后,如果还有人愿意翻墙过来,那么表明他们对这里内容的期望就更高。就像爱国青年所说,如果不“反动”点我怎么吸引眼球呢?其实这说法并没错,但这同时也应证了,这堵墙只会加剧社会矛盾,把原来可以通过讨论解决的问题掩盖,封堵,从而逼到绝路上,加速体制的崩溃。

Google,等你回来

我想大部分朋友都不知道我抵制一家互联网公司,不,这家公司不是中国国内的公司,而是雅虎。虽然每家外国公司在中国都有“遵守本地法律”的行为,但只有雅虎做得最过分。国安当年联系的是雅虎香港办事处,雅虎没有义务满足国安的要求,但它却主动向邪恶低头,这是不可容忍的。直到今天,只要一个网站上有Yahoo这个名字,我一律拒绝使用。

我还抵制一家公司,当然,这个很多人都猜得到了,百度。对百度的厌恶完全出自版权问题。我曾经在其他地方说过,当百度百科宣布自己为“全球最大的中文百科全书” 时,就是我和百度彻底拜拜的那天。后来果真如此。

但我想常常在这里看我瞎唠叨的朋友都知道,我几乎从未公开说过我的这些观点,因为抵制一个对象是自己良心的选择,每个人的“容忍程度”都不一样,我也不准备强迫别人一定要站在和我一样的高度/低度上来看事情。再说当你真正对这些人发自内心的鄙视时,你根本连提都不想提起他们,成天对别人叫嚷抵制谁的,除了展现了自己“伟大的爱国情操”,不是顺带帮对方做了广告嘛?

我们每一个人的行为源自自身的道德和价值观,同样的,像是企业,政党之类的团体也相应的,有自己的价值观。艾未未在美国和Twitter的创始人之一Jack Dorsey对话时,Dorsey的话我就特别赞同:企业也应有自己的价值观和良心 —— 因为企业是由一个个的人组成的。如果有一个人成天就想着钱,为了钱其他的一切都可以不在乎,我们会说这个人没有内涵,见财眼开 —— 我想没有什么人愿意和这种人交朋友;那么为什么当一个公司只看着钱而不讲究道德的时候,我们不仅不反对,还会说“不想在中国赚钱就滚”?

在Google开设中国网站谷歌时我就反对这种选择,在天朝的管理范围之外,虽然有GFW这种东西的存在,但至少行事自由 —— 讨好一个要脸面的极权是需要付出很大代价的,金钱,网站提供的服务,和原则。而且因为有雅虎的前车之鉴,用户资料的安全也是一个大问题。当时虽然宣布不会在中国的服务器上储存用户资料,但后来Google遭受到的攻击已经证明,这远远不够。所以还是那句话,如果跟一个流氓妥协,流氓只会得寸进尺而不懂满足。这件事的起因其实就这么简单,裆的黑客行为和在Google安放的内奸把Google逼急了 —— 大不了我不玩了。

谷歌的问题不在于遵守什么法律,熟悉中国言论审查制度的人都知道,这种事情没有明文规定,连下的指令,很多情况都是通过电话之类口头下达的。这种事情自己都知道是见不得人的,为什么要强迫别人来给你掩护?如果要问Google停止审查究竟违反了什么法律,我国著名相声演员秦刚也未必答得上来,除了告诉你“相关部门”的“相关法律”之外。

而当Google稍微不听话时,就发动作协,CCAV,裆的各路喉舌,高也和高也的黑客同学们来造谣,抹黑,甚至在背后用阴招对付一个商业公司。官方一面是想要Google这个牌子来显示国内互联网的“开放”,另一方面却又怕人们看到外面的世界。Google处在的是一个十分尴尬的位置,进退两个方向都不好选择。 进,就会像温影帝所说,“让外国企业享受到中国企业的待遇”,迟早会从本质上变成另一个百度;而退吧,中国也的确是一个大市场,Google中国的市场占有率在不断上升,放弃这块市场也确实可惜了。Google其实从来没有宣布过要离开中国,只说过要“停止审查”,而如果这种选择意味着关闭Google.cn,Google将“不得不”这样做。而现在官方喉舌宣传则继续了其一贯的优良传统,一是Google主动要退出,二是把Google.cn的关闭和访问Google.com两者混淆起来,为以后墙掉Google做好舆论准备。

实话说作为Google重度使用者,我倒是很希望Google尽快离开中国。这不是因为我没有翻墙的顾虑。试想一下,如果你发自内心地关心一个小MM,而这个小MM成天被他男朋友欺负,挨骂挨打。你是希望她走得越远越好,再也不要回来呢,还是要她“遵守家规”,“以大局为重”?作为一名中国人,我感到更多的是对Google的歉意。泱泱大国号称有5000年历史,一个13亿的国家却容不下一个技术,观念开放,奉行不作恶一家公司,这不是裆的责任,归根到底,这是因为我们每一个网民不作为,才把别人给逼走的。

作为一家商业公司,虽然应该有自己的原则,但改变一个国家却未必是这个公司的义务,要一个公司做这种事也有点强人所难。因此走,就成了最好的选择。不管Google当年进入中国市场的理由“让中国网民看到更多,而不是什么都看不到”是出于自身的理念还是纯商业的行为,事实已经证明这条路行不通。自己的权利要靠自己争取,中国人的事情最终还是要靠中国人自己来解决。现在这个裆可以继续通过喉舌造谣,可以继续通过五毛说“Google不遵守‘中国法律’就滚出中国”,但不会太久的。当我们最终让那个不遵守人权,普世价值的帮派滚出地球时,我们将会真正的张开双臂,拥抱这个世界。

更新:Google最终的选择是撤到香港。香港的服务器现在在中国大陆访问畅通无阻,不过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就说不清楚了。

#fotw 没有不倒的墙

好久没关于墙的事情了。最近有点新的发展,所以说说。

20年前的11月(“东欧剧变”),东欧国家的共产党政府不是倒台,就是处于倒台的边缘。在东德,11月7日,统一社会党所组建的一党政府辞职,两天后,冷战标志柏林墙开放,东西柏林之间的障碍不再存在。

20年后的今天,有人建立一个名为”The Berlin Twitter Wall“的纪念网站,架设起了一面虚拟的柏林墙。任何用户只要通过Twitter加上本文标题中的“#fotw”标签,均可以在那堵虚拟的墙上留下自己对柏林墙倒塌的感想,并且提出20年后的今天,世界上还有哪面墙是需要被推倒的。

今天还没有被推倒的墙?那不就是the Great Firewall嘛。这个地方被我朝网民发现之后,中文内容瞬间充满了虚拟柏林墙,仿佛变成了一个纯中文网站。网民发疯似的向墙上写下诅咒GFW的字句,但GFW的反应同样也坚决而迅速,老样子,他们选择用暴力来展示自己的意志  —— 这个网站也被封了。

但GFW的管理者逐渐的发现了一个问题,虽然对Twitter和类似服务的封锁是越来越严格了甚至还包括动用媒体机器对其进行抹黑。但对那群坚持翻墙的网民来说,再严格的封锁都起不了作用,在Twitter上吹水,墙上写字的那些网民还是照样在那里,似乎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Twitter的可怕之处在于,这不仅仅是一个网站,而是开放式的服务,因此传统意义上的封锁一个网站是没有意义的。相信对于熟知Twitter的朋友,这一点不用多讲。至于不熟悉的,考虑一下这个例子:你现在在阅读的这篇文章,文章摘要已经被自动发至我的Twitter帐号;通过标题上的标签,同样的摘要也出现在了虚拟柏林墙上面。这整个过程都是自动的,我根本不需要访问Twitter的网站。所以封前两者没有丝毫意义。如果封我的blog —— 重新开一个不就行了?

如果这还不够的话,这篇文章会在一天之内被各大搜索引擎收录,网页快照将会被保存很长一段时间。通过电子邮件,RSS阅读器,订阅了我blog的朋友们也会收到这篇文章,并且永久的保存在互联网的各个角落,让这篇文章获得被再次传播的机会。当然,我不认为朋友们会传播这篇并不出彩的文章,但如果通过这种方式传播出去的是党不喜欢的那些内容,有可能仅靠一堵电子防火长城来彻底掩盖消息么?只要点了“publish”这个按钮,我连我自己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唯一看不到这一点的,就是那些试图阻挡历史潮流的人了。不过他们在理性的阻挡失败之后,并不会选择放弃,而只会选择用更严厉的手段,试图去改变那不可改变的结果。到今天为止,新疆的互联网服务依然没有回复。四分之一个中国已经与世界隔离了三个多月,而且这种情况似乎还会持续下去。

我的解读是,新疆的情况反应了官方互联网政策的改变。互联网不再是一个可以利用起来制造舆论,维护统治的工具,而是这个政权的敌人。不管是热比亚通过网络“煽动”,还是一般网民通过网络散布那些永远不会出现在传统媒体上的新闻,网络的特性决定了它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通信工具,而是另一个更自由的社会,一个更难使用独裁手段统治的虚拟空间。

如果以后再次发生整个地区的断网事件,我一点都不会惊奇。

不可否认的是,在技术上和战术上GFW都占有绝对的优势 —— 网民的技术远不济GFW,而且GFW在暗处(不过网民其实也不笨)。但仔细想一想,无论是哪种情况,最后的输家只有一个。要彻底解决“海外反华势力”通过网络产生的影响,方法只有一个:把中国的互联网变成朝鲜那样的局域网。但想象一下一个没有国际互联网的“世界加工厂”?一旦经济滑坡,政权合法性消失,可是会有比网民发牢骚严重得多的事发生的。

很明显,没有人敢这样做。更何况,相对于翻墙者来说,GFW少了一样东西:不屈的意志。翻墙已经不仅仅只有获取被审查内容的现实意义,国庆时的严厉封锁赋予了这项运动新的含义 —— 在墙外公开嘲笑这个政府失败且弱智的审查政策。一堵物理上确实存在过的墙尚且挡不住人们对自由的渴望,何况这是一堵满目疮痍的虚拟墙?

GFW暴走中

这次国庆前的网络封锁是我印象中最严的一次。虽然我以前就知道防火长城完全有能力封掉所有翻墙工具,但还是被这一次震惊了。Tor在我的印象中是比较安全的翻墙方式,速度虽然不快,但很稳当。不过很不幸,Tor这一次也牺牲了,

当局对于网络的监控已经踏上了全新的台阶。今天在北京发生的新疆餐馆爆炸事件,让人印象最深刻倒不是事件本身,而是当局的封网速度,两三个小时以内,Twitter用户上传事发现场照片的网站Twitpic已经被封掉了。这是相当危险的一个信号,他们在实时监控包括Twitter在内的网民交流场所,也就是说,一旦出现什么“不河蟹因素”,他们会以最快的速度发现,并且和谐 —— 这一次是来真的。

我也感觉到了关键词审查的加强,不仅我访问国内网站开始出现问题,也不断有国内的访客报告,访问我这里的页面会偶尔出现连接被重置的问题,我没有具体测试,但估计是碰到了关键词过滤的问题。我倒不怕被封,所以我敢说。这年头,如果没被GFW照顾过,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写blog的:)

GFW的抽风估计会持续到10月中,等国庆之后可能会好转,各位好运。对于国内的朋友,我的建议是这段时间内不要使用圈圈功的那两个软件(“没边”和“免费门”),这两个软件绝对是在党国掌控之下的,而且据说在这个敏感时期,这两个软件的背景可能会带给你不必要的麻烦。

我验证时还有效的翻墙方法:

  • Tor依然可以使用,不过需要使用网桥,网页在这里。如果被封,给bridges@torproject.org发封信,标题和正文写上“get bridges”,你就会收到相关数据和使用方法(发信的信箱必须是Gmail)。这个至少现在看上去是无法被封禁的,当然,如果把Gmail封了就不好说了。这一页下的评论中有更多关于tor的讨论。
  • 最新的puff依然可以使用。
  • Hotspot Shield 不稳定,但应该还可以用。
  • Opera Mini,手机浏览器依然可以用作翻墙。如果要在台式机上使用,这里有一篇教材。
  • 普通简单代理可以用,不过绕不过关键词。
  • 如果需要访问Twitter,找你的推油征求翻墙方法,有大量山寨版Dabr存在并且可以使用。为了掩护,就不提供地址了,如果你实在找不到,找我要。

如果你有任何好方法,无妨和大家分享一下。本页面将会在老佛爷寿诞期间保持更新,如果情况严重,我将提供一些软件的本地下载链接。

那些禁锢中国人思想自由,愚弄我同胞的罪犯迟早会得到应有的惩罚,总有一天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