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关于 … 中国媒体

今天全国各大网站都出现了一篇新闻,很适合用来说明我的观点。

英国《泰晤士报》七月十四日就中国人权议题刊登一组评论文章,其中题为《抨击中国人权纪录的闹剧》的文章认为,西方政界人士在中国问题上“占据不了道德高地”。(中新社七月十八日电


当然,这种新闻报道还有很多很多。惯常的句式是,X国XX媒体称,中国是好的,中国是世界第一等等。意思就是说,你看洋老爷都说俺们最好了,那我们肯定就是最好的。

那么,泰晤士报究竟有没有这样一篇文章?有的,这篇新闻中提到的文章在这里。不过问题是,这不是报社观点,只是报纸上的观点讨论呀?就在同一天,另一个人在同样的报社发表一篇相反观点的文章,China is losing the human rights race,怎么报道的时候就忘了呢?

这有点像辩论中只允许一方讲话,或者法庭上只允许被告发言。中国媒体中常见的另一种手法是,比如说,国外一篇新闻报道同时采访了持有相反观点“专家”,中国媒体通常只会取其中“好的”观点,或者只取“坏的”,然后开始出现“XXX报诬称中国XXX”之类的标题。

中国媒体,甚至整个社会舆论,都有一个很奇怪的习性,很喜欢听外人表扬自己,甚至形成了一种心理需要。不过当同一个人开始批评时,我们要么装作没听见,要么立马翻脸不认人,称人家是“反动媒体”,“妄称”,“诬称”中国干了什么坏事。

这种态度转变,速度之快,举世罕见。就在不到半年前,人民日报还直称人家泰晤士报“有病”,不到半年,反复患病的泰晤士报病症好像突然就全消了,而且一瞬间变成了正义的化身。

我个人认为这种”mood swing”的根结在于,很多人长期生活在只有一种观点的环境下,潜意识的认为其他国家的媒体和社会肯定也只有一种观点,新闻里说的一定就是政府的观点。

直接症状就是,我们不能容忍和我们相反的观点。你必须和我的口径一致,要么你就是坏蛋,要抵制,要打倒。

但问题是,这和霸权主义有何区别?我记得我们好像是反对霸权主义的呀,难道我们只反对别人的霸权主义,但不反对自己这样搞言论霸权主义?

归根到底,真正的问题还是人们极度的自尊,无法以平常心去看待别人观点。人家怎么认为的是人家的事情,你为什么就不能依靠自己的判断行事呢?

一点闲话。我个人对习近平颇有好感,因为他在回答关于奥运的问题时,是这样说的

“……要用平常心来对待,因为世界本身就是很热闹的,什麽样的人都有,他举了这样一个例子,他说他是从一本名著里面看到的,那就是,如果把笼子里面吵的厉害的鸟 拿走的话,那笼子就不热闹了,而对于这种热闹,用平常心去对待,关键是要做好自己的事情,中华民族的发展,从来就是不怨天尤人的,只要认定走的道路正确, 走下去就行了,就会看到胜利的曙光。”

很难在中国领导人中看到这样的言论。不过事实就是这样,世界上没有人见人爱的……该用什么词?MM,还是明星?也没有人见人爱的国家。

当我的同胞们能以平常心来看待不同观点,而不是动不动就问候人家母亲,搞人家全家,我们的社会才是真正的繁荣了。

——————-

……我为什么要说“再”呢

1 thought on “再关于 … 中国媒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