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大选】第二次辩论

和美国不一样,我感觉新西兰的选举已经结束了。谁上台基本没有悬念,我都没有看到国家党有什么宣传攻势,只有工党和一些小党在苦苦挣扎——但奇迹不会轻易发生,我也看不到它将发生的迹象。

所以今天电视三台的第二次大党党魁辩论看得我昏昏欲睡,两个党魁也就是把自己已经重复了无数遍的政策再重复一次。

真正的亮点,至少对我来说,是主持人John Campbell。我不是常常看他的节目,不过从今天节目中看出,他至少比一台的大胡子Mark Sainsbury要好,至少显得非常公平,给了两人差不多相当的时间,也给了双方足够的时间回应对方。当情况混乱,该打断的时候绝不含糊,党魁跑题时多半也能及时制止。

至于党魁之间,那实在是没什么亮点。唯一的一次是在争论Anti Smacking Bill反掌罚法案时,奇迹发生了。这原本是一个不受欢迎的法案,两家当时都投了赞成票,但跌大家眼镜的是,两个党魁居然不是互相推脱,而是在互争提出该法案的功劳。

这实在是一个奇怪的现象,特别是国家党来说,因为该法案的“功劳”通常都被归功于工党-绿党名下,虽然基本是稳赢了,也不能这样吧?别忘了有一些人他们真的不知道国家党当时也投了赞成票。

这反应出的问题其实是,和新西兰政坛历来的传统一样,两大党虽然自称有左右之分,但他们其实都非常靠向中间。在新西兰,任何倾向稍微明显一点的政党都无法取得大量支持,要上台,就必须取得对方选民的支持,被迫让自己向中间靠。

要达到这一点,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对方的政策照单全收。一个例子,工党很少有连续执政三届的记录,第一次是1935-49,工党传奇式的人物Michael Savage(听老人家说当年很多人家自愿挂他头像)打下了福利国家的基础,另一次就是这次。国家党最后都是怎么取得政权的?宣布工党所进行的福利改革他们会照样保持不变,这一次也一样,宣布保持working for families计划不变。

这表明了我认为选民需要认真考虑的一点——在MMP下,只有小党能够带来真正的改变。我对你的政治倾向没有兴趣,我的投票建议仅此而已。

就辩论本身来说,Helen Clark老大姐这次表现更好。没有了上次的咆哮,但依然是非常主动积极(毕竟现在处于严重劣势中),John Key和上次没什么差别,但很明显缺少一些动力,不是那么积极,只有一副稳操胜卷的态势。

对此的投票结果将会在晚11时发布,不过我还是认为John Key会取胜,因为很多人会按政党倾向投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