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大选】最后的评论

这次新西兰大选已经结束,所以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虽然我昨天没有把政党票给工党,但我依然认为工党是两大党“比较不邪恶”的一个。在过去9年中,新西兰有着稳定的社会和经济发展,每一个人,无论年龄,性别,种族,经济收入,都有机会享受新西兰的经济增长。这是可持续的经济发展,而不是那种靠剥削和压榨一部分人所得来的经济增长。

当然,过去9年中,工党政府也提出了一些不受欢迎的法案和改变,不过当你再回头回顾时,你会发现,其实很多并不来自工党,而是绿党。再说换上环保灯泡有什么不好,新西兰人过度强调个人自由,而因此攻击工党,却忽略了在欧洲,澳大利亚相似的社会改革。

Helen Clark是一个优秀的领导者。我敬仰她的强势领导风格和主见,她坚持做她认为对国家有益的事情,就算遭到大部人反对,她不会做那些选民喜欢但对国家无益的事。我相信,历史学家会认同这一点和她在国际上为新西兰所赢得的尊重。作为一名工党总理,我认为她仅次于Michael Savage之后。

Helen Clark也是我的地区议员。她在过去27年中,是一名优秀的地区议员,不像John Key,她确实住在自己的选区中,她了解这个地区,并且无畏的为整个社区争取利益。她的办公室职员也曾经帮过我的忙。我很高兴看到她继续以绝对优势再次当选Mt Albert议员,并且愿意留任。

Helen Clark心里其实早就明白她过不了这一天,时间到了,没有办法。工党也需要前进,我认为她迅速辞去工党党魁的方式值得赞扬。

我在twitter里说过,无论是谁当选,这都是新西兰值得悲哀的一个转折点,在世界经济危机中,大家都在向左转,选择有社会责任的政府,保障人们在危机中的基本福祉。

而新西兰优先党的消失则显示新西兰离开了长达12年的中间路线,议会中再无中间党派把执政党往中间拉。极右的行动党会把国家党拉向右翼,而如果工党执政,将会被绿党严重影响而导致一个极左政府的出现 – 这是工党票仓减少的一个主要原因。

我一直认为我是一个比较中间的选民,所以昨天的投票是一个艰难的选择。但我也没有把票给国家党,因为我永远不会忘记上一届国家党政府是如何结束的,两位数的通货膨胀率,从养老金里拿钱……我不认为今天的国家党和以前的那个有什么区别。

但其实我认为把总理给John Key比较合适。当你观察过世界经济危机后,你会发现,这次危机就是像John Key这种银行家和投资者所导致的。至于为什么John Key更好?这个嘛,纵火者通常是最好的消防队员,因为通常只有他们知道火是从哪里烧起来的。

但我也认为新西兰人昨天做了不明智的选择。行动党和国家党组成的多数联合政府对整个国家,包括对国家党本身是不利的,因此国家党需要联合议会中唯一的中间党,联合未来党。但Peter Dunne只有一个席位,绝无可能影响整个政府的方向。

最后放首歌悼念一下。新西兰本土的一名歌手Brooke Fraser  – Arithmetics (虽然这歌原来是歌颂上帝的)。

2 thoughts on “【2008大选】最后的评论”

  1. 新西兰左右其实并不明显,所以真正发挥作用的是小党派。不过过去9年来左翼太强,成功把政治中心向左转移,右翼党派这次上台的代价其实是很惨重的,为了赢得选票,全盘接手了左翼的大部分福利政策,并且保证不会在第一届出售国有资产。

    没有谁好谁坏,只不过左翼一般是在经济困难时上台。

  2. 墙的问题吧?我没发现我这里有什么问题。现在那一页上面关键词挺多,选举,投票,怪叔叔,民主……如果访问那页之后我的任何页面都打不开,那铁定是功夫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