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战纪念日

当我们正在庆祝“光棍节”时,在欧洲,北美洲,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地也在庆祝另一个重要的纪念日。90年前的11月11日,康边停战协定在法国当地时间11时正式生效,一战结束。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人类历史上所经历的第一次全球大战,并且也因此成为了很多国家的纪念日,在美国,11月11日是退伍军人纪念日;在波兰,是独立纪念日;在英联邦国家,11月11日是国殇纪念日;在欧洲,11月11日休战纪念日(Armistice Day),并且是多个国家的公众假期。

刚刚看了在英国白厅外的纪念仪式,英国仅存的三位一战老兵,坐在轮椅上参加了纪念仪式,并由现役军人代向纪念碑献花。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其中一位死活不肯将自己手里的花圈放开,看上想是要自己去亲自献花,几个人,包括主教在那里劝了很久才放手。

在其后播出的专访中,其中一位老兵表示他虽然已经失明,但他永远不会忘记他所经历的恐怖和血腥。他希望在他们最后三位辞世之后,人们不要忘记当年的战争,并且永不言战。

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一战ANZAC老兵已经全部辞世,而且在新西兰该纪念日活动规模也显然不如从前。人总是爱遗忘的,没有办法,对只是战争遗忘得慢一些。

发一下纪念颂词(Ode of Remembrance)的第三和第四段,一直觉得这是很优美的诗。

They went with songs to the battle, they were young.
Straight of limb, true of eyes, steady and aglow.
They were staunch to the end against odds uncounted,
They fell with their faces to the foe.

They shall grow not old, as we that are left grow old:
Age shall not weary them, nor the years condemn.
At the going down of the sun and in the morning,
We will remember them.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