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很爱国,可这钱俺不能付

突然发现我还没对那一对兽首有什么评论,这回有了一些有趣的发展,顺便说说。

这事从一开始就和保护文物本身无关。文物本身的价值和经济价值无关,也不是说文物在原产国手上,其文化价值就会翻倍——要说保护,很多人,包括我在内在某种程度上倒觉得很文物在国外更好,60年来,在这个文明古国的土地上发生了多少起恐怖事件?

就法理上来说,我暂时看不出法国的拍卖有什么问题。是的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国际公约,但国际公约不是国内法,签署国际公约并不代表这个国家会遵守,把 国际公约的精神结合到本国的国内法中,这公约才算真正的生效。政府对外有义务实行公约,但无论如何也很难干预国内法,更不太可能去干涉一个商业公司的经营 行为。

文物和收藏品之类的一样,价值是人定的。要说这对兽首本身有什么文物价值,我不觉得,但有两点很重要,它们来自于圆明园,圆明园“被八国联军”烧过(其实准确的来说并不是八国联军),这就涉及到了所谓“民族感情”的问题,而你是无法给中国人脆弱的感情订一个合理的价格的。1840情节是中国无法从心理上真正长大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成天就是想着的雪耻而不是和平相处。这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并没什么错,但这会带来一个非常严重的副作用,还没雪耻的前提就是总觉得自己比别人矮一截,别人做什么事情都是在欺负自己。如果是这种心态,无论别人做什么,我们总能找到“外国人在使坏”的证据;除非洋人像当年大天朝那样对咱们百依百顺,年年进贡,那个时候我们就觉得强大,站起来了。

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和那些使坏的“鬼子”们有什么区别?我非常不赞成“以牙还牙”这种观念,如果因为日本人的南京大屠杀,我们就要来一个东京大屠杀,没错,我们是“报仇”了,但是,我们和我们口中的“日本鬼子”也就没有区别了。这件事也是如此,我们所应该不齿的是当年的强盗行为,而不是因为强了我们的盗所以我们也要变成强盗。用无赖对强盗,我只能说,当我们强大了之后,我们只会变成更凶狠的强盗。

我一直没怎么说这事的原因主要是,我一直感觉这种感情问题是一些媒体,甚至是五毛炒起来的。从网上的消息可以看出,有人在故意造谣。先是说“佳士得玩弄中国民族感情,故意炒作抬高价钱”,然后还有消息说铜像“就是佳士得内部的人买的”——不过现在很清楚了,是谁买了兽首,又是谁只炒作不付钱,故意抬高它们的价钱。我想说,这种玩着卑鄙技俩的小人,阻挡不了世界的和谐,也破坏不了中法两国人民间的友谊。

附一则:城管吃烧烤拒绝买单 将店主打成脑震荡(图)

我觉得城管可以说,俺是代表国家来吃烧烤的。

2 thoughts on “俺很爱国,可这钱俺不能付”

  1. 1840情节是中国无法从心理上真正长大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成天就是想着的雪耻而不是和平相处。

    ——同意
    很明显的一点可以由中国的历史教科书看出来,就连大学老师讲课都是带着股愤愤不平的落魄相,好像全世界都是欠它的。
    就此而言,我们似乎没有立场要求日本正视历史,因为我们自己都在逃避。

  2. 既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一边谴责别人对我们犯下的罪行一边又想用更恶毒的手段回击,所谓雪耻难道是用罪恶回击罪恶吗……希望别人正视历史,如果我们对历史的认识就是仇恨和复仇的话,这样的历史也没有什么意义……
    爱国是个伟大的借口,任何违法与不道德都可以用“爱国”两字形容,这次拍卖一开始还是“恶意抬高价钱”,当发现这事是自己人做的之后此人被无数五毛捧为民族英雄,用自己大脑思考的人太少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