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6月4日维护一天

“他的一个举动为这个世界重塑了勇气的象征”
“他的一个举动为这个世界重塑了勇气的象征”

欢迎到访。你也许想打开的不是这个页面,没错,是我强制定向的。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这个blog和很多中文网站一样,遵守中国网站维护日的约定,5月35日不对外开放,但我希望能够借这个机会,说几句话。(“维护”已经结束)

在海外,每当有人说中国人懦弱,胆小,懦弱,不懂得争取自己权利,我总会把你看到的这张照片发给他们。简单,明了,不需要说,更不需要解释。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勇敢,坚强的人,我们从来没有屈服过,因此无论是任何权威,最终还是挡不住人心的力量。

我所感到惭愧的地方是,当别人提到中国人健忘时,我却真找不出一个可以反驳的理由。才20年,一代人的时间都还没完全过,别说年轻一代的人了,我们之中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个勇气的象征?无论这位据说叫王维林的普通人20年前曾经做过多少惊天动地的大事,可今天,他和20年前这起事件有关的许许多多人一样,我们至今也不知道这位勇士的姓名,不知道他来自何方,也不知道他如今是否安在,过得是否还好。

如果苟且的生不能唤醒人们的记忆,那忘记鲜血则是不可被原谅的。二十年来,天安门母亲所经受的煎熬不仅仅失去自己子女的痛苦,还有政治上持续的压力。可她们二十年来,一直是默默的承受着。我们作为一个社会,做得实在是太少太少,不管政治上有什么问题,他们都是中国人,都是父母,都有自己的心,可这个自称仆人的政府,为什么有权力拿走主人的自由甚至是生命?

我做不了什么,但并不意味着我就应该沉默,大家都做出自己力所能及的那一部分,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因此我纪念今天,我纪念20年前逝去的生命,我纪念我们曾经拥有过的勇气,我们这个民族的那些曾经值得骄傲的部分。

他们试图把我们变成只懂吃饱喝足的猪,他们可以管制媒体,可以封锁网站,可以用各种手段威胁任何这个独裁机构看不惯的异议者,更不惜滥杀无辜 —— 我本来就不想写这个的,可他们昨天封掉了我最常上的几个网站。网络封锁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我们一忍再忍,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如果你认为这些事和你无关,你可以不关心政治,那你错了,因为你最终会发现,就算你不关心政治,在中国,政治迟早会来关心你的。

他们要封站就封好了,其实不用他们来封,我们自己来。他们迟早要成为孤家寡人,看着他们自己和自己玩也许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可他们如果想要封掉人们的思维,那是不会成功的,因为只要我们的心还在,希望和未来就在。

蒙上眼睛,就以为看不见

“蒙上眼睛,就以为看不见;捂上耳朵,就以为听不到;而真理在心中、创痛在胸口,还要忍多久,还要沉默多久?让明天能记得,今天的怒吼;让世界都看到,历史的伤口。” – 历史的伤口

没有人想当暴民 —— 谁不想安静,稳定的生活?但安静并不意味着要做顺民,人有吃喝拉撒的基本需求,但如果仅仅是如此,我们无非就是猪圈里养的那一群等待被屠宰的猪罢了。

可是被逼急了,再温顺的动物都会咬人。

虽然每年六四/5月35日封网站在很多人看来是常识,但昨天的做法还是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一条新闻报道的标题是“China Blocks Twitter (And Almost Everything Else) ”,虽然有点夸张,但对来自中国一般技术用户来说,这倒也没怎么错,现在除了Google的一些服务在国内幸存,其他真剩不下什么了。

共产党想干什么?不让人们在网络上说话,那是不是要人们到街上去说话?

二十年来,经受心理煎熬的不仅是受害者和他们的家属,也不仅是对党彻底失望的人们;就连共产党自己也整日生活在恐惧中。任何的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刺痛党那颗脆弱的心,无论这个党再怎么伟大,光荣,正确;暴力机关再怎么暴力,但心里的虚弱是什么药都治不好的。曾经就有人嘲笑之:“他们最SB的地方不是在于他们是SB,而恰恰是他们自己知道自己是SB,还要装作一副不SB的样子。”他们以为蒙上自己的眼睛,捂上自己的耳朵,自己曾经做过的那些事情就不存在了,可他们连自己都骗不过。

这让我想到了MSN Space spaces.live.com上的那些中国用户,他们绝大部分人,我相信,并不关心政治。很多人的blog其实都是用来闲聊扯淡,风花雪月的。但今天开始他们发现自己的blog上不去了,他们会怎么做?所以从这方面说,墙也并非一无是处。

忍不是一个选择,因为这个没有监督,没有制约,歇斯底里的党做事是没有界限的,今天你忍,明天他就得寸进尺。有位朋友原本因为要保护自己live space的而在blogger另外开了一个 —— 现在谁都看到了,妥协的结果就是你失去一切。政治的核心之一就是妥协和利益交换,但共产党是不讲究妥协的。独裁者讲究威权,讲究等级。他们推崇的是“非友即敌”,因为任何不支持他们的事物,在有心理恐惧症的人看来,那都是潜在的威胁。这种恐惧是没有理由的,因为他们就不是来自正常世界的人。

所以,你虽然可以在今天说你不关心政治,但放心好了,政治迟早会来关心你的 —— 你今天的冷漠,就是敲响了明天自己的丧钟。

因为Twitter被封锁,我暂时取下了blog页面上的挂件,以免影响国内访客的速度。

真理部最近状况很不好啊

前几天是拼接照片被发现,这一次直接把六十四的照片发在了新京报上(版面中最后一张照片),真理部最近事情有点多呀。

出事的文章已经被删了,但在新京报的服务器上,最后那张图片还在,或者这里有大图(原作者:刘香成)。不过当天的报纸已经大部分被真理部收回,扔进忘怀洞了。

成都晚报的那次事件已经导致N个编辑丢工作,而那仅仅是广告中的一句话惹的祸。这次搞一个这么大的照片出来,又赶上奥运,新京报就自祈多福吧。

我有时候觉得我们实在是很可悲,小时候总是被教育“不忘历史”,我也确实是这样做的。特别是以前每一次看到日本人“篡改”,否认历史,我都义愤填膺,觉得小日本很坏。

日本人有问题的教科书只占市场的5%的左右,而真理部却有权指挥全国人民去忘掉某件事。究竟是谁给了他们这么大的权力?这和日本人有什么区别?

5月35日那天,如果党国真的问心无愧,如果事件真的是外国反华势力的操纵,为什么不理直气壮的让真理部每年搞一下纪念仪式,吼几声“美帝国主义滚回去”,再搞几个类似“继续深入揭批外国反华势力的险恶用心”的活动?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岁月的流逝,越来越少的年轻人知道历史上5月35日究竟发生了什么。因此只要“外国反华势力”不死心,类似新京报的这种“失误”就将会不断发生。

到那个时候,希望把大家都扔进忘怀洞的真理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自己打自己嘴巴,开始时刻提醒大家这些新闻不能登;要么,真理部就认输吧。

今日敏感,诸事不宜

Tiananmen Square

真的。。。的确什么都没发生过。

今年是第十九年了。十九年前的今天,中国什么事都没发生。

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不过有些人应该意识到的是,有些东西,是像酒一样越放越浓的,特别是在信仰方面。用拖这一招来使别人忘掉一切,实在不是一个好方法。

今年可能就是一般的纪念活动吧?明年又是逢五逢十了。

对于十九年前的事情,我就不评价了,人人心里都有自己的评价,我说不说都无所谓。

快二十年了,这场运动的影响还没有结束。你在百度的贴吧中可以找到1900年吧 -2008年吧,但就是没有1989吧。同样的,三百六十五天里面,唯独六月四日没有单独的贴吧。

每年这个时候几乎都会有网站被防火长城搞掉。我很关心,今年哪个幸运网站会被GFW的上帝之手选中?应该是一个中文网站,今年不能封英文网站,要留给参加奥运的外国友人看的,不能让他们说中国没有自由。

其实我并不反对防火长城,但我强烈反对这堵墙的隐蔽性。中国从来没有一个部门表示这堵墙负责,这堵墙封了什么站,为什么封,均无人知晓。我常常把GFW比作成神,就是因为你知道他的存在,你知道他神通广大,你却不知道他在哪里,更不知道他的神通广大什么时候就会降临在自己的头上。

像一些阿拉伯国家封掉色情网站,我一点意见都没有。但这GFW实在是有点不讲道理,Sourceforge,Wikipedia,Google,Flickr这些东西既不是政治站点,也不是色情网站,但却无一例外的遭到,或曾经遭到过封锁。特别是像维基百科,一个完全开放的网站,如果不喜欢上面的内容,派人去打编辑战不就行了嘛?浪费那么多纳税人的钱雇用网评员,就是让他们在论坛里发垃圾帖子的?

至于今年的幸运儿网站是谁,我再次推荐中文维基百科(至少从现在来看,只有一些地区无法正常访问维基百科)。香港版的youtube也有一定风险。在接下来可能就是海外中文媒体网站排排坐了。

如果你对卡通内容感兴趣的话,图片来自《辛普森一家》第十六季“Goo Goo Gai Pan”一集。

5月35日

就像我前面说的一样,每年6月4日(或者5月35日),总会有网站不知为何就倒霉了。

今年……暂时还没看见有谁被伟大之墙眷顾,除了……

不过我用site:arctosia.com命令,无论是哪个搜索引擎,我的站内内容一篇都没有少?莫非是有本身就被封锁的“反动网站”转了我的东西?不会啊,我的观点和反动网站从来都是冲突的。

这年头,如果没被伟大之墙盯上过,你都不好意思把自己的blog拿出手。这虽然应该不是针对我名字的,但至少也让我我的名字敏感了一下。

另外,每年在香港等地的纪念活动还是会例行举行。据说加入了赈灾的内容?可以看youtube,为youtube的GFW rank投上一票。

天安门,十九年前春夏之交时的那个故事……

———–

下面有一篇有点意思的老文章(和5月35日无关),有时间的话可以读读。

Read more5月3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