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勃望远镜投票

作为国际天文年活动的一个部分,也是为了纪念伽利略在400年前首次用望远镜对准太空,NASA正在进行一项全民投票,让人们来决定哈勃望远镜的下一个观测目标是哪里。不过有点可惜的是,好像不能自己提名,只能投NASA所提供的6个选项。

看了几个选项,我的建议是投NGC 6634一票。其他那几个候选的星系好像没什么特殊的地方,而NGC 6634是恒星形成区域,就观赏价值来说,这个应该是最高的:)。其他的什么两个星系相撞,其实已经有类似的图片存在,这回这个好像没啥特别的。

我记得很久以前也搞过一次类似的活动。我不记得时间,但我记得当时的结果,选出了马首星云,是最为人所熟知的星云之一。当时所拍出的照片在这里

国际天文年

国际天文年
国际天文年

还是没啥新闻,说说这个。

把2009年设为国际天文年的一个纪念意义在于,400年前,伽利略使用了一架小型望远镜(401年前发明的:)),第一次对太空进行了细致的观察。人类第一次看到了月球上的环形山,木星的伽利略卫星……等一系列前所未见的物体。

推行这个国际天文年的一个重要意义,我认为,在于,未来100年如果科技进步速度加快,将会是人类历史上的另一个地理大发现时期。也就是在400年前左右,天文学的普及使得在海上所航行的船只在茫茫的大海中知道自己航行的方向,直接帮助了地理大发现时期的探险。而在今天,地球之外的空间就是我们未来航海的目标——我们对外界,特别是太阳系外的知识基本上还是0。旅行者一号已经飞过了塞德娜的轨道,成为了旅行最远的人造物体,但那花了30多年的时间,人类可没那么长的时间可以等待。

有首名叫《星星点灯》的歌,里面有一句歌词,大概是“星星在文明的天空里再也看不见了”,意指现代社会的光污染使得城市的夜空就如白天一样光亮,而天上的星星都“消失”了。我们中的很多人,再也没有在夜晚仰望星空的习惯了。这其中的原因不仅仅是光污染,至少我认为,满天繁星的“去神明化”才是真正的原因。在科学知识普及的今天,那些星星不再有浪漫的传说和含义,而其现实意义又和绝大部分人的生活太遥远——在一个十分注重现实的社会,谁会去管多少光年外正在发生的事情?

天文学无论是从理论还是观测方面,都是一门十分高深的学问,但你并不需要这些知识才能享受天文所带来的乐趣:我的物理知识基本上就是鸭蛋。但很遗憾,我周围找不到一个有天文爱好的人,哪怕连认识几个星座的人都可以算进来。

我把我大学中两个自由选修课的其中一个给了天文。那个课有三个讲课的教授,但他们都无一例外的赞美了选修他们课的学生——倒不是因为选的是他们的课,其中一位教授说,“你选修天文这个事实告诉了我,要么你愚蠢至极,选了这么一个需要大量计算的科目(洋人的数学都很差),要么你是真心的想来上这个课,发自内心的想知道我们这个世界之外的那个世界,有比一般人更远的眼光。”

我非常同意。如果一个初次见面的人告诉我他的兴趣包括天文,那么他给我的印象将会比一般人高,除了上面的原因之外,这告诉我这个人不太可能是一个自大狂妄的人,因为真正向外看的人通常都能明白知道自己的渺小。

所以当你有任何烦恼,或者闲得无聊的时候,不妨关心一下我们这个世界之外正在发生的事情,很简单,不需要你搞明白霍金的那些理论,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抬起自己的头(当然,如果你的天空上能找到星星)。你也不需要一个专业级的天文望远镜,一个简单的双筒望远镜就意味着你拥有了比16-17世纪以前所有天文学家更好的器材。

至于在新西兰,因为不是那么发达,在像奥克兰这样的大城市都能看到主要星座;另外我试过,任何一个稍微长焦一点的镜头,加上一个三脚架,已经足够拍出大部分星座和一些比较亮的星云的模糊轮廓,例如M42

如果你订阅了我的文摘,你应该已经发现我常常分享一些天文方面的最新图片和消息。另外今年如果我有时间的话,我可能会选择翻译一些有意思的图片的消息,放在这个blog——感谢万恶的美帝国主义,NASA公开的绝大部分内容均没有版权,属于公有领域,因此我们可以自由使用。

关于 … 神舟七号

先看一张风景,如果有奥克兰的居民知道这是哪里,俺奖本人签名照一张。

最近比较忙,没心情更新这里。不过今天就要发射了,还是说说吧。

实际上我一直不太关心这事。别人几十年前就能办到的事情,你现在再来重复一次,实在是没什么值得骄傲的——我对什么“中国自主的XXXX”从不过敏,因为有太多罪行假这个名义横行了。要骄傲,等到哪天老天开眼,我们真成了世界第一,那再骄傲也不迟。

但你也不得承认,重复他人的成就是追赶他人的必经过程之一,所以我还是对神舟这一系列任务持支持态度的。大家常常说,地球之外的空间是人类科学研究和探索的新前沿,我们对外太空的知识太少。太空探索几乎涵盖了科学的方方面面,物理,化学,到生物,人类未来的科技发展也将是以太空为中心进行的。

Read more关于 … 神舟七号

还有最后一天

也许明天就是世界末日?

欧洲核子研究组织(CERN)的大型强子对撞器(Large Hadron Collider,LHC)明天就要正式运作了。这是一个相当大并且很有名的项目,科学家希望通过这个对撞器对宇宙的起源,暗物质的具体性质等一些物理学的BOSS级问题形成一些基本的解答。我不懂物理,至于具体的技术细节,请参考维基百科

LHC之所以出名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有些人认为它是人类终极自杀武器,认为机器开动之后会产生奇异物质或者是黑洞,摧毁整个地球,甚至是整个宇宙。当然摧毁整个宇宙似乎和我们没太大关系,就算塌陷速度快于光速,吃掉整个宇宙都是多少亿年后的事情了(原子时,不是和光有关的那个时间)。

那么摧毁宇宙的事情会不会发生?我说过了,我物理很差,不知道。事实上没人可以百分之百肯定这种事情就不会发生,包括CERN的科学家们。

但任何一位严谨的科学家,都不敢对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拍着胸脯说“我百分之百保证”。对未知领域的预测是建立在现有知识的水平上的,不过总有0.00…%的几率,有人类未知的知识影响这个实验。

不过科学的严谨,到了人们的口中就完全变样了。我听到别人说的是,“XXX科学家也无法完全排除发生毁灭性事件的可能”。

我记得的另外一个例子是,O.J.辛普森的案子。控方使用了DNA证据,而“出现拥有相同DNA特征的一个人的几率是千万分之一还是多少(忘了具体数字)”。结果辩方反驳说,这就是说,美国三亿人口中就有三十个人有嫌疑——而且陪审团还采信了这种观点。

总归来说还是科学素养的问题。感谢变态的数学和科学教育,中国人在这方面不知道比洋人强多少倍。

至于明天是不是世界末日,我个人估计不太可能。我还是相信科学家的,除非那一群科学家都不想活了。如果明天我们统统完蛋了,那也不错,俺有点困,可以好好睡一觉,不用交论文了,哈哈。

如果不幸真的发生了,地球也不会在瞬间毁灭。因为产生的是微型黑洞,它的膨胀需要一点时间。所以你至少可以肯定,你可以活着看见黑洞的模样——朝闻道,夕死可矣:)

两则 … 和天文有关的消息

我们小时候被教育的是,只有地球上有水,所以只有这里有生命。不过近几年来对各行星和其卫星的光谱分析可以看到,其实很多地方都可能有水,无论是固态的还是气态的。

但来自NASA的新闻有些不一样。我们以前只能通过分析,观察得出某个地方有,或者没有水的证据。这一次凤凰号通过实地研究,用实际的证据,证明了火星上有水

这自然而然的就把人们引向了地外生命这个问题。这东西在真正找到一个之前,是没法证明的;但就我个人认为,是肯定有的,不然上帝实在是太浪费空间了——浩瀚的宇宙,难道真的只有我们?

不过地外生命可能并不比我们高级,也许只是单细胞生物。

但是火星的环境,可能最简单的单细胞生物也无法生存。如果我们真的能在太阳系内找到生命,这个地方会是哪里?我投土卫二Enceladus一票,木星的那几颗冰月也有可能。

———-

另外一件事就是今天在中国的日全食了,虽然日全食只在甘肃和新疆等地能观察到,全国基本上都能看到某种程度的日食。至于成因之类的科普我就不说了。

在这个世界还没有人造卫星,望远镜的时候,日全食是观测太阳的最好机会,当太阳被完全遮挡住时,平时被太阳光给掩盖住的日冕和日珥等现象才清晰可见。今天虽然有望远镜和人造卫星了,但在直接观察太阳时,用的还是同样的一招,把整个球体蒙掉。

日全食是日月食中最罕见的现象,如果我的记性还好的话,我记得大约每300年左右才会在同一个地方发生日全食,所以我到现在都还没有见过一次日全食:(日偏食到是见过。

我的梦想是,有一天我可以站在月球上看日全食:)月球上的日全食就是地球的月全食,发生的几率要高得多。

如果你感兴趣的话,NASA把未来将要发生日全食的地点,时间早计算好了,整个列表,包括历史上的日全食,可以在这里看到。

中国大,机会比较多,明年7月22日长江沿岸城市和成都等都能看见日全食(的确如此,日全食轨迹基本上和长江吻合)。至于新西兰……未来二十年看上去还没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