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吃的鸡蛋

没什么时间写,破一次例,转一篇吧。

一些人在对待批评的时候常常出现一种“有本事你来做啊!你都没做过凭什么评价别人”这类很奇怪的逻辑。这到不仅仅是限于政治方面的话题,番茄花园被抓的时候也有很多人这样反驳叫好者。

我相信我这里的读者中没有坚持这种观点的人,就不费篇幅解释这种逻辑为什么是错误的了。

很多人常常用鸡蛋来反驳这种逻辑,“是不是要自己下几个鸡蛋出来才有权利评价鸡蛋的口味?”。今天我看到,有网民已经将其演绎了,有点意思,转载一下。我不知道原作者是谁(QQ群里转的),所以无法署名,抱歉。

Read more不好吃的鸡蛋

芬庆们又被耍了一次…

“孙中山是韩国人”这条新闻现在已经被证实为假了。朝鲜日报从未登过这条新闻,而持有此观点的“朴芬庆”教授也查无此人

但你到各大门户网站查看该事的评论,就知道这种新闻为什么会有市场了。就算已经证明为假,还是有一堆被“朴”的“芬庆”们愿意相信新闻是真的。他们是不顾客观事实的,只顾自己的观点。

我比较关心的问题是,现在新毕业的年轻人们对新闻报道“查证来源”这一条是越来越不在意了。他们从小就生活在网上,BBS、论坛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可以引用的新闻来源。最先刊登“韩国人孙中山”新闻的新快报说该新闻是从网络文章中来的。

至于环球时报这种超级小报就不说了,如果没了论坛,他们就只能整天“辟谣”,而不是“造谣”。但令人担心的是,这种现象有向各地地方报纸蔓延的趋势。我们不用再去读报纸了,去看论坛就行了……

一旦有一个报纸用了“论坛消息”,由于网络的作用,这条消息很快就会以其“荒诞性”传遍全国,甚至是国外。香港的大公文汇两报是国内媒体出口/进口消息的重要渠道。这两家报纸是什么我就不说了,他们在香港媒体中,更倾向于转载大量中国国内的报道,而且也是直接从网上弄下来,不经任何查证的。

所以一件事情在中国大陆外的中文媒体所报道,并不意味着那就是经过查证过的。

我记得“查证来源”这一条好像是记者的基本功啊?不仅要找到来源,还要分辨不同媒体对同一事件的报道是否是同一个消息来源。可问题是,我们的记者不仅常常连这一点都办不到,他们还会偶尔来几篇来自“世界新闻周刊”,“洋葱新闻网”的“报道”。

如果记者们缺乏此技能的话,作为一般读者的我们来说就必须学习该技能了。我一直是那句话,分辨和外国有关的假新闻的方法很简单。我们是人,外国人也是人,如果一件事不合我们常理,那么通常也不合外国人常理。

如果你懂英文的话,查证就更容易了。从Google News搜索,外媒究竟有没有报道,一目了然。

另外,这起新闻事件再一次的证明了五毛/网特要影响中国媒体其实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造几篇新闻,写得夸张点,发到那几个论坛(铁血,环球网等等……),自然就会有媒体转你的东西。如果五毛们想多投入点时间,可以花上一年半载的时间,经营一个blog,被转载的几率更高。

别说,我都被两岸三地的媒体转过。当然,对于真正的个人blog来说,你不要期望他们转载的时候会署你的名字。

新快报已经成为了我“不信任”名单中的一员。和环球时报一样,我不会再接受这张报纸的任何报道,除非有至少两个非相同来源的报道加以佐证,或者报道中事实经查证属实。

新快报更可恶的地方在于公开撒谎,造假事泄之后甚至敢声称编写新闻的何振涛,杜克两名记者不存在。这就不是无意转错新闻了,这是故意误导和欺骗公众。这两人在新快报上都发表过大量文章,可别告诉我他们又是临时工?

那还是不要崛起比较好。

公元1976年,龙醒了,摇摇头,唐山大地震了,但中国此后30年繁荣昌盛!
公元2008年,龙要腾飞了,先喷一口气,南方下大雪了.
再摆一下尾(它的尾部搭在缅甸的海边),缅甸刮大风了.
又一脚磴在汶川腾空飞起,汶川大地震了.
龙的腾飞一定会有大动静的!
中国从此走上千年繁荣!!!

—————————-

这么意淫脑残的话我是写不出来的。不知道是谁写的,但让我感到惊奇的是,QQ里无数个群居然还在转这东西。

我常常在想,我们希望我们的国家强大,繁荣;但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兼并周围小国家?全球称霸?还是东京大屠杀?

不用反驳我,我当然知道这些都不是我们的目的。

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但至少我认为,繁荣,强大的目的一是保护自己不受外敌侵略,二,也是民众受惠最直接的地方,则是人们无论是在物质,还是在精神方面,都能有更好的生活。国家是为自己人民所服务的,不是吗?

不过连命都没了,还谈什么好生活?

开头的那种说法让我全身感到一股莫名的寒冷。这种把天灾政治化的行为只能说明这些人发自内心的对鲜活生命(甚至是自己同胞的生命)的极端漠视,和疯狂的爱国主义。和他们比起来,奥运政治化连小巫都算不上。

他们只会成为对世界的威胁。

如果一个国家的崛起是以牺牲无数鲜活且无辜生命为代价的话,那我希望这个国家还是不要崛起比较好。

又被“爱国青年”们欺骗了感情……

五一已经过了那么久了,好像没什么发生呀。

历史已经证明了,愤青的话是没有可信度的。早在他们提议只在5月1日抵制的时候,我就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他们急躁的心怎么可能等到5月1日。

如果他们的抵制只是自己在5月1日那天不去和鼓励他人不去,我一点意见都没有。你想在哪家超市买菜那是你的自由,别人吃饱了才会去干涉这些事情。不过这样的话,“爱国青年”们就没有表现的场合了。所以一定要去家乐福门口表现一下,吼几声自己的同胞是汉奸,卖国贼,才能显得自己很爱国。

问题是你要爱就爱吧,你把别人一起拖下水干嘛,警察叔叔为了你们在大过节的时候搞得神经紧张,连我们在海外的人也在随时关注现场直播,关注你们的表现。

那么多“爱国青年”们为什么消失大半?警察叔叔太多?天气太热?自己太懒?不知道。

不过无论如何,下次我是再也不会上当了。

可怜的愤青们又被调动起来了……

我习惯把这个世界分成四个部分:政治,经济,科学,宗教。也许还可以加一个“文化”,但其实已经差不多包括在宗教内了。

这四者都不是坏东西,但前提是不能互相干涉,至少不能太严重。大家都知道宗教干政是个什么后果,也知道被经济力量收买的科学专家是什么样的(请瞻仰一下中国国内的砖家叫兽们),我就懒得画图解释了。

我想说的是用政治思维来考虑经济方面的问题。

没错,就是家乐福。

我对抵制这种行为本身没有什么意见,毕竟这也是表达自己立场的一种方法,不过问题是,这种抵制背后的动机是什么?

先看一下下面的例子。

Read more可怜的愤青们又被调动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