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西兰,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正在生根发芽

Blog主早些年比较关注防火长城的动向。除了个人兴趣,更重要的原因是,今天众多已经“不存在”的网站,在那时还存在。那时的天朝网民还有探索世界的好奇心和动力,所以每当防火长城消灭一家网站时,带来的影响是实实在在,不得不面对的。

而每当一家网站消失时,一个今天依然存在的现象是各路天朝网民兴致冲冲地替网站自查自纠:究竟是什么内容导致网站被封,或者是临近某个敏感日只是暂时措施。 各路人马通常会讨论得不亦乐乎,还会列举出各种可能会让防火长城解封的手段。

程序猿们肯定知道我在说什么 —— 国外的github,或者国内的 v2ex

和天朝的统治术一样,防火长城并没有将其行为合理化的需求,更何况其行为决策本就没有任何法律基础。那些生计被影响的用户自然而然的会将其行为合理化,并且开始按照防火长城的规定开始自我审查。毕竟墙就像国家暴力一样,你看不见,却时刻被它控制无法逃脱,而且墙的目的对那些并不是反贼的普通屁民来所,听上去确实还有那么点正当性,“社会稳定”确实很重要嘛。

如果这一段听上去有点熟悉,不妨参考一下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特征。综合症发展到晚期,还会出现自己可以和绑匪谈判,说服绑匪等幻觉

至于为什么要说这个例子 —— 作为有天朝经验的岛民,新西兰政界和媒体对新西兰航空返航事件的反应,着实有种让我似曾相识的感觉。

至少在今天,天朝官方还没有公开解释航班返航的原因,不过原因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原因的猜测从新闻刚出现就开始了。现反对党党魁Simon Bridges在事件发生后不久就在Twitter 上质疑,是否和两国关系恶化有关:

We need to know what has happened here. Is it part of the ongoing deterioration in relations between this NZ Govt & China? https://t.co/MxkbgbnpUB— Simon Bridges (@simonjbridges) February 10, 2019

哪怕在事情稍微有一点眉目之后,Bridges依然重复着可能是关系恶化导致报复的看法。 这些说法的潜台词无疑是我们应该和中国搞好关系,改进那些让中国不开心的地方。至于中方这一做法是否合理,符合国际规定和惯例,至少我是没见着他讨论过哪怕一次。

于此同时的另一条新闻报道说,规划的中新旅游年活动,由于中方“行程冲突”被推后。而新西兰反对党的第一反应是:旅游给新西兰带来那么多钱,这些来自中国的信号着实让人担忧。旅游部长应该马上去中国搞好关系

新西兰媒体的反应没有给人什么信心。受过哪怕一点专业训练的新闻工作者都知道,事件发生后需要采集当事各方的说法,哪怕一方拒绝被采访,也会在新闻中注明记者已经试图联系过对方。 而不管是返航事件,还是中新旅游年推后,我看不到任何一家媒体新闻中提出哪怕是试图联系过中国官方。各种对于原因的猜测倒是一直没有停止过。

值得注意都是,新西兰两大媒体,Stuff 和New Zealand Herald 的报道虽然没有提到联系中国官方,但都提到北京的消息来源。毫无疑问,这消息来源证实了新西兰的担忧,肯定是冒犯中国了。除开新西兰媒体本身的水平不说,中国对海外媒体的各种喂料方式,就包括通过匿名来源传达此类官方想说但不方便直说的事情。

至于自查自纠,那更是不用说了:

我想应该不用我重复,以上这一切,都是在中国官方没有发布任何言论的情况下发生的。

在“西方国家”中,新西兰人口和经济规模较小,但政治,经济和社会特征和其他西方国家类似。因为这一点常常被看作是新政策或产品的试验田。除了80年代的经济自由化,今天很多Apps, 网络服务或者软件常常会选择新西兰作为“soft launch”的第一站。

相反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宇宙真理党的眼中也有着相似的功能。关系好的时候,可以试验如何和“西方国家”签自由贸易协定并且从中获益。至于关系不好时,应该怎么用当地政界和媒体来达成自己的目的,今天之所见也许就是这一实验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