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春晚

先汇报一下,我断断续续看完了CCTV的春节联欢晚会,毕竟没有什么事情做。而且是的,不要怀疑,我还活着:)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节目没几个。

其中一个是相声节目(但我也不记得是哪个了),里面有句话,“多少年前的春晚一个人唱八首歌,今天八个人唱一首歌”。还有一些类似的,但就记住了这句话。至少在我看来,这是明目张胆的公开攻击CCAV,而且这句话真正的讽刺效果在于,晚会后面真就出现八个人甚至十个人唱一首歌的情况。

这次的几个相声节目其实总体来说都不差,虽然都是恶俗和无聊的卖弄,但也偶尔能听到上面那种讽刺。如果题材真的放开了,那还是值得表扬一下CCAV的,如果不是,那相声迟早都会死掉。马东的那个相声不错,听得出来,有一些马季的遗风。

其他就没什么了,我唯一感兴趣就是那几个老人,和“中年老男人”(主持人语)的歌,他们无论出现在哪里我都是要认真聆听的。至于国母和小混混的合作,看上去没啥特别的,而且让我失望的是,我以为国母今年就不独唱了,结果还是有……

更让人失望的是商业往节目中的渗透,你甚至还能听到“百度一下”和什么招行卡。这种广告词,鬼才信商家没给钱。CCAV的本性再一次的暴露无遗,就几个月前百度在CCAV口中还是集虚假,低俗内容之大成的广告搜索引擎,不过一旦有了钱……所以可以看出,CCAV是绝对不可信任的。它可能和我们攻击同一个目标,但目的是绝对不同的。

总体来说,今年的节目非常平庸,就过得去而已,而且总体风格看上去非常像一个小奥运会开幕式,很遗憾,春晚依然是一档政治节目。不过我常常说,从春晚就能看出,D是绝不可能千秋万代的。每次春晚总会有一首歌中间要把我朝先帝的图像挨个放一次——你想想如果我朝皇族真的可以延万代,那,那首歌以后该要有多长才能展示完列祖的图像?

娱乐项目一日不去政治化,CCAV就一日不会得到我的认可。

亲爱的朋友们,新年快乐

还是老习惯,先来首诗冒充一下文化人。

《次北固山下》

王湾

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

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

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

很多人看春运,看到的是官员的腐败和官僚系统的效率低下。这都没错,但我更乐意于看那些比较好的方面,春运展现了中国人能够屹立于世的精神:坚定的信念和不变的情感。无论前方是冰天雪地还是万丈深渊,无论在路上会受到多么大的委屈和困难,每年仍然有上亿的中国人抱着同一个信念:回家团圆过年。

不过我今年没赶这个:(主要是在这边还有很多事要做。

除了中国外交机构之外,不用说,春节是不放假的。不过今年的大年初一正好和奥克兰的地区纪念日是同一天,因此如果你在奥克兰的话,可以熬夜一天看那个什么春节晚会了:)如果你来自国内,不要笑话那些看春节晚会的,因此除了那个,我这里实在没什么值得去看看的春节活动。虽然官方提倡多元文化,华人社区也举办了很多年货市场,表演之类的活动,但我一直不是很愿意去这些地方:我感觉这些活动都或多或少的被唯利是图的商人,或者赚资本的政客给绑架了——如果你来自国内,不妨猜猜每年必办春节活动的商家是哪个?赌场。

唯一一个比较有意思的是奥克兰的元宵灯会,如果今年要去的话,我会拍点照片回来:)至于CCAV春节晚会,我不会熬夜看,但如果要重播的话,我还是会看看——否则怎么去批判?:)

至于“春节致辞”,我就不说什么了,该说的客套话在新年时都已经说过了。这不放假始终是一个问题,你始终没有多少过节的感觉,甚至感觉这过节在元旦时已经过了一次,为什么还要来一次?再说现在正是炎夏,天天热的发焦,不知道春在哪里?不过当然,春节的意义远远大于放假,它是一个民族的文化符号和象征之一,无论你处于国内,还是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我们因相同的文化和语言而始终联系在了一起。

过去的一年对很多人是不太顺,但平安就是福,有健康的身体就有了一切。因此,我谨祝愿每一位在看这篇blog的朋友,能有一个祥和,平安的春节和新的一年。

“多说一句后果自己负责!”

原文标题:《转贴]今天,得胡总书记握手了!他说:同志,辛苦你了!新年快乐》

原文地址: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609745/【已被删除】

本文来源:https://www.zuola.com/weblog/?p=990

作者:不明

我不保证真实性,信不信也是你的自由,文章仅供传谣。

Read more“多说一句后果自己负责!”

关于…CCTV春节晚会

不管CCAV的名声有多么多么的臭,不管有多么人不喜欢这个晚会,但事实就是,只要你在家里,不管有没有看电视,都会习惯性的打开电视,然后转到那个频道。

今天从CCTV9看了大部分重播,总体来说虽然还是很一般,不过比以前有点进步。

开头没开好。我非常不喜欢那曲茉莉花,拿个妓院里的小曲庆新年,什么意思。

然后就是关于南方雪灾。彩排里的那句“南国春意盎然”在网上被臭骂之后,节目组突击加入了不少关于雪灾的台词,和那个诗朗诵节目。当然,你也许会说那并不长的朗诵体现出节目编排并不重视在年三十还依然生活中黑暗的人们——但有一点你不得不承认:你要CCAV听一次民意,那多难啊。把CCAV那班主持人在年三十拉来表演节目,比起他们平时做的事,这个惩罚不够,但总比没有要好。

对于我来说,真正的亮点是晚会的布景,和那几个大屏幕(虽然我觉得我似乎在哪里见过这种风格的舞台)。

视频背景设计得很不错,特别是在费玉清唱《千里之外》时。至少我觉得,那种唯美,典雅的中国水墨山水画才是真正的中国文化——给人一种相当清爽的感觉,而不是那种“红彤彤一片”带来的压抑感。

我更倾向于认为那背景是由费玉清这位中国风大师从台湾带过来的——如果你告诉我那是CCAV自主制作的,我会很吃惊的。

另外几个台湾明星,那是年轻人的项目,我不知道。不过泄停封本事不错,拿到了0点前的最后一个时间段,黄金档呀。这些台湾明星无论如何都要钻进春节晚会,倒不是因为这晚会真正的想“年轻化”,而是这些明星们都盯住了中国大陆这个大市场——春晚到现在还是中国大陆收视率最高的节目,这个节目是推销自己的绝好平台。

至于其他晚会节目,我不用看都猜得到。里面一定有一个“少数民族大联欢”(不管这些民族究竟过不过汉族春节);肯定还有一个一群你从没见过的歌手不断轮换,唱了几句就跑掉的节目(为关系户准备的);当然还少不了感谢党感谢政府的节目——国母独唱。

小品相声还是那些人,很遗憾,没一个让人印象深刻。唯一值得一提的是,CCAV那些人春节前刻意的要搞几个“流行语”出来,结果他们没想到这个流行语的位置可能被蔡明占了。那是一句极度恶心,特嗲,让人浑身鸡皮疙瘩的疑问句:“为什么呢?”,太可怕了,那声音绝对能杀人。

真正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那个手影和口技的表演。这倒不是因为那表演有多好——有比那更好的。我相信很多人小时候都有跟着大人在村口,集市,或者对城市人来说在戏院里看大戏的经历。皮影戏,木偶戏,或者是口技,都是最受小孩们欢迎的节目。

我们的传统节日最缺的就是这些东西:真正的民间艺术。发源自民间,受民间喜爱,节目简单,没啥含义,就是逗你开心一笑而已——过这个节不就是为了一个开心吗? 这些东西都是我们民族传统中最纯的一部分。而如果你非要把节目绑上什么“深刻的含义”,不仅可能不受欢迎,而且可能事得其反。

而这个节目能够作为一个单独的板块出现在春晚里,是很值得表扬的。

当然由于CCAV的性质,新年节目让人家停止感谢党,感谢政府那是不可能的,何况人家也有这个自由。但如果有一个没有党旗飘啊飘和各代领导人出现的春节节目,我很有可能立刻抛弃这个春晚。

《代悲白头翁》

刘希夷(唐)

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
洛阳女儿惜颜色,坐见落花长叹息。
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
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
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寄言全盛红颜子,应怜半死白头翁。
此翁白头真可怜,伊昔红颜美少年。
公子王孙芳树下,清歌妙舞落花前。
光禄池台开锦绣,将军楼阁画神仙。
一朝卧病无相识,三春行乐在谁边?
宛转蛾眉能几时,须臾鹤发乱如丝。
但看古来歌舞地,惟有黄昏鸟雀悲。

——

亲爱的朋友们,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