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很奥运

大晚上的,为何那时偏偏想起做俯卧撑?刘言超说,他知道很多人对他桥头做俯卧撑的动作,很感兴趣,议论也很多。他说,那晚大家已经聊了一段时间,有点聊累了,他站在桥头,面对桥栏就突然想起了做俯卧撑,“就是想做”,并表示“还能强身健体嘛”。

原文在这里

我怀疑可能是这里给了他灵感?

近期“事件”一览

贵州瓮安:一少女在俯卧撑之后被自杀。

贵州黄平:下岗工人集体服毒

浙江杭州:体彩中心主任被砍身亡

湖南张家界:街道办事处被炸

上海:一人冲进闸北公安局砍男警员,造成六死四伤

其实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我记得很久之前看过一个统计数据,每年像贵州瓮安的那种事情,中国全国要发生上千还是多少起。唯一的区别是,没有像这次那样火攻政府。

不信?今年外界知道的,发生地点比较中心的事件就有海南海口广东东莞(有假照片混入),台山……等地。这几次事件看上去都比贵州瓮安这一次要严重,但由于消息封锁得力,详细情况并不为外界所知。

李树芬是不是自杀的?我不知道。作为一个“不知情者”,我也不敢百分之百保证这背后就是有“鬼”。不过,这一点现在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民众们有情绪要发泄。我敢打包票,这个地方的公安或者县政府肯定已经鱼肉百姓很长时间了,否则暴民们就算再暴,火烧有枪的部门之前还是要考虑再三的。近年来发生的暴力事件,一般都是砸酒店,政府,不过我还真没听说过烧警察局的。

近期暴力事件频传显示出的真正问题在于中国地方官员的不断腐化,以及监督官员廉洁机制的失败。在古代,一般老百姓受了冤屈,还有机会告到京城。在今天,一个基本上不透明的机制可以说是封了民众们唯一上告的路。

因此,一丁点的火苗就可能引爆一个地区积压已久的怨气。

令人担心的是,这种事件有越来越难控制的迹象。不要跟我说是官方保持着“克制”——如果瓮安公安局门口有10W名暴力机关的人,他们肯定早就动手了。“克制”其实就是“打不赢,在等援军”的一种委婉说法而已。

对政府来说,瓮安这次处理失败的地方在于没有能够控制住消息。这就意味着,以后当其他地方再发生类似事件时,民众们很可能会使用相同的方法去对付当地的政府部门,以至于使用更激烈的手段。

各地的民怨不解决,迟早要成为当政者的大患。解决方法也很简单,让民众们有更多的权力去决定谁来领导他们,以及一个更透明,容易的弹劾机制,让民众们用更和平的方法把官员们赶下台,而不是每次都在暴力事件发生后再处理。

很明显,这似乎不是党喜欢听的话。

“刘某见李树芬心情平静下来,便开始在桥上做俯卧撑”

这句话来自贵州省政府关于瓮安6.28事件的新闻发布会(视频)。(文字版

这句话太强了,恐怕又要成为一句网络流行语。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有人被自杀,群众都是黑社会成员,还有晚上在桥上做俯卧撑……我实在忍不住了,这简直是挑战大家忍耐的下限。

另外看了整个新闻发布会,我总觉得有点诡异:稿子和问题都是事先写好的——但还是回答得吞吞吐吐。而且提问的记者无论来自什么媒体,都似乎操着一口贵州口音。

这件事现在还能可大可小,可他们非要把事情搞大,编个这么弱智的故事出来。看起来这事还真暂时完结不了。

另外,周曙光搞到了尸检报告,可以看一看。如果前面打不开的话,这里也可以。或者看下面已经转换成文字的材料。

Read more“刘某见李树芬心情平静下来,便开始在桥上做俯卧撑”

转载一篇文章 – 为了尊严,网络起义!

这个时候除了继续关心事件,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全文转载一篇文章。

———————————-

令狐补充 @ 2008-7-1 13:45:50 阅读(407) 引用通告 分类: 礼尚往来

补充按:哪怕只保留10分钟,也可让正义的烽火燃遍网络!欢迎转帖,也欢迎删帖!

《为了尊严,网络起义!》(zt)

瓮安暴动的主力竟然是一群中学生。看着这样的报道,忍不住泪流满面。是什么样的命运,竟把“暴徒”的身份落在这样一群学生身上?是什么力量让他们离开平静的书桌,成为买汽油纵火的愤怒少年?

在一个缺乏人权和法制的社会里,人人都没有安全感。今天这个花季少女的不幸命运,明天可能会莫名其妙落在你的亲人身上。你没有做错什么,你只是不幸生活在一个不适合你生存的国度。

这世上有些罪犯比另一些罪犯更心安理得。他们不象赤贫的盗窃抢劫者为生活所逼而沦为罪犯。相反地,他们因为自己家庭的特殊社会地位而成为有恃无恐的人。他们的背后是权力,在这个权力面前,你们平民根本没有权利可言。

Read more转载一篇文章 – 为了尊严,网络起义!